忆居

奇异告白[DM/HP]

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锐的黄金右手:

奇异告白






哈利坐在一张病床旁边,时而看看窗外,时而看看床上躺着的人,时而又低头盯着自己的手。他似乎是在刻意隐藏飘向床上的人的目光,不太想让别人发现他在看那个人。

床上躺着的是德拉科·马尔福。他闭着眼睛,面朝上躺着,看起来睡得很安详。他白金色的头发在校医院天花板上灯光的笼罩下反射出一层浅浅的金光,就连他过于苍白的脸也仿佛镀上了一层柔光。

不过哈利认为用“睡着”这个词来形容德拉科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太恰当。按照赫敏之前说的,德拉科陷入了也许是暂时性的昏迷。

如果想要更明白地理清事件的头绪,就要把时间倒回两天之前。一个美好的夜晚,哈利独自一人在天文台望风景时,突然听到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哈利没有带活点地图出来,他有些担心那会是个老师,即使是救世主,不久之前刚打败了伏地魔的他也绝对不会有可以深更半夜在外闲逛,还来到了最高的塔楼天文塔的特权。正准备披上隐形衣时来人开口了,那不是一个老师。

“波特。”

因为语气中缺少了以往的恶意讥讽,哈利有一瞬间甚至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但这个声音他不会听错,这是他多年来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的声音。哈利一转头就看到他穿着晨衣站在那里。

“马尔福。”哈利立刻把隐形衣藏到了身后。气氛有些古怪,这种少有的并不是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安静让哈利感到有些不适。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很想和德拉科吵架或者是决斗……

一时间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包围了两人。过了好一会儿,哈利觉得他也许应该离开这里而不是傻乎乎地等着德拉科说点什么的时候,德拉科却打破沉默。他大步朝哈利走去,然后站在了他身旁,小心地探出头向下望了望,又抬头看向远处。哈利趁这个机会悄悄将隐形衣塞进袍子里藏好,也转过身望着他刚才已经欣赏过许久的远景。连绵的群山在月光下呈现出柔和的黛青色,蜿蜒的河流闪烁着迷人的粼粼波光。

“很漂亮。”德拉科说道。哈利猜测他应该以前也多次来过这里,像这样看着风景。

“是啊。”哈利回答道,突然感觉有些滑稽。

“是一个能让人安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的地方。”德拉科说道,始终望着远处。

“邓布利多以前似乎经常来这里看着远处,思考问题。”哈利说道。

德拉科皱了皱眉,他和哈利当然都没有忘记两年前,邓布利多就是在这天文塔的顶层结束了他的生命——从这里高高地坠落下去,像一个断线的木偶。

德拉科轻轻眨了一下眼睛,让自己不在这样一个时候去回想不愉快的事情。

“真是难以想象,波特。我们居然站在这里。一起看风景。”他的语气有几分戏谑。

“啊,是啊,”哈利不自觉地笑了一下,“很和谐地站在一起。”

“如果我是你,我会更希望这里是多年相交的好朋友,而不是多年的死对头。”

“说服赫敏违反校规和我出来是非常困难的,我也不想叫醒罗恩,他睡得正香。”哈利说道,“也许我们遇到也只是巧合而已。”

德拉科笑了起来。哈利微微转头看了看他的侧脸。不是那种讥讽别人的坏笑,而是……好像显得有些无奈,仿佛在说着“反正我怎么解释你也不会懂啦”的笑容。

“最近这一周来你每天晚上都来这里,站着不动看着远处。”德拉科慢慢地说道,“你刚才应该是想把你那件隐形衣穿上吧,听到有人过来以为是巡逻的老师。”

“你怎么知道——”

德拉科不再看着远处了。他把手肘从栏杆上移开转身面对哈利。哈利也跟着转头,他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预感。

“我每天都在这里看着你。”德拉科说道。

“看着——我?”哈利惊讶地重复了一下,然后他意识到这样张着嘴很蠢,于是闭上了嘴。但紧接着他又开了口“但我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幻身咒。”

幻身咒。是啊,这多么简单……哈利意识到他又傻里傻气地张着嘴了。他又闭上了嘴,那种预感更强烈了。

“我也觉得我大概是疯了,波特。”德拉科好像对哈利的反应没有太大的兴趣,他转头望了望远处飞过的一只猫头鹰又转回头来,“你听了也会那么觉得的。”

“如果一周以来你一直,呃,站在某个地方看着我的话。”哈利说道。德拉科再一次笑了起来。哈利突然觉得,如果不是带着讥讽的话,他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如果这个人不是你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而是你的某一位爱慕者,你就不会觉得奇怪了,对吧?”德拉科说道。

“是的,但如果你想借此说明……”

“说起来十分可笑,波特,但我喜欢你。”

那个预感应验了。即使有了些许的心理准备哈利还是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和他敌对了多年,曾经叫过他“疤头”,曾经想方设法为难他当众侮辱他的德拉科·马尔福,站在天文塔的顶楼,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地说喜欢他。

