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佐鸣】不一样的总裁文

hhhhhhh脑洞清奇

wingsama:

#接龙文
#@我亲爱的偏执狂   第一部分
#@树声羽鸟-专业撒糖三十年  第二部分
#鸣总和穷助,3000没有止住超了一点点……


 


 


顶级牛肉在炙热的烤盘上吱吱作响,新鲜肥厚的牛肉被烤出了汁水,两边微焦,而中间则显出漂亮的红色。鸣人顺手在上面撒了一点点塞浦路斯的海盐,更加吊出了牛肉带有的鲜甜,好吃的让人简直要把舌头也吞下去了。


佐助一声不吭,连续吃了三盘牛肉,这才拿起手边的餐纸,抹了抹嘴。


 


“你继续。”佐助说。


“啊,我已经吃饱了的说。”鸣人顿了顿,接着说,“你还没有吃饱吗?不要客气再多来一点好了,看你这么瘦居然可以吃这么多,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啊!”


“不是指这个,你继续说关于要包养我的事情。”佐助问,“你经常在街上捡人包养吗?”


 


鸣人放下菜单,略带尴尬地说:“你是第一个……”


“哦。”佐助说,“为什么?”


 


鸣人又点了几份肉,怕佐助营养不均衡,还点了一份鲜榨的石榴汁。他还准备再来点甜点的时候,佐助摁住了他的手。


 


“回答我。”佐助直视着鸣人微微垂下的眼眸,直接道,“为什么?”


鸣人抬起头,略带不好意思地笑了。


 


“因为你……好帅啊。”


 


佐助活到这个年纪,遇到过的迷妹数不胜数。但……第一次见面就提出包养的……男孩子。佐助真心是第一次遇到。


 


“你……是那种人吗?”佐助说,“但对不起我不是。”


“没有关系啊。”鸣人眼睛闪闪地说,“和我在一起后就是了啊!”


佐助被他的神逻辑震惊了一下,恰好服务商送上了果汁,佐助喝了两口放下了。


“我之前也不是那种人。是自从开始有钱后,我就改变了观念。”鸣人认真地说,“这个世界对于那种人的观点太过错误,那种人也是普通人,只是观念不一样而已。我现在有那么多钱,为什么不去做呢?我觉得你就很适合我,我看到你在街角搬砖的时候就决定了,你愿意和我一起……与这个世界为敌吗?”


 


“不愿意。”佐助斩钉截铁地说,“谢谢你的牛肉,再会。”


佐助拉开椅子就走,鸣人没有去拉他,而是在他身后大声说道:“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得到你!等着吧!



 


随后的数周里,佐助几乎发现鸣人无处不在。他的房间只有一扇朝北的窗户,鸣人在窗户正对面挂上了自己三层楼高的形象广告,上面写着“漩涡鸣人,你最好的选择!”


 


简直就是神经病,佐助将窗帘拉上,内心无法抑制地吐槽。


 


 


这一天,佐助在打工的便利店给鼬打电话,佐助有手机,但是没有钱交电话费。经理人非常好,允许他偶尔使用店里的电话。


 


他打了两遍电话才通,鼬的声音很疲惫,像是好几天没有睡觉了。


 


“他们还没有放过我……”鼬在电话里说,“他们说除非给他们一个亿,不然我休想重新开始。”


“就算给了他们一个亿他们也不会满足。”佐助冷静地说,“你现在还在札幌吗?”


“我刚到仙台……这次也不知道能躲多久。”


 


佐助余光看到一辆骚包的明黄色兰博基尼停在了透明的便利店外。他皱着眉头,又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表。


“我要下班了。”佐助轻声说,“我给你打点钱,你在仙台不要随便外出,也不要用身份证,在乡下多呆一段时间。”


“你留着自己用,我可以……”


“我有钱。”佐助说,“不说了,我要下班了,再见。”


 


 


佐助挂掉电话,穿着豹纹衬衫和破洞牛仔裤的鸣人正好进便利店,他今天没有戴新的金链子,但是跟佐助打招呼时,纤细的手指上戴了七八枚硕大的宝石戒指。


 


“佐助!”鸣人欢快地说,“我爷爷又找了一个新的科学家,刚拿诺贝尔奖,他改良了我的盔甲,现在比以前更牛逼了,你还要不要来试试?”


“没空,闪开。”


 


鸣人有点懵地看着佐助,佐助板着脸收拾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随后和下一班的女孩交接,匆匆忙忙赶了出去。


 


“你心情不好吗?”鸣人就像一只跟屁虫一样跟在佐助后面,不停地问东问西:“上次不是还很有兴趣吗?为什么这次突然不喜欢了?我上次的意见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还有你到底去哪里我送你啊!”


佐助出了便利店,往前走了数十米,又转了个弯进了一家银行。他完全没有避讳鸣人——也没有避讳的必要,而是直接在取款机里输入了密码,选择转账。


 


“咦?”鸣人惊讶道“你钱还不少啊,怎么还过的……”


ATM的屏幕闪了两下,跳出了个Error。


“这位先生,ATM有点故障。”呆在门口,大腹便便的保安大叔指着两人说,“到柜台去办吧!”


