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德哈】I hate you I love you(一发完)

Double K:


⚠️
1、看完fantasy beasts之后发现自己很久没写过德哈了
2、OOC、剧情废什么的是常态
3、有私设 写的特草率 自己都没眼看

正文:
【01】
“但我只要看他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这是救世主Harry Potter未被烧毁的日记中留下的最后一句。

【02】
“时间地点,或至少确定的人数。”
“你知道那儿根本就没有什么见鬼的'确定',说真的,你要是不想做这样的交换我完全可以理解。”Draco看着面前的黑发男孩,相当真诚地开了口。
“你以为我不敢?”这话好像被理解成了某种挑衅,男孩的眼睛一瞬间绿得近乎妖异,他扑上前,给了Draco一个滚烫的带着血腥气的近乎撕咬的亲吻,“听着,我已经完成了我的部分,剩下的就是你的事了。”
而直到Harry转身走远,Draco都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做梦似的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Malfoy家的小少爷在那天正式成了一个双面间谍,为了一个算不上吻的吻。

【03】
事情是从六年级开始的,Draco为了食死徒进攻霍格沃茨倒腾消失柜,那段时间Harry一直盯着他不放,自然而然就发现了,把Draco生拉硬拽到校长的房间。Draco屈服了,他表明自己的立场,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被邓布利多那个老糊涂说服了,然而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舍不得和Potter为敌。
战争来得那么快,他没办法违逆他父亲的意思,Harry穿越整个战场来找他,告诉他自己是相信他的,他一定要传信回来。鬼使神差地,他的脑子里被一种“一切都要结束了”的怪念头占满了,大概战争就是这么个鬼玩意儿,于是他自知有点小人地说:“你要用什么来交换?”
Harry愣了愣,反而问他:“你想要什么?”
“你”字就在嘴边,这种话他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只好让Harry的名字在自己嘴边打了个转,让出口的话变成一句委婉些许的“我喜欢你”。
Harry却好像并没有太多惊讶的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后,他甚至主动提出来,“那么我用我来做报酬怎么样?”
他没有拒绝。
他怎么拒绝。

【04】
Draco最近为光明方带来了很多有用的消息,大获全胜好几次,但是天性的多疑让他很不放心,他总觉得太巧了,每次自己都恰好能听到重要的消息,每次都能躲过黑魔王的耳目,但是很快他就无暇顾及这些怀疑了,决战拉开了帷幕。

【05】
那是以前的事情了,他突然间想起来。
他没给黑魔王多少有用的情报,因此黑魔王似乎始终不是很信任他。然而那天恰好是救世主的生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以怎样的镇定提出自己要去光明方的,那一瞬间他像被自己的教父Snape附身了一样,竟然真的让黑魔王点了头。
他风尘仆仆地赶到陋居,刚一出现就差点被傲罗们打了个对穿,是Harry出手救了他,黑发男孩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让他几乎忘记了这还是在战场上。然而男孩只是和他打了个招呼,便搂着Ginny回到了屋里,他站在角落里,看到他们在亲吻,和对自己粗暴的撕咬不同,此时的Harry几乎是柔情蜜意的。有烈火在灼烧着他的心脏。
天空中突然出现了黑魔标记,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所有人似乎都咬定了他是个叛徒,在那种眼神的围攻里,他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了。有食死徒往这个方向走过来,为了不露马脚,他给了Ginny一个速速石化,没什么大的伤害,又能不暴露自己的立场,可是Harry突然疯了一样冲过来,一道神锋无影就让他见了血,伤口深可见骨,失血过多的恍惚里,他看到Harry还念了一个钻心剜骨给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魔杖没有反应。
但是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钻心剜骨,那是黑魔王的愤怒,他想起Harry的不留情面,脑子里突然清明了许多,把最近的几件事串起来,才大致猜到了一件事:Harry的魔法时不时会消失。这想法成形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然而没有办法,黑魔王已经停下手,几分嘲讽几分满意,“不错的想法,孩子。”
他倒在自己的血里,没有人来管他,甚至连他的父母都只是上前一步就被瞪了回去。
多么悲惨啊,他想着,你喜欢她,你需要她,可是我永远都不是她,我恨你,我爱你,我恨着,我爱你的这个事实。

【06】
有黑色的旋风席卷了整个战场,那风是有实体的样子,裹挟着火和一切凌厉的东西,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那风扫过食死徒的阵营,只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刚够Draco钻到光明方。然后黑色的风从巨大的一片渐渐聚拢成一小团,当胸穿过了黑魔王,那曾经入过无数人噩梦的大魔头就这么死了。死得如此轻易,带着一身暴风肆虐的伤疤。然而光明方的人还没来得及庆祝,便发现这风是不分敌我的,更叫人恐惧的是,救世主竟然不在战场上。
“别慌。“Hermione的声音听起来很冷静,冷静过头了,“我们一起对着那阵风施魔咒,然后无论你们看见了什么,都先把食死徒解决掉再说。”
“留活口,他们不配就这么死了。”Ron补充。
众人对准目标,几十支魔杖一起发力,那阵风里传来痛苦的嘶吼,然后就渐渐消失了。而当食死徒被拴成一溜儿押送到魔法部的时候,所有人才争先恐后地惊呼出声。
Harry Potter,他们的救世主,正倒在地上,被抱在Draco怀里。
死了。

