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有五次德拉科马尔福想亲吻哈利波特,最后他真的那么做了

面具下的明媚:



整理电脑时忽然翻到几年前写过的一篇老文,还是刚入坑时写的,哈哈,心血来潮就搬到这里来啦,作为我入驻乐乎的第一篇文章吧。


本文首发猫爪。


其实这个梗很多西皮都有写,所以看文的亲们如果觉得有雷同不要觉得奇怪哟。
人物性格可能有偏差,结局算开放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1.

第一次萌生这样的想法,德拉科.马尔福只觉得荒谬。

时间不对,地点不对,气氛不对,最重要的是…人不对。

那时他跟他的校园对头哈利.波特正在预备一场决斗,旁边是虎视眈眈注意着他们动作的导师和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学生们,他跟波特相对而站,将各自的魔杖像箭一般的举在胸前。

只等老师们的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马挥动魔杖给对方狠狠的一击。

他们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

德拉科从没有机会像此刻一般只注视着波特的脸,平时总会有泥巴种和红毛鼹鼠在旁边分散他的注意力。他从波特乱糟糟的头发扫到波特那双像最纯粹的祖母绿宝石的眼睛,那双眼睛现在正专注的看着他一个人,德拉科蓦然发现自己有些眩晕,他将视线往下移,停留在波特的唇上。

那看上去很柔软,亮粉色的,有些地方闪耀着湿润的光泽。

或许波特刚刚才用舌头舔过。

德拉科突然有种凑上去亲吻那张嘴唇的冲动。

这个想法让他恐慌。

我一定是疯了,他想。

必须遏止这种不正常的念头。

于是在老师们倒数到“二”的时候,他等不及率先发动攻击,一道恶咒甩向对面的男孩。

波特的狼狈让他心里升起一丝快意,但之后波特的反击也让德拉科陷入手忙脚乱的境地。不过,之前关于嘴唇的旖旎幻想终于被抛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德拉科一边不受控制的狂笑一边庆幸的松了口气。

果然,只有针锋相对才适合他们。


2.

第二次这种情绪出现时,德拉科正处于怒火中烧。

四年级,霍格沃茨因为三强争霸赛的原因举办了一场圣诞舞会。

哈利.波特作为代表霍格沃茨学院的勇士之一理所当然的和另外几个勇士一起成为了开舞。

彼时的德拉科.马尔福正揽着潘西.帕金森的腰在台下用一种讥诮的目光打量着舞池里救世主笨拙的舞姿和他那个只会咯咯傻笑的舞伴。

波特看上去就像是个被操纵的木偶!动作僵硬,神情木讷……哦,蠢透了。

这可真是浪费了他今天难得顺眼的好皮相。

德拉科撇撇嘴,带着潘西滑入舞池。古怪姐妹已经换了一曲新曲子,不同于前一首的节奏明快,这一首舞曲缓慢,忧伤。

适合优雅的华尔兹。德拉科想。

他揽着潘西在舞池里旋转,无疑他们是除了四对勇士伴侣外最受瞩目的一对,德拉科的俊美潇洒,潘西的娇柔明艳,还有两人同样宛如艺术品的舞姿,每一方面都吸引着他人的眼球。

德拉科却一点都不在乎,那些目光他从小到大不知道经历多少次,早就习惯了。他只是如同最标准的跳舞机械带着潘西完成一个又一个的旋转,然后百无聊懒的观察着舞池里形形色色的众人,寻找任何愉悦自己的乐趣。

当然这其中波特从来是他最大的源泉。

这一学期他和波特的关系再次进入了一个新的恶劣阶段。德拉科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他要不遗余力的找波特的茬,累人又累己,难道真的是因为哈利.波特当选了代表霍格沃茨参加三强争霸赛的勇士?那塞德里克.迪戈里呢?显然他并没有得到德拉科对波特一样的待遇。

想不通就不想,反正我和疤头不对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他再次习惯性的寻找波特的身影,那很容易,舞池并不大,众人旋转间有些人往往就在你的身前或身后一两米处。

然而德拉科愣住了。

就在他看向波特的那一瞬间,波特突然也朝他看过来。

他在笑。

不是嘲笑,不是冷笑,是一种不参杂任何恶意的,略带羞涩的笑容。他的唇微微抿起,弯成一个可爱的弧度,古板的圆眼镜后面,那双翠绿色眼眸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德拉科顿时觉得有一只手攥住了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

但理智使他清醒,他迅速的扭过头,果然,顺着德拉科身后的方向不远,一身古老的东方服饰的女孩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静美的就像一株刚刚绽放的百合。

一股怒火凶猛的占据了德拉科的心头。

他转回头死死瞪着绿眼睛男孩,在舞会的后半段,将哈利.波特抓过来然后狠狠的肆虐他的唇这一想法无时无刻不在德拉科脑海中闪现。

3.

