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Spideypool】Parker家的严肃家庭会议(一个有猫饼的脑洞)

hhhhhhhh

AOzero:

Attention:


 


一个很有病的脑洞,但真是我很久以前就想过的脑洞wwww


周六才去看美队三,所以赶在我去见荷兰弟弟前写了这篇w


详细设定先悄悄保留,好奇的小伙伴们,或者中途看不懂了的小伙伴们(x),可以一口气拉到最后看看设定wwww


随便乱写写,不要太在意设定和流水账文笔啦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第一人称有注意w


 


 


 


Parker家的严肃家庭会议


by AOzero


 


 


 


早啊伙计们,这里是你们友好的邻居Peter Benjamin Parker。让我来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情——你不止有我这一个友好的邻居,事实上,你有七个。


我有六个兄弟,有趣的是,我们都叫Peter Benjamin Parker,所以这真是一场混乱,尤其是当有人想要单独找我们其中一个人谈话的时候,那场面可能就会有些尴尬。为了很好地区分彼此,我们给对方取了很多小绰号,这些有趣又可爱的小绰号,你们慢慢会注意到的。


我在家里排行老五,前面四个哥哥,后面两个弟弟,真是有些尴尬的处境啊,对吧?我的意思是,你的哥哥们很容易把你当小鬼看,而你的弟弟们又很瞻仰你——事实上,现在我只有一个弟弟比较黏我,另一个弟弟……这有件很奇怪的事情,就是我至今还没有见过这个弟弟。我对他的所有了解都来自见过他的大哥——也是这个家唯一一个知道我的六弟在哪里的人。我对大哥的称呼是“Dr. Parker”,这是因为他是个聪明又有才的有钱人;或者“Bad Peter”,因为他已经是一个大富翁了,还是那么喜欢捉弄人。


坏Peter曾经是这么说的,在我们的一届家庭会议上,他一边扯着西服的领带一边说:“一个可爱,活泼,好动,运动神经相当发达的小伙子。他的嘴可能比你的还厉害呢,Ultimate Spidey。”


嗯,这个Ultimate Spidey说的就是我,所以你知道我有多么不开心——什么?你问我刚才说自己是什么?喔——看来我漏了很重要的一点,我的自我介绍还不够圆满,是吗?好吧,我就是现任纽约好邻居,也是第五任Spider-Man,最终极最棒的Ultimate Spidey!我们一家都是Spider-Man,类似于家庭传统工作,到我刚好是第五任。我的上一任,就是我的四哥,才刚刚退休一年呢。他把工作交给我的那天简直就像是彻底解脱一样开心,第二天就跟着他男友上了去马尔代夫的飞机。所以,你从来不能指望哥哥对你有多好,我的制服都是我自己设计自己用缝纫机做的。May婶稍微帮了忙,但她也差点把我的设计稿当成涂鸦的废纸卖掉。


等等,我们是不是说太远了?让我们把话题转回来吧,总之,在我的大哥说出这样的话时,我感到自己的地位被稍微撼动了一些。但我还是很想见见自己的弟弟,因为,老天,我真的想证明我能成为一个好哥哥。虽然我最小的弟弟,小甜饼Petey无时无刻不在证明我的尽职尽责,但我还是想再加把劲。所以我问坏Peter:“为什么你不把他带回来?”


坏Peter想了好一会儿,撇撇嘴,说:“因为他过得也很好?老实说,他很小的时候就走丢了,前不久我才在别人家里找到他,但他告诉我他暂时不想回来,不过他答应我总有一天会回家看看。”


“如果他过得不错的话,那还是尊重他的意见比较好。”三哥说,他总是这么散发着温和的童话般的气场,所以我们都叫他彼得潘。好啦,只有我这么叫他。Petey总说三哥是个双翼大天使,他和三哥待在一起的时候比较自然——当然,他还是最喜欢和我待在一起,因为我是最棒的Spidey嘛。


