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spideypool】贱虫睡前故事之二——天空之子

一只肉丸子_蜘蛛狂热:

我又来写小故事了,这次长了一点,其实不建议大家睡前读啦23333


这次的风格不同,有点小伤感,但是HE


这个故事来源于很小很小的时候看过的童话书,但是哪个童话现在已经忘记了,总觉得这些小精灵真的好可怜啊






 


Wade.Wilson先生有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隐秘。


他身边跟着一个精灵。


是的,巴掌大,长着透明翅膀,像是从童话书里飞出来的那种精灵。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知道忽然有一天,这个褐发褐眼的小精灵出现在他眼前,扑扇着翅膀告诉他:他来帮助wilson先生成为一个善良的好人。


而wilson先生只想说:什么鬼!


 


开始的时候wilson先生认为这一定是自己的幻觉,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玄幻的生物?瞧瞧他的小样子,漂亮的眼睛,粉嫩的嘴唇,背后的透明翅膀闪着荧光,让任何一个少女看到都爱心萌动。


但特么这一点都不适合一个大老爷们。


Wade一度认为精灵是自己的幻觉,就像他脑子里那两个黄白框框一样,他终于精分出第三个少女心人格了!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这他妈不是。


见过幻觉扑扇着翅膀费力的把他的刀抱到天花板上藏好吗?见过幻觉偷偷打开他的弹药夹把里面的实弹都换成橡胶子弹吗?


Wade抓住在他屋里捣乱的精灵,开始思考要不要把小东西从抽水马桶里冲下去。但他没这么做,因为小家伙捏起来的手感太特么棒了,wade开始考虑拿他代替自己的彩虹小马。


他拎着精灵在眼前晃了晃,精灵很给面子的抖了抖翅膀。


“听着小家伙,不准动我屋里的任何一样东西,特别是我那双带孔拖鞋,不准把它拖走埋起来。”


“我不是小狗。”


“我的刀和子弹?Huh?”


“wade,你需要帮助,首先,最重要的问题是改掉你杀人的毛病,所以我们不需要那些武器。”


精灵满脸真诚。


 


Wade并不认为自己需要这种帮助。他是一个雇佣兵,并不需要成为一个好人,而且更重要的是,不干掉悬赏目标他哪来的饭吃。


他告诉了精灵很多次别跟着他,去找那些圣母心泛滥的家伙,总之不要是他。


“听着,我不是好人,从前不是,现在不是,永远不是。”


但是精灵依旧眨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固执的说:“但是神不会让一个精灵来到坏人身边,wade,每个人的内心都有善良的一面,只是你不肯承认。”


Oh shit。Wade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好吧,他承认,他还有一点点一点点真的一点点的良善之心,因为他狠不下心把这个看起来软萌软萌的精灵伸手掐死。


但是心软总是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并不是指精灵每天都在wade面前大唱圣歌,滔滔不绝的和他探讨人性本恶还是本善的问题(虽然这个也很烦,让wade恨不得自己聋了),而是每一次wade工作的时候总会被精灵搅乱。


作为一个雇佣兵,信誉是顶顶要紧的东西,然而在精灵的帮助下,wade的信誉一降再降,几乎到了历史新低(尽管他本来也不咋地)。


“额滴麻麻呀。”又一笔赏金泡汤之后,wade悲怆的在地上打滚,“我要没钱买限量周边了!你就不能行行好去跟着别人!”


“我必须帮助你,wade,杀人是不对的。”精灵飞到wade头顶上,孜孜不倦的乐此不彼的永无止境的朝他布道。


Wade在地上又多打了几个滚。


 


但wade的任务很多时候还是能成功的。他发现只要他不在意精灵的举动,不被对方的话影响,那么精灵对他的妨碍就变得无效了。他可以像从前那样轻易的取走目标的性命,只是那样做后,精灵就会情绪低落上好一阵子。


小家伙坐在他窗台上,耷拉着翅膀,泪珠子一颗一颗往下掉,散在空气中变成晶莹的闪光。


他难过得让wade都有点内疚了。


“hey小家伙。”wade抬腿坐到精灵旁边,“为什么你非要执着于让我变成好人?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很重要。”精灵的脑袋还埋在自己的胳膊里,发出的声音闷闷的,“每一个天空之子都必须帮助一百个凡人,然后才能转生。”


“听起来很厉害……呃,抱歉,我没怎么理解,你是说,你是啥玩意?”


