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笨蛋才听夜间情感节目(下)

wingsama:

 


“欢迎继续收听夜间情感节目,我是主持人雅子。今天的求助人是年轻的鱼板先生,他的恋人疑似为梦游患者,鱼板先生在纠结是否要对他的恋人据实已告。我们的短信平台已经开通,你可以发送你要写的内容到10068,也可以直接拨打电话接入系统。现在,让我们先放一首歌。”


 


夜间11点45分,出租车驶过空无一人的街头。广播里传来年代歌手略带沙哑的嗓音,有小雨点打在了车窗上,司机开启了雨刷,路灯一闪一闪地照在佐助的脸上,他看着手中的手机,表情显得阴晴不定。


 


歌淡出,节目继续。


 


“今天收到的信息真是非常火爆。我们首先看一下短信平台的消息。ID为茗烟的听众表示,问题的核心应该还是治好老公的病,而不是能不能在上面,ID为忧郁柠檬的听众则更好奇,在同居如此多时间内,难道鱼板先生和的恋人从来没有发现过两人……的痕迹吗?或者发现了却不敢问?鱼板先生还在线上吗?”


 


“我在。”年轻人犹豫了片刻说:“这个问题……其实是这样的。我在学校工作,每天起床都非常早,而他是做销售的,要很晚才起床,所以早上基本都是我上班后他才醒过来。”


 


“那也应该有……类似于吻痕的痕迹吧?”


 


“晚上的他……一般都比较喜欢埋头苦干啦……”年轻人尴尬地说,“有的时候他确实会在我身上留下印子,不过我因为工作关系身上经常会有些淤青……所以大概他没有发觉。”


 


当然发觉了,运动带来的摔伤和人为捏出来的指痕完全不一样。但是一直保持沉默的自己,心中既有着血淋淋的嫉妒,又有着深深的自卑吧。正因为独占欲战胜了那些愚蠢的自卑,他才终于下了决心去看医生的。


 


“原来如此。”女主持人接道,“ID为博爱的听众想问,你没有尝试在你们那个的时候叫醒过他吗?”


 


“……”对方沉默了片刻,才委屈地回答:“他都不让我讲话……。”


 


 


“哈哈哈哈太逗了!”出租车司机大笑起来,还激动地去拍方向盘,佐助默默地瞪了他一眼。


 


 


 


 


“不过我也有听到过不可以叫醒梦游的人这样的传闻。”主持人顺当地转移话题,继续道“ID为相思的听众表示:鱼板先生的相方梦游状态这么猛的话,反攻可能性太低啦,当然假设白天反攻的话可能性倒是蛮大,但是鱼板先生及相方都要有……的好体魄吧,建议先从提高身体素质入手。”


 


“我的身体素质绝对很好啦!”年轻人轻声吐槽道。


 


“我也感觉鱼板先生会是一个很活泼的男孩子哦。”主持人道,“那么,我们先请已经在线上的热心听众与鱼板先生进行真诚的沟通,并且我们的直线开通中,所有听众朋友们可以可以拨打10068加入我们的讨论。你好?电话已经接通了哦!请问怎么称呼?”


 


“啊,您好。”一个显得很年轻的女声略带慌张的闯入了电台,“我是barrr……rrrrel。”


“您不用紧张。”主持人笑道,“都有点结巴了呢。”


“我就叫barrrrrrrel,不是结巴。”女声一口气说道,“鱼板先生您好,首先我觉得按照您的说法让男朋友觉得自己是真的不行不太靠谱,因为听您的说法他应该不像是会就此放弃的人吧,毕竟会想办法去解决也不是真的性冷淡嘛。我觉得您还是应该把视频放给他看一下,让他知道这方面他肯定是没问题的,就算有也是梦游的问题,治疗也应该往这方面进行,而且说不准看看你们的小视频他就强制自己要清醒了呢,然后其次呀,确认位置这种事您可以和他讨论的!虽然很多情侣都觉得自己不说对方也一定能懂,但是很多时候还是有话直说的好呀,您愿意和他沟通这方面的事他也一定会开心的吧?总之!乘人之危和欺骗都是不好的!希望鱼板先生和男朋友过上性福的生活。”


 


“真是非常非常感谢这位bar……的网友。”主持人说,“讲的非常有道理呢,但是下一次还要注意发言的时间哦。鱼板先生的回复呢?”


 


“不好意思其实我还没有讲完,实际上——”


 


导播当机立断地把热心听众的电话给掐断了。片刻后,鱼板先生才后知后觉地上线。


 


“你讲的有道理,但我的目的其实不完全是反攻。”在主持人的催促下,年轻人略带沙哑的声音又响起,“现在的情况我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但是……我一想到这一年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性无能,然后一直默默地把这件事藏在心里。我就觉得非常难过。我希望能够做他的老公,不仅仅是指那个上的,其实是更希望他能够多依赖我一点,多依靠我一点,我也是一个男人啊。”


 


还算是人话……佐助想,但是我怎么去指望一个看着我梦游整整一年多都没有告诉我,神经粗到这个份上的男人?