“很惊讶吧,波特。”德拉科说道,好像早就料到哈利会是这么一副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样子。“以后有很多很多的时间我可以和你解释这其中的缘由……”

“我还没有……”

哈利想说的是他还没有接受德拉科突然的告白。但是德拉科听起来信心满满,似乎哈利答应他是迟早的事情。

但哈利没能把话说完。因为刚开口说出“没有”的时候,德拉科突然双眼一闭向后倒了下去。哈利想都没想就马上蹲下去接住了他的身体。

“马尔福?”哈利小声叫道。德拉科好像是晕过去了——看起来也不像是假装的。

难道德拉科因为自己没有接受他的告白就气昏过去了?哈利觉得这个猜测根本站不住脚。

现在的当务之急也不是猜测马尔福为什么昏倒了。哈利小心地将他平放在地上,思索着应该怎么把马尔福弄到校医院里。他想起斯内普的身体在打人柳下面狭窄的过道里悬浮着的景象。也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他们就很容易被巡夜的老师看到。

哈利叹了口气再一次蹲了下去,小心地将马尔福软绵绵的身体扶了起来。他把他的一条胳膊搭在自己肩上,让他的全部重量几乎压在自己身上,然后有些别扭地把隐形衣盖在两个人身上。希望庞弗雷夫人不会多问……哈利一边想着一边艰难地迈开脚步。

“你在天文塔上遇到了给你告白然后就晕过去了的马尔福?”罗恩皱着眉概括了一下哈利告诉他和赫敏的事情经过。他们正在弗立维教授的课上交头接耳。魔咒课向来是他们三人进行秘密交谈的绝佳场合。罗恩比哈利还不敢相信哈利所说的一切是真的。

“是的。”哈利点了点头。

“然后你还送他去了校医院?”

“嗯。”哈利说道,“不能让他就那样穿着晨衣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一旁赫敏却一脸严肃,好像在思考什么。哈利和罗恩都转头看着她等她说话。

“我前几天在图书馆遇到了马尔福。”赫敏说道,“他在看一本书……”

“别卖关子啦,赫敏。”罗恩急切地说道。

“哈利,这也许是一种魔法。”赫敏于是转向哈利,不太确定地说道,“但这要冒非常大的风险……很难相信马尔福会为了你这么做,哈利。”

“告白完就晕过去是一种魔法?”罗恩说道,显然觉得这非常滑稽可笑。

赫敏瞪了他一眼。罗恩马上收敛起笑容,看着别处咳嗽了一声,又转回头重新说道:“那么这是什么魔法?”

赫敏深吸了口气,“用‘魔法契约’来形容也许会更恰当。比如你和马尔福,马尔福给你告白,你没有答应,他就会陷入昏睡,直到你答应他为止。”

哈利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这段话的含义。“也就是说如果我一直不答应……马尔福就会一直这样昏迷下去?”

赫敏还没来得及作答罗恩就抢先开口,“哈利可以拒绝他啊,这个所谓的……契约好像并没有提到被拒绝了告白的人会怎么样?”

“我说的很明确,罗恩,”赫敏的口气有些不耐烦,“只有被告白的人答应了,主动告白的人才会醒过来。”

哈利没有说话。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如果他不答应马尔福的告白马尔福就会一直昏睡下去……他当然不希望马尔福一直昏睡下去,但他也不太可能答应他的告白……

“以后有很多很多时间……”

难怪马尔福的语气会那么自信。他一定知道哈利不会这样让他睡下去的……可是难道马尔福想要的是这样的结果吗?因为不忍心他这样一直昏睡而答应他的告白?听上去和因为怜悯而答应并没有什么区别。

听到赫敏说的关于魔法契约的事情以后,哈利就没法集中注意力了,做什么事都心不在焉。当天晚上,哈利和罗恩他们一起在公共休息室写黑魔法防御术的论文时,马尔福和他告白的那一幕和马尔福躺在病床上的画面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着。

“说起来十分可笑,波特,但我喜欢你。”

“以后会有很多很多时间我可以和你解释这其中的缘由……”

“哈利?”

“哈利!”

哈利猛地跳了起来。罗恩和赫敏一左一右紧张地望着他。

“你的笔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了,这里都出现墨点了。”罗恩指着哈利的羊皮纸上一个非常明显的黑点说道。

“啊,”哈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的确是有一个墨点。他用魔杖抹去了墨点。

“你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伙计。”罗恩拍了拍哈利。

赫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哈利的目光由紧张变成了担忧。

“也许我可以睡一觉明天再把它写完,明天是周末。”哈利一边说一边小心地卷起自己的羊皮纸,“也许……”

“也许你明天应该去探望一下马尔福。”赫敏突然很坚定地说道,“好好想一下关于那个……”

“难道你要哈利去答应马尔福的告白吗?”罗恩惊愕地盯着赫敏,好像第一天认识她一样,“你疯了,赫敏——”

