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spideypool】The Amazing Spider-Man(圣诞特辑脑洞延伸,致敬官方爸爸

妍无玉:


  • 新年快乐!!送大家一只喝醉了又傻又萌还很会撩的总裁虫_(:зゝ∠)_


  • 2017年的第一篇www再过两周就要放假啦XDD


  • 致敬官方爸爸xx圣诞特辑脑洞衍生hhhh


  • 双暗恋的好基友设定233333有亲亲w部分不是很明显的PPxAnna(总裁和他的泰迪熊妈妈xx


  • 望阅读愉快www


  • 再次新年快乐!!!!



======


The Amazing Spider-Man


 


现在是几点?


安娜被客厅的声响惊醒,她的脑袋还昏沉沉的,这就是独居单身女性的坏处,当你熬夜批阅完混蛋老总留下的文件后,你还得独自处理溜进客厅的小贼。


她不应该忘记锁窗户的,安娜在黑暗中摸索着拿起床头柜上的花瓶,赤着脚下了床。她也许该跟彼得打个电话,但是纽约一定比安娜马可妮更重要——冲那个倒霉蛋的脑袋砸,应该没问题。


她放轻脚步慢慢地挪到客厅,她没有很害怕,至少这次的危险系数比她被与南瓜炸弹绑到一起那次差远了。


客厅里的声响越来越大了,是从窗户那边传来的。安娜探了探头,下意识屏住呼吸,抓紧了手里的花瓶,平日安静垂下的布料此时跟发了疯一样狂舞起来,街上的汽车疾驰而过,在窗帘上留下人形的剪影。


“——彼得?”安娜轻声道,乱动的窗帘猛地被掀开,她借着朦胧的光线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形。


“你搞什么?窗帘侠?”安娜放松下来,她走进客厅,将花瓶放到一边,走到蜘蛛侠的面前,“你在凌晨擅闯民居,蜘蛛,你知道这会给帕克公司的形象造成多大影响吗?”


“安娜!”蜘蛛侠猛地将她抱进怀里,他身上的寒气激得只穿着睡衣的小个子女人打了个哆嗦。安娜拍了拍他的胳膊,伸手按了下他胸口的蜘蛛标志,彼得褪下了他的战衣,常服的外面套着一件深色毛衣,看起来有点傻兮兮的,他蹭了蹭安娜的肩窝,表现得非常依赖。


“你没喝酒,对吧?”这非常不对劲——这相当不对劲,但是她没有闻到酒味。安娜曾在一次帕克工业的年会上见过喝醉的彼得,风流的帕克总裁冲每一个经过他身旁的漂亮妹子吹口哨,还对她们抹胸礼裙上的绒毛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并在安娜将他弄出会场的时候给那些姑娘们飞吻。


“Deadpool Is Amazing!”彼得傻笑着大喊了一声,安娜被他的短发蹭得有点痒,她侧了下头,觉得自己彻底清醒了。


安娜知道彼得的那点小心思——虽然每次谈到的时候这个不会说谎的大男孩总会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但纽约的友好邻居蜘蛛侠确实对他的好基友死侍抱着些桃色的情思。


蜘蛛侠又在夸死侍,这不是什么好兆头。上次彼得刚跟她说完死侍正在变好,他就挨了那个混蛋的两颗枪子儿。


“你又跟他去哪里疯了?”安娜拍了拍他,蜘蛛侠的怀抱经常会令她不能呼吸。


这种感觉,非常,非常,非常糟糕。她感觉她就像被小男孩抱在怀里的泰迪熊。


“韦德长得可帅啦!”彼得还在傻笑,他稍微松了下怀抱,眼里亮晶晶的笑意快要满溢出来,“我们去了舞厅,赌场,溜冰场——”


都不是什么好地方。


安娜扯了下嘴角,她觉得她有必要跟彼得谈谈他的夜生活。


“——我们还亲亲啦!”


