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德哈]国王游戏

Au..:):

一个小短篇,不甜不咸。
第一次,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不好的地方还请多多指教!
国王游戏就是,抽牌,中K的是国王,可以命令其中两个数做国王的指令,或者全部人做一样的指令,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参与者需要无条件服从国王的指令。
>>>>>>>>>>
国王游戏


霍格沃兹在迎来新生分院后的一阵小平静里,被一位来自日本的赫奇帕奇远洋带来的新游戏——国王游戏,掀起了一阵热潮。


“潘西。”德拉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不要,再拿着那副倒霉扑克在我面前晃荡了,好吗?”


“为什么不玩啊?”潘西想起两天前,德拉科在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做的那些个有损贵族形象的动作,“哈哈,难道说你这辈子都抽不中K?”


德拉科狠狠地瞪了一眼,潘西当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她可不敢再说下去了。


德拉科的余光瞥到一群格兰芬多正从侧门出来,拐向自己所在的长廊。灰蓝色的眼珠一转,抓着潘西手里那副扑克就站到走廊中间,挡住格兰芬多的必经之路。


“波特!”


哈利一拐弯儿就瞧见了德拉科,还故意挡在他们的路上,肯定没好事。在格兰芬多们犹豫要不要换条道走的时候,德拉科叫住了哈利。


罗恩警惕的挡在哈利前面,死死的盯着德拉科。


“别这样,韦斯莱。”德拉科故意摆弄手上的扑克,“瞧瞧,黑幽灵!这么小小的一盒居然要十个金嘉隆呢!”


“说不定你手里的是假的呢。”赫敏冷喝一声。


“你说什么??”潘西就要跳起来了,“这是我姑妈亲自从纽约带给我的!!”


“呵,被猫头鹰调包了也未可知啊。”赫敏的冷水泼的不亦乐乎。


“斯莱特林还不屑于和格兰芬多一样,用假货来取乐。”德拉科不屑的腔调一下噎住了赫敏,是的,格兰芬多流行玩耍的扑克是廉价的白虎扑克,显然,他们还并不知道那些全是假货。


“别看了,”德拉科昂着头看着罗恩掏出他那副白虎扑克开始仔细观察,觉得可笑极了,“五盘国王游戏,你们抽中K比我们多,我就把这黑幽灵送给你。”


“当然,要是你们输了,”德拉科的目光转移到哈利的身上,“就把哈利交出来。”


哈利被看的头皮一阵发麻,刚要拒绝就被德拉科抢先了。


“我绝对遵守规则,”德拉科双手举起,脸上风轻云淡,这谎撒的毫无破绽。自从上次一次K都没抽到,德拉科气愤的在图书室找到《教你如何抽老千》,并记得牢牢的,“这东西靠的是运气,虽然我从没觉得你们有多幸运。”


格兰芬多当然不同意这无厘头的游戏邀请,和斯莱特林坐在一起玩游戏?怎么可能!?


“瞧瞧!”高尔举起自己手中的牌,公布在众人面前,是K。


格兰芬多竟然真的和斯莱特林坐在一起,玩 游 戏。罗恩被德拉科气的没几句就套了话,还没动手前激将了三两句,张口就答应了,格兰芬多一行人反悔都来不及。


“让我好好想想。”


“是啊,你好好想想。”德拉科嘴上对高尔说着,手底下偷偷冲高尔摆出二和五。


“三跟五!”高尔装作若有所思后突然想明白的样子,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装的太像了!“冲外面大喊我是笨蛋三遍!”


‘哦梅林!那明明是二!二啊!’德拉科心里都要炸了,一拳捶在高尔身上,他是三啊!!


德拉科和赫敏站在长廊外的草坪上,其他人躲得远远的,他们可不想承认这两个笨蛋跟他们有关系。


‘一群没义气的东西。’德拉科这个时候还不忘回头看着哈利,想张嘴说上几句让他难堪的话,却发现哈利用鼓励的眼神看着赫敏,或者是看着他自己?


德拉科可不确定那是不是投向他的目光,尽管是,他也受不了哈利那眼神,‘他一定是故意的,等着瞧吧,泼特!’德拉科因为这一个眼神有点生气,清清嗓子接着说道,“格兰芬多永远只会躲在后面的义气值得嘉奖。”


“别忘了你们斯莱特林也躲在那后面呢。”赫敏可没接受哈利的目光,她以为德拉科是傻了。


“你先。”


“凭什么?是你先要玩游戏的吧?”


“哦你这个泥巴种,还轮不到你跟我说教。”德拉科不再让赫敏跟她纠缠下去,他只想早点摆脱这四个字,然后去质问泼特刚刚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德拉科上一秒还大声怒斥别人呢,下一秒就赤着脖子对着过往的人群,从嗓子里发出蚊子才能有的声音,“我是笨蛋…我是…”


“大点声,不然不算数。”


“我是笨蛋!”