“天空之子!”小精灵跳起来,翅膀嗖的弹开飞到wade脑袋前,“我们精灵都是天空的宠儿。”


“然后哩,做一百件好事,确定那个神什么的真的超爱你们?”


“不许说神的坏话!”


精灵的小脚掌踹到wade的鼻尖,不疼,痒痒的。


但小精灵还是气呼呼的。


“我们做完一百件好事,就可以转生成人类了。”


当人类根本没什么好的,你还会觉得冷觉得疼觉得肚子饿呢,哪还能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飞。Wade很想吐槽,但他看到精灵一脸向往的表情还是强行忍住了。


“那我是第几个?”


听到wade这么问,精灵的眼睛一下子明亮起来。


“第一百个。”他的语气让人感觉非常快乐,不过很快又多了一丝消沉,“不过是我带的最差的一届。”


真是了不得的评价。Wade感觉他被深深的伤害了。


“没错哥就是个无可救药的混蛋,所以你赶紧去找下家还来得及。”他都没注意到自己开始跟精灵赌气了。


“才不是这样的!”小精灵讶异又有点生气的叫起来,“你才不是无可救药,其实你很温柔,只是你自己没发现。”


“对有时候我对跟我睡一床的妞是挺温柔的,但那不证明……呃,你在干什么?”


小精灵飞到他眼前,距离太近他都对不上焦距了。随后他感觉那只软软暖暖的小东西贴着自己的脸,像是在安慰他。


“你对我就很温柔呀。”


不,我想过把你捏死。Wade想这么吐槽,但他没有,最后他抬手轻轻摸了摸小精灵的后背,呃应该说大半个身体。


手感果然很好。今晚上可以不用彩虹小马了。


 


就这样过了半年多。


“……所以我们首先要学习生命的价值,每一个生命都同样的重要……wade你有在听吗?”


Wade昏昏欲睡。一只小脚掌踹在他鼻尖上,有点痒,所以他打了个喷嚏。


睁开眼就看见小精灵尖叫着被吹走了。


赶忙追上去接住,然后精灵在他掌心里生气的一跳一跳,小脸涨得红红的。


非常可爱。


“你就是不愿意听这些,我知道!”精灵看上去又生气又无奈,也许是因为他努力了大半年都没有改变wade。


事实上,wade很多时候还是相当配合的,比如尽量找些罪大恶极的人当他的悬赏目标,但总有些时候他忍不住。


他身上那部分坏坏的、疯狂的因子总让他不能控制自己大开杀戒。


“也许我们应该换个目标,例如持续半年不吃印度菜?那顺便还能治好我的闹肚子。”


“wade!我们不是在开玩笑!”


“是是是,这是件严肃的事。”wade嬉皮笑脸的捧着他的小精灵,“那么晚上要不要吃咖喱蟹?”


“……我要吃大钳子里的肉。”小精灵气馁的模样也萌得让人心动,他抖了抖翅膀,“还有这是东南亚菜。”


其实wade觉得他不变好也挺不错,至少有人陪他吃东南亚菜。他和精灵相处得很好,称呼一路从小家伙到小祖宗再到小宝贝儿。


 


但是时间长了,精灵总有些闷闷不乐。


Wade知道他想成为人类,而自己这个任务看上去总也像是没个头。的确挺让人灰心丧气的,wade有点儿内疚,然而可惜的是他天生就是个会把所有事都搞砸的能手。


比如他最近这段时间的确很少杀人。不是不杀,是少杀。他听从精灵的建议把一些悬赏目标交给警察而不是割掉脑袋,偶尔还搞了几次行侠仗义(受害者是妹子的情况下),但是——


总会遇到状况。


干活时有不长眼的上来挑衅、走到街上遇到不讲理的对手、被反派们追杀因为他把他们全出卖了……等等等等。


一切都是不可抗力。


当然精灵反驳这些都是wade自己作死。


作死也是不可抗力。


后来精灵建议他帮好人干活,wade觉得有道理,于是他跑去帮政府军打仗恁恐怖分子。


然后恐怖分子和人质一起炸上了天。


“可这是战争。”作为一名雇佣兵,wade觉得自己很无辜。“美国队长在二战时也杀了很多德国兵。”