佐助思虑了片刻,拿出手机拨打了10068,电话立即就接通了。


 


“你好,这里是深夜广播。”电话里传来机械女声,“线路正在繁忙中,继续等待请摁1。”


 


“这个电话超级难打的。”出租车司机凑过来说,“你家是前面左转吗?”


 


佐助点点头,他摁了1,电话里传来等待的音乐声。


 


在佐助拨打电话的时候,另一个热心听众已经上线了。


 


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中音正在说着话。


 


“鱼板先生你好,我见过类似的事情,但我不是医生,所以这些你听听就好。梦游的事情还是要去看医生,一般会问你的恋人是不是有神经衰弱或者最近心理压力过大,从生活上减轻上他的心理负担。也有的医生会采用厌恶疗法或者精神宣泄法。可以试试在他开始梦游的时候叫醒他,或者在他梦游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叫醒他。至于精神宣泄法,梦游多少代表一种内心压抑或需求,所以可以在平日的时候引导你的恋人释放这种需求,比如你主动点,或者采用一些道具或者音乐或者药物帮助治疗。祝你和你的恋人感情愉快,再见。”


 


“这位听众请稍等。”主持人叫住他,“请问您怎么称呼,所以最后的意见是?”


 


“叫我Cognition就好。”男声说,“梦游是潜意识的反映,所以说,大概他真的非常想干你吧。”


 


“……”佐助无语地听着,手机里的歌已经放完了,他又摁了一下1。


 


“但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想干我的样子啊。”年轻人无奈地说,“从我们高中开始,他就一直是一副小龙……我是说,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追求也好,表白也好,都是我先的,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不得不答应我一样。在后来同居后,平时也不会亲亲我,不会讲甜言蜜语,而总是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如果不是每天晚上都……我有的时候都感觉不像是情侣,而只是普通朋友。”


 


 


佐助皱着眉头,出租车已经停在了他所在的住宅区门口,他抬头往窗外看去,车窗外原来飘的不是雨而是小雪。他看向自己住的那一层,卧室里开着一盏浅黄色的灯。


 


他问司机能不能听完再下车,司机愉快地同意了。他将钱包翻出来放在腿上,自己则一遍听着广播一遍继续等待通话。


 


还好这一次总算有人接听了。


“你好,我是——”


“这里是夜间台,发言限制时间3分钟,不可以讲不符合法律的内容,不可以讲与话题无关的内容,导播有权切掉你的发言,这位先生十秒后进入平台请保持电话在线,明白吗?”


“……明白。”


 


节目还在继续。


 


“我自己觉得,我一定会告诉他真相,和他一起去医院看那个……梦游。但是,我希望在此之前,他能够更依靠我一点,更相信我一点。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告诉他的忧虑的话,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点又让我想起了前一位求助人夹子小姐。”主持说,“无论男女,夫妻要长久地走下去,必然是要相互扶持、相互信任的。我们又有新的热心听众拨入了,这是最后一位,希望他能给到鱼板先生新的建议。”


 


佐助的电话传来啪嗒一声,他知道自己已经上节目了,然而有几秒钟,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刚才接进来的读者已经上线,您好?可以讲话咯?您好?”


“你好。”


 


当佐助说出口的时候,他居然觉得有点轻松。


 


“您好,我是主持人雅子,您是今天最后一位上线的听众,请问您有什么要跟鱼板先生说的吗?”


“我……”佐助舔了舔嘴唇,说,“我就是他的男朋友。”


 


 


原本趴在方向盘上玩手机的司机立马坐直了,震惊地看着他,佐助朝窗外看,他卧室里的大灯也瞬间亮了起来。


 


 


“唉,您是在开玩笑吗?”主持人也惊讶地问“鱼板先生能帮助确认一下吗?鱼板先生?”


 


通话线路传来了嘟嘟嘟的断线声。


 


“应该能确定我就是真的了吧?”佐助摇下车窗,外面的空气冷的呛人,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他直直地看着卧室的灯。


 


“这个真是……意想不到,该不会是什么最新的真人节目吧?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名字什么的无所谓了。”佐助说,他说话的时候,白色的哈气缓缓地飘向天空。


 


“那么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你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梦游吗?”


 


“我曾经被家人和朋友埋怨过‘睡觉的习惯很差’,但我总以为自己只是起床气而已。梦游的事情真的是第一次听到。”


 


“所以,现在是怎么样的感受呢?”


