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笨蛋才听夜间情感节目(上)

wingsama:

高能预警:


#@我亲爱的偏执狂 点的微博梗;


#原梗地址


#因为是借梗故而放弃除署名权外所有权利;


#太难了以后谁叫我写梗我就当掉线了→_→


 


 


晚上十一点半,佐助从居酒屋里出来。他心事重重,故而喝的不多,只沾湿了嘴唇。但作为一个自律到严谨的人,他依旧没有自己开车回去,而是在路边扬招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关西人来的中年人,为人特别的热情。他从寒冬的夜晚讲到祖母烤的年糕,又从年糕说到带子的鮰鱼,佐助本来就昏昏欲睡的脑袋被他说的快爆炸了,他礼貌地问能不能让他睡一会儿,对方居然振振有词地说,开夜车不说点什么司机也是要睡着的啊!


 


佐助无奈,只能同意了司机想出的折中的方法——听车载广播。


 


佐助从来不听车载广播,他非常讨厌吵闹的环境,特别是讲话的声音,总觉得会影响自己的平淡如水的心情。照他助理的话说,宇智波先生的人物设定就像高岭之花一样,一切俗物靠近他都是脏了他的设定。


 


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出租车司机愉快地打开了车载广播,广播从昏昏欲睡的老歌频道到恐怖小说朗读,最后定格在一档颇受欢迎的夜间情感节目上。


 


“……夹子小姐能够和老公重归于好实在是太好了。那么,我们请导播将下一个求助听众的电话切进来吧。”广播里,女主播温柔的声线传来。


 


看起来是一档比较温和安静的情感节目。佐助松了口气,将脑袋靠到椅背上。


 


“嘟嘟嘟——”广播里传来电话接通时的声音,片刻后,电话接通了。


“你好,这里是午夜情感节目,我是主持人雅子,欢迎你来电,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出租车拐了一个弯,佐助有点昏昏欲睡。


 


“……你好。”广播里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叫我……鱼板就好。”


 


佐助瞬间睁开了眼睛。


 


“真是有趣的名字。鱼板先生,你听上去很年轻,是对感情有什么疑惑吗?”


“不是的。”那个年轻的男人说,“我已经有感情很好的恋人了。我这次来,主要是想咨询一下,关于……那个的事情。”


 


佐助快如闪电地伸手,将收音机的声音调高了几个档。出租车司机朝他猥琐地眨了眨眼睛,佐助根本没有心情去理他。


 


“我和我的恋人……是从去年开始同居的。我们两高中谈过恋爱,但毕业前分手了,我在大学毕业后来到了东京,和他在上田区的那个优衣……”


“不用讲的那么详细啦。”女主持人好笑地说,“可以略去一些细节。”


 


“抱歉。”年轻的男声说,“因为我知道他不会听广播,所以有点太放松了……”


 


佐助下意识地啧了一声。


 


“我和他在东京重逢了,发现彼此都没有放下对方,于是很自然地同居了。”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你说的他,是かれ而不是かのじょ哦……”


“是的。”年轻人大大方方地说,“我们都是男生。”


 


司机哦哟了一声,激动地说,“这是要搞一个大新闻啊!”


 


佐助一动不动。


 


“我和他一开始交往的时候,我们两都没有做过那个事情。现在开始同居快一年后,才发现他好像有点不对劲……”


 


佐助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手机,他犹豫了片刻,拨打了那个人的手机。


 


 


“不对劲是指……?”


“前天,他……跟我道歉说自己是性冷淡。”


 


手机自然是无法接通,他想了想,又开始输自己家座机的号码。


 


“那你觉得他是?”


“我根本没有办法理解啊!”年轻人叹了口气,道“他每天晚上都好猛的!”


 


司机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佐助猛然挂掉已经拨出的电话,眉头一皱。


 


“唉,是每天吗?”


“对呀,基本上只要按时睡觉的话每天都会爱爱。”


“年轻真好啊。”女主持人略带羡慕地说,“那么,是持续的比较短吗?所以才会觉得自己那方面……?”


“根本不是!”年轻人激动道,“每次都能把我做到哭都停不下来啊!”