“可美国队长救了很多人。”精灵抱着美国队长的画报大声反驳。Wade看见他眼里有崇拜的心心。


太让人不开心了。


 


Wade又干回了老本行。


临行前精灵认真又期待的恳求wade:别杀人,别再增加自己的罪恶。


他小小的身体都快因为失望而崩溃了。Wade觉得那是自己的责任,所以他相当郑重,比玉米卷还要高一点的郑重,答应了精灵。这一次他不杀人。


然而wade依旧失约了。


因为那帮恶棍做下的恶太过让人恶心和作呕,愤怒一下子烧掉wade所有的理智,他把那里所有站着的人全都宰了个干净。


但精灵拒绝身上染满血腥的wade向他解释。


“杀人就是杀人,即使他们十恶不赦,你也无权审判他们!Wade,你就是个没信用的混蛋,我真的信错了你!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精灵的固执简直叫wade发狂。


“那谁有权利审判!你的神吗!”他叫到,“那他怎么不来审判我?我每天都痛得想死,他怎么还不让我去死!”


Wade捂住脸呜呜的哭起来,所有人都讨厌他,现在精灵也讨厌他了。


精灵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想过wade真实的想法是这样的,他看着每天都嘻嘻哈哈有些疯癫的雇佣兵,却不知道对方其实一直都渴望着死亡。


“抱、抱歉,wade。”精灵靠过去,用小手抱住wade的手指,“我刚才太生气了,呃不,我不该那么说……”


“不,你说的对,我就是个混球,该死的混球。”wade哭泣着,他掀开面罩让精灵看他的脸,“丑陋、面目可憎、一堆腐败的烂肉,人们憎恨我是对的。”


精灵一动不动。就在wade以为他终于也要离开自己的时候,他忽然飞起来吻了吻他的额头。


“天呐。”精灵小声的喃喃,“我都在干些什么啊。”他拥抱着wade(的脸),“对不起,wade,真的对不起。一直以为我都在为自己完成第一百个任务,却没有看见你的痛苦,对不起,请原谅我……”


Wade感到有一股暖暖的热流注入了自己冷透的心房,让它再次的活跃起来。


“所以你还会一直留在这儿?”


“当然。”精灵毫不迟疑的说,“如果你能感觉好受点儿,我会一直留下。”末了,他忽然又愁眉苦脸起来。


“但是,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次不要杀人?”


精灵的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叫人无法拒绝的光芒。


Wade脑子没过就应下了。当然做不做得到另说,但只要是他管得住自己的情况,wade给自己下了个决定要好好遵守和精灵之间的约定。


 


逗留和常住毕竟是不一样。


不提wade给精灵准备的全套的家居,只是每天临睡前的晚安,就好像多了一些更加温馨的气氛。不再是孤零零的,不再因为疼痛而难以入眠。


精灵有时会飞出他的小房子,落到wade的枕边陪他说话。


他们讲一些从前的事。


Wade说他没被改造之前是个帅小伙子,被很多姑娘喜欢。


精灵骄傲的说他是他们区里的精灵中业务能力最好的,都已经成功帮忙99人了呢。


他说他曾经帮助过一位悲伤的国王,化作夜莺在对方窗外歌唱,抚慰那个可怜人孤寂的心灵。


他曾经也帮助过饥寒交迫的孩子,化作火焰中的景象给她带去了片刻的温暖和希望,以及最后的安宁。


“但她还是死去了。”wade听过这个故事。


“是的。”精灵的有些悲伤,他坐在wade的枕边,细小的声音听上去却飘得悠远,“那个孩子最后还是因为寒冷和饥饿死去了,其实我什么忙也没帮上。”


“不,你是帮到她的,她和最亲爱的奶奶团聚了。”wade轻轻摸着精灵的脑袋,用这种方式安慰着情绪低落的精灵。“你也帮到我了,我的小天使。”


但精灵并不这么认为。“还没有。”他说,“我并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我只是呆在这里而已。”


“说的也是。”wade哂笑,“如果你变大一点,就能帮我做些事了。”


“嗯?”