这响亮的声音才对得起德拉科的赤脖红耳。路过的学生一个个捂着嘴憋着笑赶紧一路小跑过去,要不是德拉科那能杀死人的眼神,他们说不定都上前握手记录下这奇迹的瞬间。


“该你了。”


这四个字对赫敏挑战也是蛮大的,毕竟她一向的骄傲就是笨的反义词,聪明。


“我是笨蛋我是笨蛋我是笨蛋!”赫敏的脸也通红,她只解释是因为她喊的是一长串,不是分开的,气不足的缘故,显然这几个字并不会让人喊的气都不够用。


德拉科决定让戏真一点,把第二局让给了格兰芬多。


“我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惩罚啊。”纳威挠挠头,看着手中的K,“那就脱吧。”


这真是一个既不尴尬又不过火的惩罚,九个人都利索的脱了最外面的衣服。


“费尔奇怎么来了,他一定是来没收扑克的!我要是K我一定叫那两个可怜鬼抢走洛丽丝夫人引开他。”赫敏没好气的说道,她抽过一张牌,惊叫着把牌翻了过来,“说什么来什么!一和八!”


潘西的脸刷一下就白透了,罗恩吓得就差倒地上了。


“哦不!赫敏!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了!”罗恩几乎要哭出来了,他真的一丁点儿都不想去触碰洛丽丝夫人,想起费尔奇用那银硕放光的大手铐子吓唬他说要拷问他的样子,他就觉得费尔顿现在就在不远处盯着他,拿着手铐。


‘哦梅林!德拉科你简直是天才,这牌洗的妙啊!叫你个丑陋的红头发天天粘着泼特和我作对,活该!’德拉科这回太赞同赫敏的惩罚了,是时候让那韦斯莱收敛一番了,天天挤在哈利前和他做对,他能让罗恩逃过去?


当然逃不过去,潘西和罗恩被带走了。


“哈利…我们走吧,瞧瞧罗恩怎么样了。”纳威小声在哈利耳边嘀咕着,他有点害怕斯内普会不会在哪里突然出现。


“我们就快赢了!”赫敏拦住纳威,她的好胜心可从来不会因为对方是狡猾的斯莱特林而停止,“惩罚不过是擦擦那些陈旧的奖杯,或者是上禁林陪海大爷转上一圈,我会陪着罗恩的。”


“泼特,你完了。”德拉科手法娴熟的洗乱牌,把牌兑在空中,七张牌一瞬间被抢光了。


一切都是德拉科预想的那样进行着,德拉科施了个漂浮咒,让K浮在自己胸前,“泼特,你最好祈祷你不会是六和七。”


“一人一口巨怪的口水,不准吐出来。”


没人看见德拉科从哪变出那罐装有巨怪口水的容器,一群人还没闻着味就要吐出来了。


“马尔福你太恶心了!你简直不是人!”这是哈利从游戏开始唯一大声说的一句话,甚至有点暴跳如雷的感觉。
德拉科非常满意哈利的反应,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着哈利吞下巨怪的口水了!


“谢谢救世主的夸奖。”德拉科十分殷勤的拧出木塞,后来就有点勉强了,木塞开到一半,腥臭味就飘出来了。


“呕!!”


简直就是灾难!所有人都捂着鼻子扇着手,跑着远离长廊。


德拉科的执念太强烈了,从一开始就盯着哈利,他强忍着要吐的生理反应,在扔掉木塞腾出手的瞬间就抓住了哈利,就算抓不住,他也知道哈利接下来要跑到哪,总之他一定会抓住哈利的。


“请吧,泼特!”德拉科时刻不忘贵族风范,把用餐准则全浓缩在这一句里。


“不!不!!”


德拉科拎着哈利的后衣领,在挣扎的人影里找到了那大叫不要的嘴,真奇怪,他总能准确的找到哈利身上他想看见的部位,最后德拉科把这种奇怪的现象全归综为哈利真的是太太太太太讨人厌了。德拉科把玻璃瓶口一下怼在哈利大叫的嘴上,德拉科还把瓶口变小了为了让哈利能全部喝下去。


“哦瞧瞧我们的救世主!味道不错吧!泼特!”德拉科大声嘲笑着哈利脸上扭曲的表情,这真是自开学以来最快乐的事情了!


“唔!呜呜呜呜!”哈利的嘴还在瓶口上,抽搐着呜咽说不出话,瓶子里的液体被吞的干干净净,消化系统里都沾满了巨怪粘稠的口水,他要炸了!