其实在那次之前还有一次那样的冲动,远远在那次之前,他以为他不记得了,但确切说来也许只是他刻意的想要遗忘。

毕竟那晚的月色太美,两个人的气氛太好,不真实的让德拉科回想起来总觉得是做了场梦。

谁能想到半夜里去占星塔逛逛也能撞上自己的死对头呢。

“波特?!”

“马尔福?你怎么会在这?”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你竟然敢违反校规,夜游,哼,格兰芬多应该扣五十分!”

“得了吧马尔福,说我之前先看看你自己……”

他不记得后来他们为什么没有再吵下去,总之两人达成了暂时和平共处的协议,开始他们互不干扰,德拉科倚着栏杆默默的看月亮,而波特则独自坐在一旁的天窗上想着自己的心事。渐渐的,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他们偶尔也会进行几句简短的对话。

“嗨,马尔福,你也知道么?”

“知道什么?”

“……那个人,听说他背叛了我的爸爸妈妈,是他害的我们一家支离破碎的……你肯定也听说过吧?”

德拉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他明白波特指的是谁,小天狼星.布莱克。如果换成平时德拉科早就发挥他的毒舌好好打击波特一番了,可是现在,看到波特低沉悲伤的样子,那些难听的话就噎在德拉科的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吞不进去,反而,很想安慰波特……

“……我不该问你的,当我没说吧,马尔福。”许是见德拉科很久没有回应,波特说。

德拉科看向他。

月光似乎只聚拢在波特周围了。他微仰着头,坐在天窗上犹如一个苍白的剪影。

几近透明的肌肤,墨色的头发、低垂的睫毛、唇角挂着的一丝苦笑,还有他突出肩骨的双肩和单薄的身体……这样的哈利是德拉科从来没有见过的,脆弱,孤独而无力,仿佛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消散。

德拉科心头为之一震,几乎要上前抱住他。温暖波特,亲吻波特的冲动在他血液里叫嚣。

但他最终还是僵硬的离开了占星塔楼。

这只是一种冲动而已,而且永不会实现。他既然能够在第一次的时候把它抛到一边,那么以后他也同样可以把它推得远远的。

4.

第四次的出现是毫无预警的,德拉科来不及去思考原因。

波特被黑魔王的手下抓到了马尔福庄园,而德拉科被他的父亲和母亲还有疯狂的贝拉姨妈逼着指认波特,他形容不出自己当时的心情,恐惧,紧张,他怕的浑身颤抖。

“怎么样,德拉科?”他的父亲急切地问,“是吗?是哈利·波特吗?”

贝拉姨妈和狼人格雷伯克在一旁死死的盯着他,不错过他的任何表情。

德拉科强迫自己去看面前的男孩。

他的脸硕大无比,亮晶晶、红通通的,所有的面部特征都被扭曲了。黑发披到了肩膀上,嘴部周围有一片黑色阴影。他戴着波特的眼镜,德拉科对上那双翠绿的眼睛,它闪躲着不看他,但没用,德拉科知道男孩就是哈利.波特,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当了自己六年的死对头呢?就算波特化成了灰,恐怕德拉科也认得出来,何况只是变成现在这副丑样子。

“怎么样,男孩?”狼人又在催促了。

“我不能——不能确定。”德拉科咽了咽口水,移开目光说,他没有错过波特眼里一闪而过讶异的光芒。

得了,波特,别惊讶了,就当我鬼迷心窍。

一阵巨力再次将他推到波特的面前,贝拉姨妈的手钳的德拉科的肩膀生疼生疼的。“仔细看,看呀!走近点儿!”

“那里有东西,可能是伤疤,绷得很紧……德拉科,好好看看!你是怎么想的?”

