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彩灯、驯鹿与槲寄生(甜饼)

天玑喵:

1


满大街都响着圣诞歌曲,弥漫着甜蜜的糖果味。彼特支着下巴思考圣诞节做些什么比较好。


正想着自家厨房的窗户就被推开了,他急忙跑过去,就看到死侍背对着他关窗户,手上似乎还拎着一个小书包,他很想对着这个屁股踹上一脚。


可惜,他仅慢了一拍,就被红色紧身衣变态扑了个满怀。


“蜘蛛宝宝,哥好想你啊”


“谢谢,我一点都不想你”,彼特手上用劲儿把扒在自己身上的死侍拽下来。


“哥是来给你送礼物的”,死侍开心地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物品,抖开。


“这可是哥亲自设计的彩灯哟,独家,绝对的独家”


彼特有些嫌弃地看着小灯泡上面的Q版死侍图案,虽然也是红色的,但圣诞节挂总觉得怪怪的。死侍的样子怎么看都是在万圣节出没合适。


“我晚上还要巡逻,你挂完了就走吧”


说完,转身走出厨房。而死侍趁着彼特转身的功夫,麻利地把手边上本就团成一团的彩灯串打乱,还找话题占据彼特的注意力。


 


“蜘蛛宝宝,哥请你吃墨西哥卷饼好不好,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店,一会儿带你去吧”


“不要,圣诞节没人会吃卷饼”


“我们出去转转呗”


“圣诞节街上哪有人啊”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巡逻”


“额…”


彼特一下无话可说,难道要我直接说麻烦你回家过节吗


他无奈地转过身,就看到死侍和他的小彩灯绕成了一个巨大的线团。


“天呐,韦德,你在做什么?”


“哥不擅长电路之类的事情”,说着死侍又动了几下,彩灯串都快拧成死结了。


“好了好了,你别乱动,我来弄就行了”


死侍心安理得地享受起彼特的关注,虽然用的方式一如既往地非常人。


就在他们纠缠的时候,彼特的电话响了。


 “哇哦,斯塔克先生,你邀请我去大厦过节吗?”


“天呐,我非常荣幸”


“正好我这里有彩灯”


“可是我没有准备圣诞礼物”


“好的,我马上过来”


 


死侍一边支棱着耳朵听,一边在飞快地摆弄着手里的彩灯串,想把它们整理出来。挂好了,是不是还能挽留彼特一下。


结果死侍越忙越乱,最后也只是勉强脱离了彩灯们的束缚,它们还是一团乱糟糟的样子。


他不禁有些沮丧,圣诞节这种节日果真跟他无缘。


“话说,小蜘蛛,你为什么晚上要出去啊,明明不用巡逻的”


“想扮成圣诞老人给某个疯子送个圣诞礼物吧”


“为什么给疯子送礼物”


“想让他相信有圣诞老人这样美好的事情存在的吧”


死侍有些嫉妒那个被彼特挂念的人,要不是他,自己也许就能陪着他一起过节了。


“不过我还没去送礼物,反而他先给我送了”


死侍猛地抬起头,“你说的那个人住在哪儿”


彼特笑着报出一串儿他再熟悉不过的地址。


死侍愣在原地,茫然地看着转身冲自己微笑的彼特,雪花落在他棕色的卷发间,一种迷蒙的暖意从心底升起。


“我们快点走吧,斯塔克先生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死侍低着头任由彼特拉着他的手往前走,“我…能去吗”


“能啊,斯塔克先生说大厦的彩灯被洛基弄坏了,我们正好可以给他们带过去,所以一起走吧”


2


关于托尼为什么给彼特打电话




视线转回到几个小时前,托尼巡视着布置好的大厦,然后就遇到了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他冲进大厅,挥了挥权杖,独特的槲寄生形状的彩灯就成了一堆碎片,清洁机器人吱吱叫着疯狂地冲向那些碎片。


托尼看着混乱的场景,额角一抽一抽地疼起来,不由得怒从心头起,“长角鹿,你做了什么!”


这些彩灯是他为了节日提前两个星期订好的,只一下就被对方给毁了。


“消灭所有的槲寄生”


“你是加入了什么邪教吗?”


托尼气得头都要晕了,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结果全被这个闯入者毁成渣了。如果不是顾及节日氛围的大厅,他多么想召唤盔甲,甩他一脸掌心炮。


算了,还是动嘴吧。


 


事实证明,邪神动手不动口。


等史蒂夫进门的时候,他几乎以为自己在过愚人节。


为什么有一只“鹿”坐在托尼的工作间里?


“它”动了动转过身来,两只“蹄子”捧着蔬果汁残渣的杯子。


好吧,史蒂夫不由得笑了出来,还是他的托尼——穿着驯鹿装的可爱男友。


他走过去一把搂住他,蹭了蹭他红色的圆球状鼻子,“哇哦,这是什么圣诞惊喜吗?”