哈利差点昏死过去,他趴在地上干呕着,不知道德拉科用了什么可恶的手段竟然一点儿都吐不出来,挣扎一番后他呆滞的坐在地上,空洞的眼睛看着德拉科那欠抽的嘴脸。


哈利一动不动,德拉科慌了,愣愣的杵在哈利跟前,


‘他他他他坏了??’


德拉科颤抖的手拍拍哈利的脸蛋儿,他害怕死了,


“喂!泼特!”


气味散去,德拉科还和哈利僵持着,或者说,只有德拉科一个人僵持着。逃窜的格兰芬多跑了回来,他们逃跑停下的时候才发现哈利不见了。


“让开!”赫敏用肩膀撞开德拉科,看见坐在地上的哈利,一边唤他名字一边跑过去蹲下拥抱他,“哈利!”


哈利并没有回应赫敏,赫敏抱着僵硬的哈利,心中涌起恐惧和气愤,她瞪着德拉科,气的说不上话来。


德拉科眼神私处乱窜,显得浑身不自在,还试图脱罪,“你知道…只是个游戏...我没做过分的...事...是他自己...是泼特他自己……”


“哦梅林!我们要快点把哈利送到庞弗雷夫人那里!”纳威和卢娜跑了过来。


纳威伸出手要把哈利扶在肩上,让他能够站起来。


德拉科也想上前扶一把,却被赫敏大声拒绝了,“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良心,那么你应该……”


“呕!”哈利突然像醒了过来,弯腰扶着膝盖冲地上干呕,很可惜,什么都没出来,只有些许腥臭味飘在空中。


“哈利!你没事吧!”纳威第一个拍拍哈利的后背,给他顺顺,“快去庞弗雷夫人那去看看吧!”


哈利一边干呕一边对纳威挥挥手,呕不出东西,但又停不下来,众人都担心的看着哈利干呕了一会儿。


哈利终于停下来了,“还有最后一把!不是吗?马尔福!”


德拉科不敢吭声,颤栗着洗牌,他要被哈利的眼神生吞了。哈利真的生气了,就像只鹰头马身有翼兽一不留神就会啄掉他的头。


赫敏倒吸一口凉气,捏起纸牌的一个小角,勉强自己去看上面的号码,然后把眉毛拧在一起打了个死结。她劝过了哈利,不要再玩了,把自己送出去不如去看庞弗雷夫人,可是真生气了的哈利怎么听的了,拼了命要钻这毫无胜算的牛角尖。


德拉科有些心虚的要翻开手里的牌,他没想到事情能发展成这个样子,但他是个斯莱特林,在将要宣布自己是K之前德拉科这样安慰自己道。


“恐怕你得跟我走了,泼特。”德拉科翻过自己的牌,惊愕停在了那个“特”上。


‘???为什么是五??为什么??’


德拉科扭头看向高尔和克拉布,急切的让两个臃肿的人告诉他K就在他们两个人手上,随便哪一个都好。


卢娜惊呼着举起自己手中的牌,显然,德拉科没能如愿。


“那么,”卢娜微笑着看向德拉科,没人知道她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五号接受哈利的吻吧!”


哈利从醒过来后就高兴他可以赢了这副牌送给罗恩,小的时候可没少见达力展示他百抽老千百赢的技能,趁德拉科因为害怕而漏了空子的时候,哈利动了一点手脚。现在更高兴,自己刚刚受的罪能让眼前这位马尔福好好尝尝,顺便对他抽了四局老千的作弊行为做一个惩罚。
哈利其实早就看透了,但是他不想说,最后一把,也算扯平了。


“什么??疯丫头你疯了吗??”德拉科抓狂着,“要我去亲哈利???”


“不,”哈利站到德拉科面前,打了一个巨臭的嗝,“是我亲你,愿赌服输可是你刚刚还对罗恩说的呢。”


哈利没再给德拉科反抗的机会,一把抓住德拉科的衣领,踮起脚尖,就怼上德拉科的嘴巴,狠狠的撬开德拉科的牙齿,把自己的舌头伸了进去。他忍了德拉科太久,恨不得把一肚子的气味,不,是他全身的气味,身上每一个味道全都塞给德拉科,好叫他尝尝结下的恶果,让他明白恶人有恶报。


“咳咳…”德拉科被松开的时候几乎都要没气了,不知道是真的因为太臭或者没气才脸红的还是什么原因,德拉科惨白的皮上红的跟烙铁一样。


德拉科大口喘着气,看着哈利被后面那几个格兰芬多赞美的跟打了胜仗回来似的,就又在心里恨死哈利一遍。


“我们的胜利品呢?”赫敏挑了挑眉。


德拉科气愤的把黑幽灵丢给哈利,扭头飞快的走了,高尔和克拉布急急忙忙跟上去。


“你等着!泼特!”


“我一直都等着你!”

评论

热度(5)

  1. 忆居A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