好奇宝宝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wade。


Wade忽然觉得暖床这个词真是太污秽了,所以他婉转的表达了一下。


“让我的身体变热,同时某个地方变大,然后【消音】【消音】【消音】……”


之后精灵踢了wade的鼻尖一脚就逃似的飞回自己的小房子里去了,并且牢牢的关上了自己的门窗。


 


时间继续流逝,转眼又到了新年。


Wade第一次想庆祝新的一年,因为新的一年他的生活里还有那么一个神奇的存在。精灵对此也很热衷,他期望新的一年,wade能过得更幸福。


他们一起采购节日需要的装饰和食品,偶尔还因为爆米花买原味还是巧克力味发生激烈的争吵——当然,旁人看不见精灵,只能看见一个傻逼时而大声时而低语的在喋喋不休。


新年了,麻麻说要里变态远一点。


他们快活的把各种东西扫进购物车,精灵还拿上了新的美国队长画报,他希望这个可以贴在他的小房子正对面的墙上。


Wade对此嗤之以鼻。


“看不出来你还有超级英雄情结。”


精灵很严肃很认真的冒着心心眼。“我觉得你才应该被美国队长的精神熏陶一下。”


Wade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难道你还指望我也能当个超级英雄怎么的?”


“难道不行吗?”精灵扑到wade鼻尖上,戳他的面罩,“你有超级自愈,还有那么厉害的身手,只要你想,当然就可以当一个超级英雄。”


“但你忘了超级英雄只能做好事,不能杀人。”他把精灵从自己被折腾的鼻尖上扯下来,放到自己左肩上,“我是很超级,但永远做不了英雄。”


“其实你可以。”


“那不可能。”


“你真固执。”


“你才固执。”


直到wade推着车去结账,还听到小精灵嘟嘟囔囔的说着wade是个又固执又小气的讨厌鬼并且把他的画报落下了。


大概后面半句才是重点。


wade才不承认他吃一张画报的醋。


 


零点的时候城市里开始燃放烟花,wade和精灵就蹲在自家楼顶萧瑟的寒风中一边牙齿打颤一边看烟花。


“wwwwwaaaade,你你你有有什什什么么么么新新新年年年年年年愿望望吗吗吗?”


“希希希希望望望望明明明明年年年这这这个时候我不要吹冷风。”


“哦。”精灵往wade的外套领子里面缩了缩,“那我希望明年你过得更好,有个家,有爱你的人。”


“不会有人爱我。”


精灵不懂为什么wade在这个问题上,永远都那么的消极悲观。他想也许是因为wade没有尝试过被爱。那让他感到很难过,他想如果他也是人类,他会去爱wade。


“会的。”精灵摸摸wade的脸,柔声在他耳边说话,“一定会的,精灵的愿望一定会实现,在未来的某一天,会有人爱你。”


一朵烟花在不远处炸开,把天空染成一片热烈的红。Wade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被那满天的红色给浸染了,它跳得疯狂的快。


“也许……我不需要未来有一个人爱我,”他支支吾吾,像是不好意思开口,“我有——”


但他的话没说完,领子里的精灵忽然大叫起来。“wade!”他惊慌的抓着wade的衣领,“那不是烟花,是爆炸!对面街那边烧起来了!”


