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德哈】起床气

ni:

起床气

德拉科马尔福有起床气,非常严重的起床气。但这也是毋庸置疑的,这是非常斯莱特林式的设定。
除了自然醒的早晨,剩下的早晨对于马尔福周围的人来说就是天大的灾难。任何能吵醒马尔福的东西都是他对着大喊“钻心腕骨”的对象,甚至无论这个噪音是不是从那些人身上发出的,总之他会挥着魔杖大吼着一顿乱甩。
马尔福的爸爸也就是长发飘飘马尔福,也是一名重度的起床气患者,几乎每天早上马大院的家养小精灵都深受重创。
当然,在学校上学每天要早起念书念咒肯定是不可能自然醒的,这对马尔福来说简直是一个不能接受的事实,每天早上被迫从床上爬起来的他天天都臭着脸来到餐厅。而且他的脸会在见到哈利波特的时候变得更臭。
“瞧瞧这坨鸟窝是什么?噢!哈利波特!救世主!我可不想被这种鸟窝头的傻瓜拯救!”
“滚开马尔福。”罗恩的声音从哈利身边传出,搂住好兄弟的肩膀让他不要理会马尔福,“bloody hell!早上就遇到你真是可悲!”
马尔福瞬间觉得要背过气去了,他咄咄逼人的抽出魔杖,对着罗恩搂着哈利的手甩了一个咒语,尖叫着痛的罗恩收回了手。然后马尔福在哈利气愤的目光中趾高气昂的冷哼一声离开了。
罗恩甩着自己刺痛的手骂道,“他简直不可理喻!我到底怎么惹到他了?从一年级开始就天天早上跑到这来大吼大叫,我的早饭都没胃口了!”
在一旁的赫敏拿出魔杖给罗恩的手施了一个治愈咒,淡然的说了一句,“我看他是另有原因。”
“什么?什么原因?”罗恩抱怨的大叫,但并没有得到回答。
或者每周有一天变形课是早上第一节的时候,格兰芬多们遇上了斯莱特林同课,简直是灾难,不管对哪一方来说,他们就像较着劲一样的想把对方变成癞蛤蟆或者是高脚杯什么的。
马尔福基本上每次到这节课,他都有意无意的坐到哈利背后两排的右面位置,好像这是个用来在背后使坏的好地点似的。
“梅林!我感觉后背发凉!”罗恩小声凑到赫敏耳边说,“别告诉我你没感受到背后那个斯莱特林的目光!”
赫敏转过头去瞄了一眼,马尔福正瞪着眼睛看着他们这排,而且还在赫敏看过来的时候挑衅的挑了一下眉。
赫敏转过头来冲罗恩翻了一个白眼,小声说,“哈利真该看看马尔福的样子,简直是大写的灾难。”
于是罗恩用胳膊肘碰碰哈利然后使了一个眼神往马尔福那,哈利转过头去,马尔福正在把面前的羽毛笔变成一只丑陋无比的癞蛤蟆,并且抬头对自己挥了挥魔杖,好像在说“你再看我就把你变成癞蛤蟆!”
“不要理他罗恩。”哈利转过头只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继续努力的施展变形咒。
不过有一段时间马尔福的起床气看起来有多好转,因为他突然意识到睡眠被打扰是一件非常令人恼火的事情,所以他开始热衷于给哈利波特早上送“诅咒信”,他几乎每天晚上睡觉前都把纸条写好放在猫头鹰身上,施咒让猫头鹰每天早上五点左右敲哈利波特房间的窗户。他非常热衷于此,简直是津津有味,对于自己的起床气也有很大的改善。但是哈利波特每天早上看起来黑眼圈越来越严重了。
后来有将近一年之久,马尔福没法给哈利送信了,他自己也夜不能寐,他发现他的起床气几乎消失,因为他根本难以入睡,他每天都在想着哈利波特的安危和自己的生存。
不过再后来,马尔福的起床气又开始变得严重了,非常的严重,那是在他和哈利波特同居以后。
每天早上马尔福都会大发雷霆,冲着同样受不了马尔福起床气的哈利大吼大叫,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抽出魔杖准备大战一场,弄的整个寝室楼都颤颤巍巍的。最后下场不是有一方甘拜下风的投降就是罗恩或者纳威冲进来拉架他俩才能平静下来,不过如果有一方自愿投降的话,那就是马尔福了,因为哈利每次都在威胁他说“滚回斯莱特林去!”。