 


佐助叹了一口气。


 


“首先要说的应该是抱歉吧。对不起这一年来,我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


“在与你高中分手后,我一直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恋爱了。男人也好,女人也罢,我都提不起一点点的兴趣。直到再次遇到你,我才有了……想和你在一起辈子的感觉。只要和你同处一室,什么都不用做,我也已经很满足了。”


 


主持人没有插话,整个频道只剩下佐助略带低沉的声音。


 


“在第一次看到你身上的淤痕时,心中也曾经非常的痛苦过。说来真是可笑,我们两个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喜欢你,爱着你,却并没有想与你上床的欲望。那个时候我才觉得,作为成年人的我是不是真的有一些问题。因为怀着这样的顾虑,即使看到你身上的痕迹非常的嫉妒,但是却没有开口。”


 


“因为如果开口的话,岂不是就正面对上我没有欲望这个可耻的话题了呢?就如你说的,如果我多依靠你一点,多相信你一点,及早与你坦白的话,说不定也不会有这一年来的烦恼了。”


 


“……抱歉我问下。”女主持人按捺道,“恕我直言……您真的平时没有……那个……”


“……以前也是有的吧。”佐助继续说,“仔细回想的话,应该是高中与他分手后,对这个的需求就越来越弱了。”


 


“有没有想过原因呢?”


 


“……因为他曾经说过,最喜欢我身上小龙女那样清冷的气质。”佐助苦笑着说,“原来他的这句话我记了那么久……久到分手后还一直以此来约束自己。”


 


“所以说小龙女到底是谁啊?”出租车司机也在旁边轻声问道。


 


“高中的分手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我发现我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人。而是一个对他怀有肮脏下流欲望的普通男人。这样的我是否还是他喜欢的我呢?因为对此抱有怀疑,当时也主动提出了分手。但是我知道,我从来没有放下过他。”


 


“如之前有人说的,我越是希望表现出他喜欢的无欲无求的样子,内心却无法抑制住自己,才会以梦游的形式展现出来吧。”


 


“……原来如此。”主持人恍然大悟道,“只可惜鱼板同学已经挂断了电话,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在广播中收听节……等下,导播告诉我,鱼板同学重新上线了!”


 


佐助扔下一张大钞,走出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伸长了脖子,惋惜地目送他离开。佐助在门口刷了卡,进入了公寓大门。


 


他没有走电梯,怕手机信号不好。而是蹭蹭蹭地爬起了楼梯,七楼不高不矮,依旧爬地他气喘吁吁。


 


“我……是鱼板。”年轻人的声音又上线了。“首先说明一下啊,刚才不是我主动挂掉的。是躺在床上听手机手机掉下来砸在脸上才不小心挂掉的!”


 


“……那个没有关系啦。”主持人说,“现在你男朋友在线上呢,你难道不想说点什么吗?”


 


“我想说,佐助,无论是清心寡欲的你,还是好过分的你,我都一样的喜欢!”


 


笨蛋,别把我的名字说出来啊!


 


“佐助是……”


 


“……我是说猿飞佐助啦!这是他游戏的ID,就是那款知名的忍者游戏我认真地你别误会了。”


 


“……好。”


 


佐助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公寓前。他用钥匙打开门,连鞋都没有换就走进了卧室。卧室的门虚掩着,一些灯光从缝隙中透露出来,佐助看到鸣人穿着睡衣,趴在床上打电话。


 


“我没有想到……居然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变成现在的样子。”鸣人说,“我喜欢小龙女,和喜欢你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关系。”


 


“我并不是因为喜欢小龙女……才喜欢上的你。而是因为喜欢你,才喜欢上的小龙女。事实上,只要和你像的东西或者人,我每一个都好喜欢,因为是你呀。”


 


鸣人从床上坐了起来,佐助看到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抓着乱哄哄的头发。


 


“那谁……我真的只喜欢你。请让我和你一起……去面对这一切,请更信任我一些,请更依靠我一些。”


 


佐助没有说话,他挂掉了电话。


 


床头柜上的收音机还在播放着节目。


 


“……真的是非常感人的一幕。那个猿飞佐助先生,你现在的心情是?”


 


鸣人侧耳听着,然而广播里再也没有传出那个人的声音。


 


鸣人仿佛一只没有得到心爱玩具的小狗,耳朵和尾巴都黯淡地垂了下去。


 


“你要猜猜看吗?”佐助轻声说,“我现在的心情?”


 


 


鸣人整个人都挺得笔直,片刻后不可思议地转过头。


 


 


“猿飞佐助先生?不在线上了吗?”


 


鸣人也挂掉了电话,佐助走上前,摁掉了收音机的开关。


 


……


 


“这里是夜间情感节目,现在是12点14分,还有一分钟我们的节目就要结束了。今天分享了一个非常非常非常有趣的故事。希望能在下一期,得到鱼板先生和猿飞佐助先生的后续。”


 


出租车司机抬起头,看到七楼的灯火已经熄灭了。


 


他蓬勃的好奇心也稍微退去了一点。雪越下越大,他把车子倒了一个头,回家去了。


 


 


END


 


 


 


#我感觉自己在不停地为微博原梗打补丁,这个是借梗大家真的不要太认真(但是首先认真起来的是我唉


#这种病还是及早治疗吧


#收到了很多评论因为篇幅的原因不能一一展现,抽取了一点呢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