“别告诉我,你没看见客厅里有个邪神”,托尼闷闷地说,感觉真是羞耻极了,这要他怎么见人,他努力把自己埋在史蒂夫的大胸里,缩小再缩小。


不过他的男朋友可没让他如愿以偿。


“他做了什么?”,史蒂夫的手没闲着,原本搂着托尼的手渐渐向下,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鹿尾,轻轻地揉了揉。


托尼拍开他作乱的手,“那个长角鹿毁了我的彩灯,把我变成了驯鹿。还说什么到钟声敲响的时候才能换下来。这算什么?反童话吗?我早就觉得洛基哪里不对,他长得很像灰姑娘的后妈。这身该死的衣服需不需要这么逼真啊…”


史蒂夫堵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啾,啾,啾


“我觉得你这样挺可爱的,很节日”


“可我没有机会穿准备好的情侣毛衣了,虽然那个配色很可怕”


“只要我们是情侣,穿什么都很配”,史蒂夫看着托尼脸上连驯鹿帽子都遮不住的红晕,忍不住又亲了亲他的眉心,下巴被对方的长睫毛扫过,痒痒的,“我们超级配,对吧”


“恩”,托尼觉得自己快被脸上的热度烧着了。


“你该不是个绒毛控吧,史蒂夫”


“应该不是”,可是他控制不住在脑海中想象托尼其他可能的毛绒绒的样子。


“我这个样子蠢爆了”


“我的甜心小驯鹿,你很撩人”,又一次亲他


托尼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了自己的槲寄生彩灯,把自己的“蹄子”搭在史蒂夫的腰侧,“你知道我定做了彩灯吗?”


“你是指那些你想挂在客厅吊顶的槲寄生彩灯?”


“啊”,托尼懊丧地做出一个鹿进攻的动作,实际只是把自己软软的鹿角抵在史蒂夫的肩膀上,“这本来应该是一个惊喜的”


“不过你对传统感兴趣这点,我很惊喜”


托尼把自己窝在史蒂夫怀里,小声嘟囔着,“你总是什么都知道”


“不,甜心,我可不知道这个”,他指了指天花板。


不知道何时,槲寄生的投影打在天花板上,也许托尼本来就是想要展示这样的结果。他们早已在下面交换了很多个吻。


“我想这个要感谢贾维斯”


两人相视一笑,抬头对天花板说,


“圣诞快乐,贾维斯”


“圣诞快乐”


 


3


关于洛基为什么讨厌槲寄生




索尔好不容易找到了躲着他的洛基,小心地揪起披风,坐在弟弟身边。


他们坐在灯火辉煌的复仇者大厦对面的高楼上


难得洛基如此安静


大部分的人应该都在家中团聚吧,街道上空无一人,细碎的雪片慢慢掉落,被暖光打成金色。


索尔忍不住打破沉默,“你在想什么?”


“想一个能摧毁所有槲寄生的咒语。”


意料之中的正义斥责没有出现,洛基奇怪地转头看向哥哥,此时的雷神把头盔摘下抱在怀里,他有些呆愣着看那些金色的雪片落在哥哥的金发上。


素有银舌头的他突然找不到话可说了。


直到


“弟弟,我们是真实存在的神,不是故事书里的神话人物。”


“我不介意那些”,索尔扭过头,微笑地看着洛基,“我就在你身边”。


可能是节日的气氛太温馨了,也可能是神宫装单薄有些冷。


洛基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吸了吸鼻子。


“那我想一个摧毁北欧神话的咒语吧”


说完,抱住蜷起的膝盖,把冻红的鼻尖埋进去。


索尔看着自家别扭的弟弟偶然露出的乖巧,眼中不自觉地带了几丝温柔,他想起小时候白嫩的弟弟跟着他在神宫到处疯玩的样子,展开双臂把洛基缩起的长腿圈过来,让本就不大的距离变得更小。


洛基的脸贴在索尔的胸甲上,可是他却感觉不到冷了。


“跟我回大厦吧,有圣诞火鸡,烤鱼。蛋奶酒的味道很有意思,我想让你尝尝。还有姜饼人,你一定会喜欢的。我还特意跟贾维斯说要做圣诞布丁,很多很多布丁。”


“看在布丁的份儿上,走吧”


洛基推开索尔站起来,结果晃了晃,又撞回他身上。索尔也不犹豫,一把抱起他飞向大厦。


披风呼啦呼啦地卷在一起。


 


圣诞节就是要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在一起过。


 


注:槲寄生在北欧神话中却意味着死亡。奥丁之子——光明之神是被火神洛基以槲寄生制成的飞镖射死的。


 



评论

热度(112)

  1. 忆居天玑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红茶杯与苦咖啡天玑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