【07】
“格林德沃曾经有过一种武器,其实也不算是武器,是一种人,叫做默然者,很强大,我觉得根据书上的记载来看,伏地魔都不一定能奈何得了。”
对着人形图书馆Hermione,Harry罕见地表现出来更了解的样子,“你先往下看完。”
“默然者一般是强行压制自己天赋的巫师,然而身体里反而会聚集起一种名为默默然的物质,因为此种能量太过强大且不可控,默然者通常会……哦,天哪,Harry,你是对的。”
“怎么了?”一直听着的Ron忍不住开口问。
“默然者通常会不可控制地爆发,同时根据现有记载……没有默然者可以活过十岁。”
“当然我们不能拿孩子作武器。”Harry重复了这一点,“但这不代表我们不能用默然者。”
“你疯了吗?Harry,我们会赢,但不是这么赢。”
“Hermione,我在我姨夫姨妈家长大。”
“我知道,他们对你还不太好。”Ron小心翼翼地看了眼Harry的脸色。
“是很不好,他们认为巫师都是邪恶的,一旦我使用那些能力,哪怕我是无意的,都会招致加倍的虐待。”
“我很抱歉,但是你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Harry看了一眼Ron,又看了一眼Hermione,像是想把他们两个的样子刻进自己的脑海里,最后他把目光投向不知名的远方。“默默然是不可控的,它可以强大到结果了伏地魔,也可以让一个巫师连荧光闪烁都使不出来。”他的嗓音变得有些干涩,“大多数默然者一生只能控制住它一次,那就是……”他说不下去了。
Hermione轻轻地替他把话说完,“那就是他们死的那一次。”她忍不住轻轻地啜泣起来。
Ron如遭雷击似的瞪大了眼睛,“嘿,不可能的吧,哥们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你不可能……”
“我就是默然者。”
“可是,那个……十岁?”
“Harry比有记载的所有默然者都强,所以他可以活这么久。”
“那他就不会像其他人一样那么死了对不对?”Ron有些急切地问。
Hermione没回答他,反倒是Harry开了口,他的语气很轻很缓,又沉重到无法形容,“能帮我个忙吗?”
他的两个好友一瞬间都说不出话了,他们太了解他,以至于一下就明白了他想说什么。
可是他还是慢悠悠地把自己的请求说出口,任它回荡在安静的空气里,“到时候,杀了我吧。”

【08】
“魔法部控告Draco Malfoy在战争中……”后面的话渐渐模糊在Hermione耳中,直到整句话都说完了,她才如梦方醒。
“反对。”
法官看了看她,似乎是在掂量着这位战争英雄的分量。
“请陈述反对意见。”
“Draco Malfoy并非敌人,而是双面间谍,在战争中曾起过重要作用。”
“证据?”
“我申请使用闪回咒展示给在座的各位。”
“同意你的请求。”
她掏出一根魔杖,窃窃私语四起,这正是Harry Potter的魔杖,而Draco已经只会呆呆地盯着那根失去了主人的魔杖,突然间一点也不在乎审判的结果是什么。
“前咒闪现。”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救世主生前使用的最后一个咒语竟然是幻身咒。
Hermione强压着语调中的颤抖解释,“他已经到了默然者最后的时刻,最后用幻身咒让所有人看不到那阵风化成的人形,以免扰乱大家的情绪,他……死了以后,咒语失效,所有人看见他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
“前咒闪现。”
一些战斗的咒语。
“前咒闪现。”
很多个混淆咒。
这又引起了一阵议论,然而Draco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那正是他怀疑自己为什么得到消息那么容易的时候,原来……
“前咒闪现。”
一个遗忘咒。
在座的人还想继续往前看,但是Hermione说这就是Harry Potter交代的全部了,于是当然,Draco被无罪释放了。
Hermione递给他一个小瓶子,里面是白色的烟雾状物质,Draco呆了几秒然后疯了似的幻影移形到自己家的冥想盆前。
他把那些回忆倒了进去。
那是一个纠缠的夜晚,事后大汗淋漓的Harry趴在他身上,给了他一个最温柔最柔情蜜意的吻,他爱惜地抚摸着他的脸,轻声在他耳边说“我爱你”,他抚摸着那人的头发,然后猝不及防地得到了一个一忘皆空。

【09】
默然者是压抑所致,默默然是用怨恨仇恨喂养的。所以我好像越来越冷漠,七情六欲不上头,我还能多活几年,活到和伏地魔同归于尽的那一天。但我只要看他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END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