“德拉科,如果是我们把波特交给了黑魔王,一切都会被原谅——”他的父亲说。

脑子乱糟糟的。

他现在离波特的距离如此之近,几乎就要贴到波特脸上去了,德拉科的眼睛看向波特干裂布满血丝的嘴唇。

“只要再上前一厘米,我就能碰触到那张唇。”他迷瞪瞪的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我不知道。”德拉科说,用力挣脱贝拉姨妈的手,然后朝站在壁炉边观看的妈妈走去。

5.

他绝望的想,也许这辈子就栽在那个人手上了。

无法逃避的。

德拉科.马尔福喜欢上了哈利.波特。

不,德拉科.马尔福爱上了哈利.波特。

6.

自从认清了自己的真实想法,那种情绪几乎以星火燎原般的频率占据了德拉科的生活。

他翻了个身将脑袋埋进松软的枕头中,发出一声沉闷的呻吟。

波特再一次闯进了他的梦境。梦里他将波特压在身下,狠狠的亲吻着他的嘴唇,吮吸着他的一切。波特的嘴唇和德拉科想象中的一样美好,温暖而甜蜜。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在这种紧要关头。”德拉科一再的对自己重复道。

没错,决战就要来临了。

火,周围全部都是火。

他抓住被击昏的高尔,拖着他一起逃去,神色惊慌的克拉布跑在最前面。他们拐了个弯,火立刻追了上来,就好像这些火焰是有生命有感觉的,决意要把他们烧死。这时候,火焰开始变形,变成一大群由火组成的野兽:火蛇、喀迈拉和火龙,它们腾起来,落下去,又腾起来,多少个世纪积累的破烂垃圾被抛在空中,掉进它们长着獠牙的嘴里,落在它们长着利爪的脚上,最后被地狱般的烈火吞没。

炙烈的火焰吞吐着令人窒息的浓烟,高尔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压在他的身上,使他不得动弹,他绝望的四处张望着,火焰中有人叫着他的名字——一个黑头发的人穿插过火焰,向他伸出了手——“哈利.波特。”

高尔被韦斯莱和格兰杰带走了,波特拉着他的手将他拽上扫帚。

德拉科坐在波特背后,紧紧的抱着他,他的心还在胸膛中恐惧的跳动着,但那种绝望感已经开始脱离了,随之取代的是一种安定。

他靠在波特的肩膀上,下巴紧贴着波特的脖颈,他们穿梭在令人窒息的滚滚黑烟中,德拉科闭上眼睛。

他轻轻地,轻轻地用嘴唇碰触了一下波特的耳垂。

这算是一个吻吗?他疲倦的想。

德拉科不确定,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中,哈利.波特都将会是他唯一的救赎。

7.

战争落幕了。

黑魔王死了。

哈利.波特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救世主。

8.

这只是个,突如其来的无法抑制的想法而已。德拉科再次提醒着自己。

然后他微叹口气,缓缓地俯下身,靠近昏睡中的哈利——不必担心谁会看见,所有的人都去参加狂欢会去了,圣芒戈的特护病房一次也只限定一个人探视——他轻轻地触碰了下哈利的唇,用自己的唇。然后小心翼翼地贴得更紧,含住它。

哈利的唇触感自然是极好的,只是因为昏迷的原因显得有些干涩,所以更需要水分滋润,德拉科心想,不由轻舔了舔表面的裂皮,直到确保那双唇瓣染上润泽的水色才满意的拉开两人的距离。

结束了,这下结束了。脑子里不断出现的想法终于有了停歇的迹象,或许再也不会出现,或许会有更邪恶的存在出现,不过现在的他也管不了那么远了。

德拉科温柔的注视着安然沉睡着的救世主。

“I love you,Harry Potter。”

9.

他走出哈利的病房不远,便看到了赫敏.格兰杰。

这位著名的万事通小姐靠在墙壁上凝视着他,用一种悲悯的,了然又同情的目光。德拉科矜持的朝对方点了点头,目不斜视的擦着对方走了过去。

“真是个傻瓜……”

还没走多远,空气中一句微弱的叹息声飘入耳内。

德拉科稍微停顿了下脚步。

德拉科.马尔福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傻瓜,可是到头来,在那个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面前,他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和妥协证明了他真的是个傻瓜。

深陷于爱情沼泽里的傻瓜。

他挺直背脊,以一种高傲的姿态离开了圣芒戈。

——FIN——

评论

热度(207)

  1. 红茶杯与苦咖啡春如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