但因为三哥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至今都没有见过我的六弟。直到今天,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那是因为二哥早上打开信箱的时候,发现我们收到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告诉我们,我的另一个弟弟决定在这周末回家。于是二哥马上给大哥打了个电话,希望他回来和我们一起开一个家庭会议。
自从大哥搬出去住以后,二哥几乎就成为了我们的妈妈,他每天早上起很早做早餐,然后催我起床去高中,催Petey起床去小学,催四哥起床去大学,三哥负责把餐具摆上桌面。二哥要一直忙到我们都出门,才能动身去Stark工业上班,因此他自然被我们开玩笑地称为“Mommy”。他真的不喜欢我这么叫他,但每次他都只是皱皱鼻子,然后弹弹我的额头。Petey不会叫他Mommy,Petey叫他“皮哒”,因为听起来实在太可爱了,所以从没有人对这个发音表达过异议。


 


你们大概注意到了,像我之前提到的,“自从大哥搬出去住以后”。而坏Peter搬出去住大概是我的人生彻底跌入谷底的时候。不开玩笑,真的。那大概是在三年前,我最小的可爱的弟弟Petey将近四岁,而我还在初级中学上学的时候。我那时还不是Spider-Man,还在处于每天出门之前会被所有哥哥嘱咐一遍“不要在学校使用蜘蛛力量”的时候。那时候的Spider-Man是我的四哥,正如他的称号一样的Amazing。所以我都叫他超凡斑比,因为他很超凡,而且有小鹿斑比的眼睛。他当时还在大学,每天被派对和兼职缠身,就在他因为派对而迟归的一天晚上,事情忽然就这么发生了:我们家的老大忽然宣布,他要结婚了。


好吧,其实也不是那么忽然。在我八岁的时候,他就带回了他的男朋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那个满脸疤痕的男人,吓得躲在超凡斑比后面。斑比当时也只有十三岁,虽然也被吓到了却还是努力想做一个完美的哥哥,挡在我面前,抬起头,故意很挑衅地看着那个男人。那个疤痕脸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朝坏Peter叹了口气。


“我跟你说过了,他们不会喜欢我。”他小声地对坏Peter说。自以为很小声,可我们全都听见了。


“呃,他们只是有些,怕生。”“皮哒”走过来说,“需要咖啡吗?”


“没事的Wade,”坏Peter悄声对他说,“慢慢会好的,他们会喜欢上你的。”


于是这个叫Wade的疤痕脸家伙笑着捏了捏他的脸,而超凡斑比因此差点怒吼着扑过去让他离我们的大哥远些。


但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美好。在四年前,也就是“皮哒”进入了Stark工业开始上班,超凡斑比在高中混得风生水起,而我终于从那个关于不要滥用超能力的嘱咐里解脱的时候,坏Peter戴上了订婚戒指。


我当时很想把那个戒指咬下来,而爱好和平的彼得潘阻止了我。


再接着,三年前,坏Peter把十三岁却还是没有十三岁的超凡斑比高的我抱起来,开心地蹭了蹭我的脸,然后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这对于当时的我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伙计们。而且他放下一脸震惊的我,马上又去拥抱彼得潘去了。可是,他要和疤痕脸结婚了!


我并不是说我非常“兄控”,所以不愿我的哥哥结婚什么的;也不是因为我对疤痕脸有什么歧视。只是因为那个疤痕脸,姓Wilson,恰巧是我讨厌的那个Wilson家的老大。


三年前的婚礼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我穿着我的小西服,满脸怨气地坐在桌子边。三哥忙着照顾三岁半的Petey,而除了我们三个,其他人都不在属于Parker家的桌边。“皮哒”一入场就不知道去哪了,而超凡斑比居然坐到了Wilson家的桌子边,去和Wilson家的一个人聊天——虽然我得承认,那是我见过的最看得过去的Wilson,他长得又高,脸上又没有任何伤疤,而且看上去成熟多了。