“什么?——不,老天,我没想知道细节。”安娜挣扎了一下,在彼得撅着嘴(“他还咬了我一口!你看看!”)凑过来的时候猛地把他的脸推开,十分嫌弃而又哭笑不得,“为什么死侍没把你送回他的公寓?!”


“因为他怂呀!”彼得似乎根本没意识到他被嫌弃了,他贴了贴安娜的掌心,因为体温的热度眯了眯眼,“他都不敢摘我的面罩……”


“你希望他知道你是谁吗,彼得?”安娜用指腹蹭了蹭他脸侧的胡茬,彼得乖顺地抱着她的腰,跪坐在地上,因为地面滋生的冷意缩了缩腿。


“我以为他会想知道……”彼得哼哼了两声,抽了抽鼻子,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在昏暗的夜里闪着光,显得非常委屈。


“好吧好吧,死侍是个傻大个,不要摆出这种哭哭脸来,帕克总裁——”安娜掐了掐彼得的脸,她觉得每次跟彼得待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会控制不住地母爱泛滥——这也是她不会将奥托和彼得弄混的原因。


她无法定义彼得帕克在她心中的地位,她曾经付出过一份刻骨铭心的爱,但是,她也许是世间最不幸的女人,爱她的那个人已经随风逝去,现在他们只是,也只能是朋友。


“You Are Amazing,Too!”彼得突然在她耳边很大声地喊道,带着孩童一样顽皮的笑,安娜想一巴掌糊他脸上,但彼得把她搂得死紧,“You Are Amazing,Anna!”


“如果你也这样搂着死侍,他绝对不会怂。”


安娜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她的脸蹭到了彼得的毛衣上,她依稀辨认出上面的图案好像是两个人——哦天,简直丑死了。她推搡了一下彼得,“起来,大宝宝,你明天下午有一个董事会,你不能再在开会的时候睡过去——”


“You Are Amazing!”


“这没有用!起来!”


 


 ----亲亲------


“我从来不知道你喝醉了原来这么闹。”韦德晃了晃腿,在这里可以看到时代广场那棵圣诞树树顶的星星,“像个小孩一样——别摸我啦!”


蜘蛛侠的手指在他的脖颈上摸索着,弄得韦德有点痒。他缩了下脖子,蜘蛛侠突然发出一声小小的欢呼,“我找到了!”他的手指发力,一把将死侍的面罩扯了下来。


“嘶,你怎么像个熊孩子一样。”韦德的耳朵被刚才那一扯勾得发疼,他开始反思他的饮料里到底勾兑了多少酒精。


“你好帅呀!”蜘蛛侠怔怔地看了他一会,然后傻笑着戳了戳他的脸,手上还捏着他的面罩。韦德突然觉得有点难为情,他知道自己没毁容的脸真的帅得惨绝人寰,但蜘蛛侠从来没有这么——这么直白地表达出来过,哦,好吧,该死的,他都有点害羞了。


“我知道我很帅,该把我的面罩还给我了,喝醉的男孩。”韦德向蜘蛛侠伸了伸手,后者却没有理会他。蜘蛛侠掐了掐他的脸,又傻笑起来。


“我要亲你——”


韦德原本以为这只是个蜘蛛式的玩笑,他甚至都准备说“我这么帅,才不让你亲亲”,然后他就看着他亲爱的小蜘蛛掀开一半面罩,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近……


蜘蛛侠贴了贴他的嘴唇,微吐的舌尖软软地抵着他的下唇,然后就很快分开了。


“You Are Amazing!”


蜘蛛侠舔了舔嘴角,神情颇像一只偷腥得手的猫咪。韦德在一瞬间以为刚才不过是自己的幻想,但蜘蛛侠在对他(傻)笑,温热的掌心还贴在他的脸侧,还有刚才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哦,操他妈的,这都是真的。


他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韦德威尔逊觉得圣诞老人一定是疯了,或者是他疯了——虽然他一直是疯的,但这份跟他穿着情侣装还醉醺醺地向他索吻的蜘蛛礼物真的太重磅了——他向圣诞老人的袜子发誓他在来年一定会做一个好孩子!