 


鸣人又跟着佐助进了银行,佐助取的号显示前面还有3个人,他只能先坐下来等着。鸣人总算找到了亲近的时机,他紧挨着佐助坐下,又跟他洗脑。


 


“你真的可以考虑让我包养啊!”鸣人滔滔不绝地说,“我人真的很好,有钱长得帅不说,性格也很好,还会讲笑话,我以前读书的时候还是学校棒球队的主力……”


佐助看到身边一个欧巴桑正颇有趣味地盯着他们看,他不由自主地往旁边坐了一点,碰到了坐在身边的人。


“抱歉。”佐助朝身边的人看去,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戴着一个棒球帽的男人一脸紧张的看着他,额头和手臂上全是汗。


 


佐助突然觉得不对劲。


 


下一秒,巨大破裂声在耳边炸裂!佐助一愣,而鸣人已经整个人都扑在了他的身上,玻璃渣子爆了一地,银行大厅里响起了震天响的警报声和尖叫声,佐助将身上的鸣人抱起来,看到他的脸上全是血。


 


“……这下……这下知道我的好了吧……”鸣人事牙咧嘴地说,“你再考虑一下……”


佐助看他还有兴趣说笑,知道可能都是皮外伤,他把鸣人抱在怀里,警觉地看着四周。


 


果不其然,连同刚才坐他身边的那个人一起,还有另外两个戴着口罩的男人,三个抢劫犯爆破掉了银行柜台的防弹玻璃,正揪着银行的一个职员逼他交出保险柜的钥匙。


 


“全部趴地上!”其中一个最为高大的男人握着一把土制的冲锋枪,大声吼道:“谁敢多看多动,我就毙了谁!反正杀不杀人我们一样是重罪!”


 


鸣人的背上全是血和玻璃渣子,佐助怕伤到他,只能让他蹲在地上。佐助知道劫匪只要钱,而且神经非常敏感,他将鸣人的脑袋抱住,死死地盯着地面,完全不敢抬头与其对视。


 


鸣人的鼻息喷在佐助洗的泛白的衬衫上,有点痒痒的。佐助发觉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牛奶味,不讨人厌。


 


“你的胸好硬……”鸣人还有心情干别的,“压的我脸好痛……”


“闭嘴。”佐助轻声骂道,“想死不成!”


 


 


“那边的基佬!”带枪的劫匪突然大声叫起来:“你们在说什么!是想要报警嘛!就是你,黑色头发的那个人!把头抬起来!”


 


佐助在心中骂了一声,抬起了头。这才看到整个银行一片狼藉,保安全身都是血倒在地上,而叫住他的劫匪已经走到了他面前,枪头直直地对着他。


 


“长得还挺帅嘛!”劫匪说,“女人多好……为什么要去喜欢男人呢……”


“大熊你别找事!”此前坐在佐助身边的黑衣男子边塞钱边骂道,“好好地把风!”


“别吵!”劫匪将枪上膛,露出了一个残忍的微笑,“老子最讨厌……兔儿爷了!”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鸣人猛地冲了出去将他扑倒在地,枪把漂移射在了墙壁上,瞬间整个大堂的客人们都惊慌失措地逃跑起来,另一个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口罩男猛然间开枪,土枪靶心不准,但子弹头到处飞溅,许多客人都吓得瘫倒在地。


 


“你这个白痴吊车尾!”佐助怒道,他飞奔上前,右手直接上手夺走了劫匪的枪支,劫匪还想挣扎,但佐助直接一个肘击,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双眼上。


 


“啊我的眼睛!!”在吼叫的背景音下,佐助完全无法停下来,他将枪从右手换到左手——这是一把射钉枪改装的自制枪,只能连续射击两次。但这已经足够了。


 


佐助再次将抢上膛,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前连续点射。


 


枪声过后,整个大堂都陷入了一片安静。佐助扔掉枪,走到鸣人身边把他抱了起来。


 


“就凭你还想包养我?”佐助阴测测地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几斤几两?”


 


鸣人的嘴唇动了动,将流到眼睛里的血擦干净了。


 


所有的劫匪全部都倒下了,除了第一个被直接打中了眼睛还在地上翻滚外,其他两个人都是直接穿过胸腔,血射的到处都是。


 


“这不是我的真实水准……”鸣人还在挣扎“我只是晕血……”


 


一个要做英雄的晕血患者……佐助叹了口气,伸出袖子帮他捡掉脸上的玻璃渣子。


 


“你要包养我也行。”佐助说,“但你得听我话,不可以自作主张。也不可以朝三暮四,我要在上面,没有反攻这个可能性,那个的时候不可以这么多话……”


“咳咳,你在说什么啊……”鸣人咳嗽了两声,奇怪道,“我又不是要跟你谈恋爱……”


 


佐助愣住了几秒,随后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你……”


“我想包养你做我的助手啊!”鸣人说,“你看过青蜂侠吧!像我这样的主角一定要有个黑发黑眼的助理才行……到时候我们两个行侠仗义,在……哎呀好痛!”


 


佐助放开了鸣人的脑袋,后者又重重砸在了水泥地上。他看了看银行里的钟,感觉到下一个打工时间点就快到了。


 


远处传来了姗姗来迟的警鸣声,鸣人还在叽叽歪歪地说他的青蜂侠的梦想。佐助气急败坏,狠狠地堵住了他的嘴巴。


 


 


END


 


 


 

评论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