神父开始说话的时候,所有人才终于安静下来。这个婚礼来了许多有名的英雄,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嘉宾,我敢打赌那个骷髅脸面具就是Wilson的狐朋狗友之一。然后我就非得看着我的大哥捧着那满是疤痕的脑袋啃一口。


接下来的事我就不怎么记得清了,总之在我的记忆里充满了爆炸和火花,也许是我自己后期加工这段记忆时太用力了些,但我真的非常,非常不喜欢Wilson家的人。


但是我的人生自从那天以后就跌入了谷底。首先,我的大哥和Wilson家的老大结婚了。其次,我的二哥那天入场时就不见了,是和Wilson家那个金发碧眼的老三到另一边去吵架了,之后我才知道他们居然是持续了两三年的床伴关系。第三,我的四哥,有斑比眼的帅Peter,婚礼第二天就去那个“还算看得顺眼的”Wilson家的人开的墨西哥餐馆里去了,在那里待了一下午,然后几个月后,他们居然开始约会;第四,几个月后,我的三哥,太童话的彼得潘,在路边捡了个人回来,接着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个人是Wilson家失踪了很久的老二,戏剧性!而且他居然就住在了我们家,没有再回去!为什么!


最重要的是,我最甜最可爱的Petey,在我问他“我和Kidpool你更喜欢谁”的时候,他居然犹豫了。他居然犹豫了!


我真的不喜欢Wilson家的人。不止因为他们几乎夺走了我所有的兄弟,还因为,我真的觉得他们很烦人,很不讲道理,很无理取闹——还有,真的很烦人。


但事实是,无论我多么烦心,他们也不会因此改变任何。坏Peter干脆搬出去和那个男人住在一起,“皮哒”还是和那个金发碧眼纠缠不清,超凡斑比还是每天给那个墨西哥老板打电话,那个被彼得潘捡回来,Petey还是每次有人提到那个小鬼就会脸红。而彼得潘捡到的那个Wilson家的老二,好歹他不是那么烦人——因为他的嘴巴被缝了起来——但他每天都像牛皮糖一样,几乎长在我三哥的背上,无论他去哪都跟着,如果他在沙发上坐下来,Wilson就会过去坐下,然后把他环到怀里,像只大狗一样蹭他的脸。彼得潘甚至从来没感到有什么奇怪的,但这个Wilson家的老二明显对很多人都带有敌意,他那双超级摇滚风的黑眼圈总是阴沉沉地看着别人,这让我真的非常不舒服。Petey甚至因此被他吓哭过,虽然Wilson表现出了有些慌张,想要哄乖Petey但又不能发声,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让我心软了一些。但忍受不代表我理解。我就是,不能理解。


坏Peter甚至还会问我:你什么时候和Wilson家的老六混到一起啊,我看他追着你跑了很久了。


可是Wilson家的人都是Deadpool,我并不想和Deadpool混在一起,即使Fury的确承认了Wilson家的老六是从他的英雄学院出去的,但这并不能成为他是个好人的理由。他还是一样疯狂,而且总是把我拉进他的乱七八糟的脑洞空间里,弄得我浑身不舒服。我不喜欢他,我甚至不喜欢Wilson家的任何一个人。就是不喜欢。


 


所以你们可以知道,当我的大哥因为他的Wilson先生而不能准时参加我们的家庭会议时,我有多么的不开心。


“拜托!他已经一个月没有回来了!让他从他的Wilson-Parker先生身边离开一小时就这么难吗?”我抱怨道,抱起双臂,不开心地晃着腿。


“他说他一会儿就能到,别太着急,Spidey。”彼得潘说,他笑着摸了摸我的头发,而把他环在怀里的Wilson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这让我愈发不舒服了。


“我们先说说别的吧……”皮哒看了看一旁的超凡斑比,他又在摆弄他的相机了,于是皮哒说,“工作怎么样了?”