绚丽的烟花在夜空炸响,醉醺醺的蜘蛛侠很容易被新奇的事物夺取注意力,赶在他将“xxx Is Amazing”说出口之前,死侍猛地掰过他的下巴亲了上去。


蜘蛛侠明显对他凶猛的偷袭有些懵,他迷茫地放任韦德在他嘴里胡搅蛮缠了一会儿,然后勾起舌尖不太熟练地回应男人的亲吻。


蜘蛛侠不是什么情场老手,这个亲吻对他来说有点过于火辣,他那被微量酒精麻痹的大脑因为威尔逊唇舌间残留的威士忌变得更加迟缓,而另一种微妙的情思则悄悄地升腾,如夜空中的烟花绚烂。


蜘蛛侠一只手扣着死侍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捏着红黑色的面罩缩在胸口。他有些不太甘于一直作为被动的一方,于是有些强硬地将韦德的脑袋向下按,舔咬着对方的舌头。


韦德捏着他的下巴将他们稍微分开,蜘蛛侠的呼吸已经有些凌乱,他舔掉对方舌尖上暧昧的银丝,含住他的下唇用齿尖磨蹭,然后咬了下去。


蜘蛛侠吃痛,闷哼了一声,他将手抵在韦德的胸膛上推搡起来,并在死侍含着他的下唇吮咬那处伤口渗出的血珠时发出可怜的呜咽声。


他的发尾被揪得生疼,韦德不得不松开嘴,他有些恋恋不舍地舔了下蜘蛛侠的唇瓣,在烟花火光的映照下看起来像晶莹的糕点。


“That Is Not Amazing——”蜘蛛侠松开扯着韦德头发的手,用手背抹了下嘴,舌尖蹭了一下嘴唇上的伤口,撇撇嘴,因为被咬有些不太高兴。


“相信我,甜心,这真的非常Amazing。”死侍用拇指蹭了蹭蜘蛛侠的唇角,指尖挤开他的唇瓣轻轻碰了碰刚才被他咬破的地方,在蜘蛛想要咬他的时候把手抽了回来。


这真的非常Amazing。


 


 ------


“所以,你只是喝了点饮料,没喝酒?”安娜递给他一杯热可可,彼得抽了抽鼻子,他闻到了烤饼干的香味。


“嗯哼。”彼得耸了耸肩,他还裹着安娜给他的毯子,“死侍出品的功能型饮料。”


“里面兑了酒精?”


“我没仔细看配料单……你知道的,我跟他一起玩的时候总是有点…嗨。”彼得抿了口热可可,舌尖一碰又缩了回来,“太烫了!”他跟安娜抱怨。


“就当你‘折磨’我的回礼吧。”安娜耸了下肩,她转转眼睛,看向彼得的眼神有些戏谑,“你们真的‘亲亲’了?”


她眼见着红晕从大男孩的脸颊烧到耳朵,彼得猛地灌了一口热饮,立刻喷了出来,全吐到了他那件死丑的绿毛衣(据说这是死侍送他的)上,他嘶嘶地抽着气,接过安娜递的纸巾胡乱擦了两下,红着脸大着舌头高声道,“窝不寄得了!”


“你要不要照照镜子看看你嘴唇上的伤口好了没?”


“安娜·玛利亚·马可妮!”


安娜忍不住笑起来,她知道戏弄自己的老板非常不友好,但是恼羞成怒的总裁真的太Amazing了,“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彼得气得直哼哼,他扯了扯身上的毛衣,脸红得更厉害了,“我们没有——我只是喝多了,他太帅气氛太好——我不喜欢他!”


“好吧好吧,别扭的青少年?”安娜抱着臂冲他挑挑眉,彼得哼了一声,窝进沙发里,撇着嘴一脸不高兴,“妈妈去看看饼干好了没,小男孩,你要果酱吗?”


“蔓越莓酱。”彼得闷声说,“多少钱能买下一个饮料公司?”


“你也想要一个‘蜘蛛侠功能饮料’?”


“不,我要让死侍的饮料厂倒闭。”


 


Fin



评论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