 


佐助手里的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车子上。


 


“也有这样的人呢。”女主持笑着说,“有一些男孩子,为了体现自己的能力,也会故意跟自己的伴侣说自己那方面不行,其实内心是在求表扬呢。”


 


“不是这个样子的。”年轻人说:“如果是那样子就好了。但他是很认真地跟我说这件事的,他说他其实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但此前一直在逃避。现在为了我,他也去看了很多家医院做检查,要治好性冷淡的病。”


“检查的结果呢?”


“当然没有问题啦!”年轻人咋呼道,“每一家做出的结果都很正常,所以他现在已经开始准备预约心理医生了!”


 


佐助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带的公文包。包里面是明天要去的心理诊所的名片。


 


“所以说,你的问题是……明明已经很猛的伴侣却还是觉得自己不行,并且要去看医生吗?”


“雅子小姐,请听我讲完。”


“啊,抱歉,您继续。”


 


出租车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了,佐助深呼吸了一下,弯腰从座位下把自己的手机捡了起来。


 


“因为他一直跟我讲他有病,怎么跟他解释他很厉害他的都不听。我就想着把我们爱爱的视频录下来,如果他再跟我吵的话就播放给他看。所以昨天晚上睡觉前,我就故意把笔记本的摄像头开成录像模式一整晚。”


“结果……”年轻人声音猛然间轻了下去。


“结果?”主持人连忙追问。


 


不光是出租车司机,连佐助都睁大眼睛凑近了广播,仿佛这样就能听清楚广播里骤然减低的音量。


 


“结果……我今天早上打开视频时,发现他全程眼睛都是闭上着的!”


“……”佐助已经愣掉了。而出租车司机激动地拍了拍方向盘,老生常谈地说:“难道是梦游吗?”


 


大约是英雄所见略同,广播里女主持人也问出了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想想的话,每天爱爱都是他躺下去大概半个小时后起来,然后在床上那样这样,还不许我开灯,也不肯戴……我的意思是,我本来想,他一直是一个很保守的人,看起来清心寡欲,就跟就跟……唉,主持人你知道小龙女吗?”


“是冰与火之歌中的龙女吗?”


 


是付费电视台放的国外奇怪连续剧里的女主角。佐助在心中默默接到,一个看起来像性冷淡的漂亮女生。


 


“嘛,小龙女的事情无所谓了。”年轻人说,“总之我一直觉得他很害羞,喜欢黑灯瞎火干活,现在想来,说不定一直在梦游,才会觉得自己那个不行。”


“那么,你们认识这么久,没有在清醒的状态下那个过吗?”


“有过一次,在旅游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我帮他哔——了很久都没有硬起来……唉,等下,雅子小姐,刚才你有没有听到类似哔的声音?”


 


“那个是和谐消音啦。”主持人无奈的说,“不过如果每天晚上都很猛的话,白天硬不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还有我们好歹也是公开的节目呀,你的神经也有点粗哦。”


 


不是一点点粗……佐助又解锁了手机,如果他讲的都是事实的话……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马上告诉我,却去拨打了半夜的情感节目投稿吗?


 


“他也说我神经很粗啦。”年轻人说,“我现在非常想问的是,他现在这个情况了,我能不能将计就计让他认为自己真的……不行了,然后争取一下在上面的位置呢?”


 


“什么叫上面的位置?”司机转头问佐助。


 


佐助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唉?所以说,其实你想趁机反攻吗?”


“也没有……毕竟那个……他每天都那么猛,我也没有这么多体力啦。”年轻人略带羞涩地说,“但如果能够趁机把小攻的位置确定下来……以后就可以叫他老婆了啊,想想就……”


 


Interesting……佐助又拿出了手机。


 


“哦。”女主持显然有点懵,反应了一下才说,“这个问题也是超纲了呢……那么我们请导播切入热心听众的来电,看看观众们对于鱼板先生的难题,有何解答呢?”


 


 


TBC


 


现在开始征集热心听众的解答,截至时间是?哎哟就是明天我开始写(下)的时候哈哈哈,大家给到鸣人一点回应吧哈哈


(感觉是另类骗回复的方式……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