“职业摄影师在向我招手。”超凡斑比抬起头,对皮哒微笑起来,他还戴着他的眼镜,所以看上去有点蠢,“我觉得JJJ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该承认了——我是他见过的最专业的Spidey摄影师,当然,这要感谢我亲爱的终极Spidey。”他朝我眨眨眼,而我只能朝他比个OK的手势。


皮哒满意地点点头,接着又看向这边,问:“Petey在学校怎么样了?”


Petey坐在我对面,正在他的画画本上涂鸦,他听见询问时抬起头来,那个架在他鼻梁上的粗框眼镜歪了歪,于是彼得潘伸手帮他扶正。他微微撇着嘴,眨巴着眼睛。


“很好啊。”他软声回答,“我没有用蜘蛛力量对付过任何人,因为Wadey帮我把那些家伙都解决了。”他说话的声音永远那么奶声奶气,可爱无比,当然,除去他念Wadey这个词的时候。


“我想,明天我该做点巧克力饼干给你,你带去给Wadey好吗?”皮哒笑着对他说,而Petey几乎就像是被点亮了。


“真的吗?Wadey一定会很开心的,”Petey开心地笑起来,“谢谢你皮哒!”


他笑着说皮哒这两个音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心都化了。“不用谢啦,你这个小天使。”皮哒咧着嘴说。而就在这个时候,钥匙转动锁扣的声音,Dr. Parker回来了。


他拎着两袋东西走进来,途中把一袋东西放下,把他的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丢,又拎起袋子急匆匆地走过来,一边走一边解松他的领带。


“抱歉,路上太堵了,我真是小看了医院附近的交通。”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坐了下来。他把那袋东西往桌子上一放,接着往外掏东西。他给皮哒带了几袋顶级的咖啡豆,给了彼得潘一台老式打字机,给了斑比一个新的相机内存卡,给了Petey一个小望远镜,给了我带了一个最新型的蜘蛛测谎仪。他甚至没忘记给Wilson带了顶红黑色的棒球帽。


皮哒在他一边往外掏礼物的时候一边问他:“Wade最近好吗?以及你去医院了?发生什么了吗?”


“Wade还不错,除了最近越来越黏人以外,都不错。以及,噢,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耸耸肩,撇着嘴说,“我只是去医院做了个身体检查。医生说没什么,但我应该考虑给自己放个产假了。”


“给你自己什么——?”我大声问,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他,包括已经戴上了红黑色棒球帽的Wilson。


“嘿,不要反应那么激烈嘛伙计们。”Dr. Parker说,“我只是说,我怀孕了,仅此而已。”


“你什么——??”斑比吃惊地说,他把他的相机放回桌子上,以免他一失手把它摔坏了。


“不不不这不可能!”我几乎要尖叫起来了,“你是个男人啊坏Peter!”


“我知道,但是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被一个辐射蜘蛛咬了结果没死,还成为了纽约的飞荡侠,基因异变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说不定某一个特殊时刻就——”他停下来,严肃地说,“这提醒我了,我得告诉你们,如果爱爱的话一定要记得戴上套啊,这不是开玩——”


皮哒重重地咳嗽一声,而坏Peter举了举双手:“噢,抱歉,Petey和Spidey,告诉我你们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我听见了!”我咬牙切齿地说,而Petey眨巴着眼睛问:“爱爱是什么?”


