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梅林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

玻璃瓶:

这篇严格来说不算爱情故事。
ooc
正文如下
———————————————————————




战争结束之后,该进监狱的人一个都没逃掉,该赞颂的英雄也被人们所铭记。魔法界一片安宁,人们都专心于战后的重建工作。而霍格沃兹的学生们也在学校建好后一个个回到了原来的宿舍。看着和破坏之前没什么区别的建筑,每个人不经想起一句话。
梅林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
每个学院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院校,包括斯莱特林。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斯莱特林的人少了很多,也沉默了很多。许多鹰院和灌院的人都有点不习惯了。狮院的人则表示虽然很不适应,但是他们在见到那些蛇经过的时候不拔出魔杖向他们射出恶咒就已经够给他们面子了。要是那群蛇院的那天想不开又和以前一样,他们可就不客气了。
而今天,是霍格沃兹最伟大的校长,邓布利多的生日。在这天,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这位可敬的老人。由于他总是喜欢看见学生们露出吃惊的表情,每年他的生日都预示着一场腥风暴雨。他总是会在校园的任何一个你想不到的角落留下一个个“惊喜”。什么鼻屎味的怪味比比豆、写完之后字迹会消失的羽毛笔、突然间消失的糖果、乱飞的纸张。在麻瓜的电影中出现过的桥段都会在这一天给每个学生体验一下。最关键的是这里的巫师都不怎么关注麻瓜电影,屡屡中招,百试不爽。往年每个人最痛恨的就是这天。但是今年这天突然这么的正常,反倒使每个人心里怪怪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仿佛那些家养小精灵也很怀念这位可爱的校长,做了一个大大的蛋糕。每个学生都吃到撑了都没吃完。
要是那些死亡的学生还在的话,这蛋糕一定是能吃完的。
哈利不知为何脑子里这么想着。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么想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墙上的邓布利多仿佛感受到了这股悲哀,一整天都没停下抱怨的嘴巴终于闭上了。
至于这位老校长在抱怨什么?这还用问?当然是他的生日为什么这么无趣了。
眼看邓布利多的生日就要这么以悲伤与沉默度过,哈利是十分不忍心的。不管怎么样,邓布利多一定不希望自己的生日这么无聊。
这时,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大家都吃饱了吗?”,哈利闻声望去,是扎比尼。
“看起来是的。”
德拉科回答道。
“不管怎么样还是留一点吧。”
潘西玩弄着自己新做的指甲。
“那么,我把这些放到一边去。”
扎比尼用魔杖把蛋糕分开,举起其中最小的那一块,扔到了德拉科脸上。
Wt……
哈利不知道现在是先该为德拉科的脸默哀还是为斯莱特林突如其来的偷袭感到震惊。
“扎比尼你玩了!”
德拉科说着抓起一块奶油就往扎比尼脸上糊。
‪一时‬间斯莱特林乱成一锅粥。你扔我一块蛋糕,我还你一块奶油。更惊奇的是,他们除了扎比尼最开始的那一次,都不用魔杖,全程靠手。邓布利多的画像都不小心被误伤了。本来该发怒的众人听到透过奶油的笑声后也不明白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了。
满满的拉文克劳的人反而成为了第二个加入战场的学院,然后是赫奇帕奇,格兰芬多反而是最后加入的。
四个学院本来是院内互相玩玩算了,但是不知是谁往别的学院扔了一块奶油,这下好了,学院大混战开始了。每个人都不顾一切地向自己面前的人抹奶油。每个人全程都处于一种“我是谁?”“他是谁?”“谁在打我?”“我在打谁?”的蒙逼状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每个人都玩的很开心。从结束后每个人的衣服上就可以看得出来。黄色白的混杂一通,完全看不出来这人以前是哪个学院的。学院之间的仇恨好像也随着蛋糕的减少一点点小事消失不见。墙上的邓布利多也因这场混战笑得停不下来。幽灵们对这场游戏也表示喜闻乐见。
哈利晚上穿着隐身衣潜入德拉科的卧室。
“波特?有没有人说你穿隐身衣进自己男朋友的卧室很蠢?”
“没有,但我记得某人说过这很刺激。”
“某人?哪个某人啊?”
“就是这个站在我面前帅的我忍不住要脱掉隐身衣的那个某人。”
“你跟格兰杰学坏了。”
“你把扎比尼他们带坏了。”
“谁说的。”
“你看看你们今天干的骚事情”
“我们是一起策划的好吗!”
“……谢谢。”
德拉科被哈利这突然一句感谢给吓到了。
“……没,没什么。再说了,我对邓布利多……”
“那不是你的错。”
德拉科没有说话,哈利上前抱住了他
“他会很开心的。”
“是啊,他就是那种别人开心他就开心了的人。”
“生日快乐。”
两人对着虚空这么说的。




小剧场

几年后,前往各个院校宿舍的路上都有一张照片,里面每个学生的衣服都是白的黄的混杂一通。只要有人问这到底是怎么了,就会有当年的参与者笑着说
“梅林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

End

祝邓布利多生日快乐(尽管今天不是他生日orz)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