他们很少有平静的早晨,那完全因为马尔福早上起床的方式,如果马尔福先醒,他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趁哈利还在呼呼大睡而占点便宜,比如亲亲他的脖子,摸摸他的屁股什么的,这时候哈利就会不满意的的把马尔福踹到床下,当然,如果在马尔福爬回床上以后哈利没有继续拒绝的话,马尔福的早上就是没有起床气的,反之则是一顿吵闹然后引发哈利的暴走。
如果是哈利先醒,哈利会很小心的离开床铺,免得吵醒马尔福。可惜,马尔福如果醒来的时候闭着眼没有摸到哈利的身体,他会马上瞪着眼睛在床上大吼大叫哈利的名字,例如“臭疤头!破特!救世主!可怕的鸟窝头!臭大粪破特!”之类的,甚至撒泼一样的踢腿蹬被,直到被惹怒的哈利冲出来给他两拳,然后又是一顿大叫。
总之哈利觉得马尔福就像个没长大的熊孩子,早上不吵闹一阵就心里不舒坦似的,不过他后来也发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在马尔福大吵大闹之前先给他一个早安吻。不得不说一开始马尔福简直是受宠若惊的呆在床上非常安静,甚至这一整天都老老实实的不给哈利惹祸,但是后来就不好用了,用哈利的话来说,马尔福是个蹬鼻子上脸的家伙,仅仅是一个吻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了,于是马尔福早上又在大吵大闹了。
马尔福好像有两次没有在被吵醒以后大吵大闹。
一次是哈利和他前一天晚上大吵一架,两个人几乎要闹的分手,而且正赶上放寒假,第二天早上哈利一大早就在收拾箱子,乒乒乓乓的声音把马尔福吵醒了,几欲发作的马尔福坐在床边看着哈利平静的收拾行李好像一副再也不会回来的样子,马尔福第一次没有出声,他紧张但又强忍着挽留的看着哈利收拾完东西走了。
那一次他们冷战了很久,马尔福放假回到家里以后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哈利几乎难以入睡,好像又回到了曾经那些时候,天天的提心吊胆,既害怕哈利出事又生存在夹缝里。
第二次马尔福起床的时候没有发作起床气,是在哈利波特的婚礼当天。他在家养小精灵颤抖的问候中清醒过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对着可怜的小精灵怒吼,而是平静的坐了起来挥手赶走了他。
天还蒙蒙亮,有些过早,马尔福感觉有点头疼,其实他昨晚一直没有睡好,直到将近凌晨才浅浅的入睡。他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否是出于头痛。
因为是哈利的婚礼。马尔福不能迟到,他要第一个到会场去对哈利波特的礼服评头论足的讽刺一番,还要对他昨晚的单身夜不带自己而冷嘲热讽。
他在房间里听到了卢修斯在大喊着“我要睡觉!结婚关我什么事!”。
马尔福又叹了口气。

“怎么,今天没有起床后满地打滚?”哈利微笑的看着他,难得的为婚礼好好的打理了头发,裁剪精致得西服很完美的衬托了他的身体,他拍拍马尔福的肩,“真想不到你会准时来,我还以为你今天会迟到呢。”
马尔福嫌弃的撇撇嘴,“破特,我还没有幼稚到这种程度。”
哈利耸肩表示并不认同,“在我看来你幼稚的像个淘气的小孩子。”
“噢!那真可惜,你要嫁给一个小毛孩子了破特!”说着,马尔福握住哈利的手,“你要反悔吗破特?”
哈利扬了扬手,“you wish。”



评论

热度(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