彼得潘苦笑了两声,递给他一块小甜饼,让他忘记这个问题。


“你是认真的吗?”皮哒追问他,“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


“别这么害怕,这只是一个婴儿,不是一个怪兽。”坏Peter说。


“我真不敢相信,”斑比喃喃道,“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


“不管你在想什么,你现在都不应该继续想下去了!”我大声提醒他,而斑比朝我摆摆手,捂着嘴自顾自地笑起来。


Wilson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彼得潘,看上去十分若有所思。


而我快要精神崩溃了,真的没有人在意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吗!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并且和他或者她一起玩了?”Petey问道,他还在咬他手中的那块甜饼。坏Peter满脸宠溺地看着他,朝他笑了笑:“其实严格来说,他或她不是你的弟弟妹妹,Petey,不过,是的,你可以和他或者她一起玩。”


“万岁!”Petey开心地咯咯笑起来。我真想用自己的额头撞一撞桌面。


“这不可能是真的——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居然这么做,坏Peter——”我说,几乎要哀嚎起来了。而坏Peter终于还是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我说笑的,我去医院是去参加一个慈善活动去了。”他一边说,一边捞起一块甜饼咬了一口。皮哒和我都如释重负,而斑比终于没有再笑了。


坏Peter把那张我们收到的明信片拿过来看了一眼。他舔了舔沾上饼干屑的嘴唇,点点头:“地址看起来没错,应该就是他。”


“他到底长什么样?”我忍不住问。


“还能什么样,总之很可爱就是了。”坏Peter回答说,他咧嘴笑了笑,“而且真的活力十足。我敢打赌等他来到这里,你们会过得精彩很多。你会和他成为朋友的,Spidey。”


“他多大了?”斑比问,重新抱起了他的相机。


“这个时候——十五岁左右吧。”


“那等他来了,是不是意味着我不能再做Spider-Man了?”我问。老实说,问出这个问题让我内心十分不安,但彼得潘揉了揉我的脑袋,这让我好过了一些。


“当然不会,小笨蛋。”坏Peter笑着说,“听着,你别想着能那么快摆脱这套战衣,你还得穿着他直到你可以自力更生为止。不过,你的巡逻助手又多了一个。”


“太好啦!”Petey开心地说,“又要多一个Spider-Boy了!”


“是的,而且你还是他的前辈,Petey,你要好好教他怎么才能当一个真正合格的Spider-Boy。”坏Peter微笑着说,他每次一和Petey说话就变成了好Peter,真是神奇。


“他周末就会回来?”皮哒问,“那我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


“我帮你采买食材吧。”彼得潘微笑着说,“Wade会和我一起,毕竟他有一顶新帽子了。”他伸手摸了摸那顶棒球帽的帽檐,而Wilson朝他点了点头。


“那我应该帮忙收拾一下那间客房了?”超凡斑比说,他摘下了他的眼镜,笑着说,“总不能让他回家了,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房间。”


“你们就这么把事情都安排好了,让大哥干些什么好呢?”Dr. Parker撑着下巴说。


“你负责快点造个侄儿子出来陪他玩咯。”超凡斑比说,坏Peter拿起一个靠垫朝他扔过去,而我深深地翻了个白眼。但是看见他们朝对方笑着开玩笑让我开心了一些。这才是拥有兄弟的感觉,你永远不会感到无趣与寂寞。


“我觉得可以请Wilson家的人来一趟,”彼得潘说,“我听说他们家的老四找我们的六弟找了很久了……”


坏Peter和Wilson赞同地点点头,皮哒有些犹豫地看着他们,斑比摆摆手说他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和墨西哥老板约时间,Petey因此又微微红了脸。


这时候,我忽然又觉得,刚才美好温馨的景象果然是场幻觉。


 


 


-三年前的婚礼-


 


Peter此刻非常、非常不开心。他被他的Mommy二哥Peda塞进了一件适合十三岁小男孩穿的小西服里,他的彼得潘三哥皮特帮他在领口系了个小领结,超凡斑比四哥彼得给他梳了个完美的发型,小甜饼Petey用湿漉漉的刚喝过牛奶的嘴巴亲了他的脸颊一口,然后他被塞进了车里。全程Peter都满脸不开心,他嘟着嘴任他的哥哥们把他收拾得体面整洁,然后带着他去参加他大哥的婚礼。


但Peter就是不开心,就算小Petey一直在他旁边咯咯发笑,他也开心不起来。他一直生着闷气,看着车窗外的街道。


“我知道你很难受,”坐在他身边的彼得小声对他说,“但是时候接受啦,小宝贝,你大哥都二十六岁了,如果他再不结婚,就没有人要他了,他就会孤单痛苦地结束他可怜的一生。你不想他这样,对吧?”