赫敏不再那么担忧了。相反,她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哈利答不答应马尔福是哈利自己的事情呀,罗恩。对不对?”她向哈利问道。

“呃,嗯。”哈利点了点头,“是的,罗恩,这是我自己的事。”

最后事情就演变成了这样:哈利·波特,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坐在刚和他告白过的曾经的死对头德拉科·马尔福的床边,似乎还在偷看他。

他喜欢马尔福吗?哈利不知道。他只知道他不讨厌马尔福……现在他不讨厌他。马尔福已经很久没有趾高气昂地讥讽他,罗恩和赫敏了。上周哈利还收到过马尔福写的纸条——很善意地劝说他如果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可以来一点安眠药水。“他大概只是希望你明天早上第一节课迟到好给格兰芬多扣分吧。”哈利还记得罗恩当时这么说道。现在哈利知道了,那是因为马尔福每天半夜都在天文塔看着他……

哈利又想到他笑起来的样子。德拉科那样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与此同时哈利也不能否认德拉科说出喜欢他以后他感到他的心剧烈地膨胀了一下。不是惊讶,也不是别的什么……他又为什么在德拉科不再看着远处而转过来看着他的时候就有所预感了呢?

他又悄悄地瞥了一眼德拉科的睡颜。其实如果像这样不说些故意让人难堪的话,一起看风景,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好像也是不错的选择。

就像赫敏说的那样,他答不答应马尔福的告白是他自己的事……

哈利深吸了口气。他环顾四周,确认庞弗雷夫人不在附近以后,小心地倾身靠近了德拉科。哈利猜想他皮肤也许很好。

“马尔福?”他小声说道。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依旧呼吸均匀地睡着。

“德、德拉科?”哈利犹豫了一下决定用马尔福的教名称呼他。

没有反应。哈利觉得自己还不如对着床头柜说话。

他应该提前问一下赫敏除了答应告白还有没有别的把德拉科从昏迷中唤醒的方法的。但魔法契约没有那么容易破解。德拉科也应该知道这一点。

哈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犹豫不决过。他也许可以先答应他让他醒过来……哈利也一直知道马尔福并没有那么坏。他想到了那个在邓布利多面前举着魔杖颤抖的德拉科,因为害怕没法完成伏地魔交给他的任务在厕所里哭泣的德拉科,在马尔福庄园装作没有认出他的德拉科。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写给自己的那张字条,是他穿着单薄的晨衣在天文塔的顶层,在群山沉默的凝视里认真地向他告白。

“说起来十分可笑,波特,但我喜欢你。”

哈利突然觉得有些生气。为什么告白的时候还要“波特”、“波特”地称呼他?难道用教名称呼他一下都这么困难吗?

就在他有些赌气地准备离开再让德拉科躺一天明天再来告诉他他已经接受德拉科的告白的时候,他却被意想不到地叫住了。

“哈利。”

有那么一瞬间哈利就像中了石化咒那样呆立在那里。他已经站起来向门口走了几步了。他很慢地转过身。

德拉科已经醒了。他看起来气色很好,一点也不像昏睡过去了两天的病人。

“德拉科……?”哈利呆呆地说道,“可是,我还没有……”

“把接受我告白的事情告诉我。”德拉科帮他说了下去,“虽然在这儿躺着很舒服,但我想我已经落下了一些功课。”

德拉科语气轻快地说完便坐了起来。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清晰地勾勒出他有些削瘦的身型。

“你听见我……叫你……”哈利发现自己突然丧失了组织句子的能力。

“我没有听见你叫我什么。”德拉科说道,“不过,这个契约似乎认定了你接受了我的告白……”

哈利有些惊愕地望着一缕金色的丝线从德拉科的手腕处飘了出来。同时他自己的手腕上也出现了那样一缕金线。

“要把这个契约放到你身上还真不容易。”德拉科说道,注视着那缕金线在空气中消散,然后又重新将目光落在哈利脸上。哈利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儿发烫。

“在两天前我好不容易成功了。当晚我就等不及了……当然,和我预想的一样。但我本来以为你会马上答应我的……没想到你这么迟钝,波特。”德拉科突然改变了对哈利的称呼。

哈利有些不服气。“如果是你突然被宿敌告白……啊,对,马尔福向来都宠辱不惊,一副冰冷冷的样子。”一边说着,哈利的视线飘向了窗外。

“不,哈利……”德拉科摇了摇头,“如果那个宿敌是你的话,哈利,我会欣然接受的。”

哈利的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德拉科很高兴地看到哈利的脸变红了。

“我的荣幸,嗯。”哈利坚决地望着窗外,尽量若无其事地回答道。

“我的救世主先生……这是害羞了吗?”德拉科再次用上了戏谑的语气。





之前写的时候并没有想标题于是。
梗是以前在空间看到的,大概是说一方给另一方告白,另一方不答应告白的一方就会陷入昏睡,如文中。
谢谢你看到这儿(/ω\)比心

评论

热度(78)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锐的黄金右手 转载了此文字
  2. 忆居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方锐的黄金右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