“放松,那离这儿有段距离,不会烧过来的——”


“不是,wade,那楼里困着人!”精灵焦急从wade衣领里飞出来,指着那幢冒烟的建筑,“他们好像出不来。”


“放心,会有消防员去的,或者我们这还有超级英雄。”wade想安抚焦虑的精灵,但精灵不停的在他前面飞来转去,一副想冲过去的模样。


“也许他们赶不及,wade,我们点做点什么。”精灵扯着wade的手指,急切得想把他往前拉,“如果发生在眼前的事而我们选择什么都不干,那么有人遇到不幸,那就是我们的责任。”


“你有能力!”精灵对wade喊,“你也有责任!你可以是一个超级英雄!”


 


见鬼。


在wade的人生规划中,其实并没有什么在新年之交当个救火英雄这样的伟大壮举。但偶尔做一次,感觉也并不是很坏。特别每当他抱出一个幸存者时,人们看向他的眼神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充满憎恶,而有的只是感激。


“好吧,我得承认,这种感觉也并没有那么恶心。”他对躲在他怀里的精灵小声抱怨,而精灵一边鼓励着他一边为他指明方向。


他们救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最后一个困在自己床下的小姑娘。当人们向他们围拢来的时候,wade才发现自己的外套烧得满是窟窿,他丑陋的本质早就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精灵听到wade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拍拍他的脖子表示安抚。


“没事的,wade,没人会嘲笑你,你现在是个英雄。”


事实也证明精灵说的是对的,人们靠拢过来,他们向wade表示感谢,感谢他救了自己和家人的生命。


当被他所救的小姑娘亲吻了一下脸颊后,wade忽然理解了以前精灵的长篇大论。


 


生命是最值得尊重的。


 


这真的是一个不错的新年的开始。


Wade踩着轻快的脚步走在初升的阳光下,他想到了自己新年的愿望是什么,一个美好的……


金色的阳光变得更加的璀璨,仿佛很多光点飘浮在空气中熠熠生辉。


然后他看见他的小精灵升起来,浸浴在光芒里。


“wade。”小精灵朝他笑着,“我得走了。”


不……wade发觉自己的喉咙那样的干涩,“你完成你的任务了?”


“是的。”精灵快活的飞起来转了几个圈,“我可以去转生了!”


他的开心感染了wade,让wade也忍不住为他微笑。


“谢谢你,wade。”精灵飞下来,紧紧靠上wade的脸,“谢谢你。”


Wade说不出话,他的喉咙滚了几滚,最终仍是没有说出想要说的。他知道精灵为了这一刻已经等了几百年甚至比那更长久的时间。


他没有权利去剥夺他即将得到的那一切。


他只能说祝贺并且为对方感到开心。


“wade。”精灵再一次叫了他的名字,“我马上就要走了。”


他附上wade的耳朵,轻轻的吐露了几个音节,然后就在wade还没有从惊讶中恢复时,随着光柱飞上半空。


“wade!记住我的名字!”


身体开始变得透明的精灵竭尽全力的大喊。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有相同名字的人,那就是我!”


 


 


 


“所以你说的小精灵叫什么名字?”蜘蛛蹲在大楼顶上毫无形象的啃着免费的热狗,丝毫没有身为一个超级英雄保持酷帅外表的自觉。


“Peter,他说他叫peter——”


一大口热狗从蜘蛛侠的嘴里喷了出来。随后这位超级英雄尴尬的笑了两声,并建议死侍不用管他,继续说他的故事。


“从那以后我就一直在留意叫Peter的人,但你知道的,这个名字太大众了,前天我还看见有一条狗也叫这个名字,我试着和它说了几句,然后被咬了一口,就在这——”死侍抬起他的屁股让蜘蛛侠看他的伤口,尽管事实上那什么都没有只有制服上一个破洞。


“你觉得fury那颗老卤蛋会同意让我调用神盾的数据库吗?”雇佣兵一脸忧伤。


而蜘蛛侠毫不犹豫的枪毙了他的想法。“想都别想。”


“好吧。”死侍叹了口气,把注意力从以前的故事又转回到他新近交的这位超级英雄朋友身上,“你看,小蜘蛛,咱们现在都已经互相交流过心灵了,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你的名字啥的?”


蜘蛛噎了一下。也许是因为热狗。


他说。


“NONOPENEVER。”



评论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