Peter因此犹豫了一会儿,但他还是很快地嘟起脸来。


“坏Peter可以和别人结婚,他为什么非要和那个疤脸老大结婚?坏Peter就是又坏又笨——”


“不要这么说你的哥哥。”坐在驾驶座的Peda提醒他,然后一下子笑了,“你刚才说和谁结婚来着?”


“疤脸老大!”Peter大声说,“他们家有那么多疤脸,所以坏Peter就是和疤脸老大结婚了——”


坐在副驾驶座的皮特都没忍住笑了出来,而Peda朝他点点头。


“好吧,说这句话没关系,毕竟这是句真话。”他打了个响指,而Peter稍微开心了一些。彼得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让Peter真的笑了起来。他的哥哥们永远知道怎么让他更好过一些,就连Petey也蹭到他身上,以拥抱安慰他。


他们在路上互相开玩笑,唱歌,聊天,闹累了的Peter甚至还抱着Petey睡了一会儿,他们终于到达了Parker工业的楼底。把车停在停车场,他们乘坐着专门的电梯往楼顶去了。


Dr. Parker执意不要把婚礼办得太大,因为他不想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所以他只请了一些英雄朋友,而他的疤脸老大可能也请了一些他的朋友。Peter走出电梯的时候,那种生气的感觉又重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因为这个地方布置得,哪里都冒着粉红色的婚礼的气息。


有个人朝这边招了招手,他一边招手一边走了过来,那是个有着稻金色头发和幽蓝色眼睛的男人,因为他的眼睛和疤脸老大太像了,所以Peter眯起了眼睛,但他很快就被一旁的蛋糕吸走了兴趣。


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夸张得像在唱歌,Peda在他说了不到两句话时就把他揪走了,而Peter根本没注意到,他正忙着盯着蛋糕看个不停。彼得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示意他去桌子边坐一会儿。


他们到放着“Parker”标识的小卡片的桌子边坐了下来,他们的大哥到现在都没有现身,但周围好多人都过来与他们打招呼,有好多都是Peter认识的人,这些超级英雄都换下制服,穿上了西服和礼裙,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彼得站起来,拿着他的照相机到处走动,给现场拍照。皮特抱着Petey坐在位置上,而Peter还在生气。


然后他忽然听见了抽抽搭搭的声音,即使周围的人都在交谈,他也听见了。他回头去看,发现皮特正把Petey扶起来,帮他拍干净膝盖上的灰尘,而Petey正对面站着一个金发的小男孩,恰巧也长着蓝眼睛。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小男孩对Petey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他跳下椅子,快速地跑过去,而就在他跑到的那一刻,Petey忽然破涕为笑,并用手袖把眼泪擦去了。


“怎么回事?”Peter急匆匆地问,“这个小鬼是谁?”


“这个小鬼是Wilson家的孩子,也是帮我止住Petey哭声的机灵鬼。”皮特笑着说,而那个男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这时候,忽然有声呼唤传来,金发男孩回头看了一眼。


“老哥找我有事,先走啦!”他挥挥手,然后捏了捏Petey的脸,说,“你也是,以后不要再随便哭了,爱哭鬼可没人喜欢。”


Petey的确是个爱哭鬼,但是大家都喜欢他。Peter暗自在心里反驳,然后看着金发男孩跑远了。


“你怎么又哭了?”Peter问Petey,“我不是说过了吗,今天是婚礼日,有人结婚的时候不应该哭的。”


Petey回头看他,然后朝他走出来,伸出手,说:“抱抱,抱抱Petey吧——”


Peter立刻心软了,他把他快四岁的小兄弟抱起来——蜘蛛力量带给他的力气让这件事变得轻松许多——让他把毛茸茸的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Petey真的很黏你。”皮特笑眯眯地说,“至少他更喜欢和你待在一起。”


“大概是因为从小他就喜欢跑到我床上,和我一起睡觉?”Peter一边轻轻地拍着Petey的背,一边说。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彼得没有再拍照了,反而坐到了Wilson家的桌子旁边,在和一个浅棕发的男人聊天。Peter皱着眉看着那边,一直看到他的大哥出现。穿着深蓝色西装的Parker总裁在一片掌声中走了出来,旁边跟着那个穿着同款西装的疤脸老大。他们向人群微笑挥手,感谢宾客的到来。Peter又气鼓鼓地嘟起脸,皮特只能带他坐回桌子边。Peda在这时候回来了,看起来脸色并不好。


皮特询问他有没有出什么事,Peda只是摆摆手,示意他没事。他们的大哥说了简单的感谢词,在他说感谢他的家族和他丈夫的家族时,Parker家和Wilson家同时鼓起掌来。Peter再次不开心地看了那边一眼。


事情大概是发生在新郎们接吻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震得桌子都在晃动,落地窗震碎了几块,所有的嘉宾都在惊讶后马上镇定地寻找爆炸声的来源,而Petey有些惊慌地揪住了Peter的领结。他的哥哥们立刻下意识地围住他们两个,寻找着威胁。


但最后,从下方升起了一个粉红色的热气球,热气球顶端坐着一个翘着腿的红黑色制服的男人,朝天放了一枪,大声说:“新婚快乐!”


Wilson家的人几乎是全都站起身来,大笑着鼓掌,Peter还听见他们有人说:“妈的果然有婚礼爆炸,经典又完美!!”


而那个Wilson家的金发男孩居然又跑过来,看看Petey哭了没有,发现他好好的缩在Peter怀里,就放了心,捏捏他的脸,又跑了回去。Peter瞪着他的背影,低头发现Petey盯着那个男孩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又回过神来。


嘉宾们都放松下来,Captain America把他掏出来的盾又放了回去,Iron Man也收起了他的装甲手臂,Hawkeye也放下了弓箭。他们埋怨着,最后还是因为这滑稽的一幕大笑起来。


Peter回头去看,发现他的大哥大笑着抱紧了那个疤脸老大,然后亲吻他的脸颊。他们互相拍着对方的脊背,然后又开始接吻。


Peter翻了个白眼,他伸出手,捂住Petey的眼睛。他非常、非常的不开心,而这都是因为这个姓Wilson的家族的错。


 


 


FIN.


 


 


 


 


婚礼里出现的人的对应名字:


 


616总裁虫:坏Peter、Dr. Parker——Parker    29岁


DWA虫:皮哒、Mommy——Peda                26岁       


旧电影虫:彼得潘、大天使——皮特                24岁    


超凡虫:超凡斑比——彼得                             21岁            


终极动画虫:终极Spidey——Peter              16岁


2016归家虫——Benjamin                           15岁


七岁的小甜饼Petey——Petey                      7岁


                                              


616贱:疤脸老大——Wilson                    


旧电影贱——维德


DWA贱:金发碧眼的家伙——Wedo


新电影贱(2016)——Winston


唯一看得过眼的墨西哥老板(某位帅哥演员的脸)——韦德


终极动画贱——Wade


九岁的孩子王Kidpool——Wadey


(Wilson家的年龄就不给了,太犯罪(。)总之,每一个贱都比他们对应的虫年龄大。)


 


没有出场的表兄弟:禅侍就Zenpool,毒液虫就Venom Spidey吧【喂


 


稍微写写这个乱七八糟的脑洞的设定233333


Spider-Man与Deadpool算是某种家族传统工作,到一定年龄就会由上一任传给下一任。目前都正好传到终极动画那一任。


 


616贱虫:


总裁虫与前雇佣兵贱。总裁虫是第一任Spider-Man,也是Parker家的大哥。目前和Wilson家的老大结婚了,结婚之后便搬出去住了,没有再留在家里。因为年纪比较大但还喜欢开玩笑,所以老实说是个让人有些头疼的哥哥,但是个好哥哥。


 


DWA贱虫:


DWA虫目前在Stark工业上班,不要问为什么,他就是去了Stark工业(。)


DWA贱的设定算是私设,他在动画里由于子供向的原因,身上没有疤痕,所以干脆把他设定成未毁容的设定了,金发碧眼,撩汉狂魔。他和DWA虫是419的关系。DWA虫其实喜欢他,但是从未表白过;而DWA贱对这段关系并不是很在意,觉得保持现状也可以,交往他也不讨厌。


DWA虫喜欢他这件事,Parker全家都知道。


以及DWA贱其实是第三任Deadpool,但第二任Deadpool在上任没几个月就失踪了,他们怎么也找不到他的下落,所以只好DWA贱顶替上任。


 


旧电影贱虫:


这是一个蓄意已久的邪教……我最先看到的是P站上的mejima太太画的。旧电影的托比虫与旧电影的实验体贱贱。在这里的设定大概是旧电影贱贱失踪其实是被抓去做实验了,后来他破坏了实验基地逃出来,好不容易回到纽约却倒在路边,被小虫看见就顺便带回去了。因为已经被进行实验,所以形象大概就是旧电影里那样,被缝住嘴,有激光眼和狼爪。指甲是黑色的,眼圈也是黑色的,永远光着膀子,不怎么喜欢穿上衣。


相处模式大概有些像天然呆的主子和阴沉着脸却意外黏人的大型犬wwwww超级可爱所以我又跳邪教坑了,对不起(。


以及这里的小虫大概设定是宅在家里写作吧,因为,奇迹小子……(x


 


超凡虫与墨西哥老板:


其实墨西哥老板算是,旧电影还没被改造的贱贱那样?总之就是某位帅气演员的脸。他从Deadpool退休以后选择回归普通人生活,所以跑去开了家墨西哥餐馆。


超凡虫的设定就是酷爱摄影,快要大学毕业了。和墨西哥老板处于热恋期。


 


终极动画贱虫:


终极动画虫是老五,终极动画贱是老六,但贱贱还是比小虫年龄大。大家也看出来了,Peter并不开心(。


他估计是唯一一个没有深陷Wilson家庭魔咒的虫,而且他很不能理解哥哥和弟弟们的喜欢。然后终极动画贱对他其实也很感兴趣,但也不是那种兴趣,只是因为他的兄弟们都对Spider-Man太沉迷了,所以他有些好奇(x


所以这两只要搞起来估计是最困难的(x


 


2016电影贱虫:


这只小虫还没有回来。归家的小虫wwwww


但是因为性格比较开朗活泼,估计会和贱贱很玩得到一起。


而这只贱贱每天都在问,你们家老六回来没有啊,回来没有啊,回来没有啊——


马上就要回来啦!(x


 


小Wadey与小Petey:


九岁的孩子王与七岁的爱哭鬼的设定。Petey超级喜欢Wadey,超级超级超级喜欢,经常提起他就脸红彤彤的那种喜欢。然而Wadey很意外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小直男(?)


所以其实还需要一段时间才……最起码要再长大一点啦w


以及小Petey非常黏他的五哥,因为五哥最喜欢和他玩,也很会逗他开心。


 


May婶还是在的。不过没有和七兄弟住在一起。不过七兄弟一起去探望她的时候场面和宏伟了(x


 


 


可能还会有后续,谁知道呢wwwwww
以及感谢途途太太给我画的可爱的人设!啵啵啵!爱你!


马上就可以见美队3的虫啦!!开心!!


 

评论

热度(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