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Spideypool】What Matters(终极动画小甜饼again)

AOzero:

Attention:


1、终极动画设定,一如既往的小甜饼!


2、送给血舍太太w谢谢你陪我聊天!终动小虫真的超级可爱wwwww


3、就是一些青少年恋爱的小烦恼,写傻白甜真的很爽嘛哭哭


4、文中Wade可以看出Peter的想法,是来自P站。这几乎已经变成一个大众设定了,我都不知道是从哪个太太或者从什么时候流行起来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所有太太都默认了233333于是拿来用了一下www


 


 


OK?


 送给血舍太太 @深巷血舍 嘿嘿w


 


What Matters


by AOzero


 


Sam张开嘴,正准备把那个散着完美香气的芝士汉堡往里塞,却在半路停下来了——他注意到他周围的小伙伴们都没有动作,像是忽然对面前的食物丧失兴趣了似的。窗外下着小雪,他们把手套和围巾全都摘下来了。四周充满着小孩的尖笑声与服务员礼貌的询问声,空气里满是油腻食物的气味,屋内因此暖洋洋的。


他们经常在这个快餐店里聚餐,就因为这里离学校很近,价格又刚好。Sam很享受与朋友聚会的时刻,但看看他们吧——Daniel安静地盯着眼前的奶昔,像是可以从中看到什么远古武术秘密;Ava在用薯条心不在焉地抿番茄酱;Luke则在擦拭他的墨镜,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们的表情——就和现在的Sam一样。而Peter呢,Sam看了一眼Peter,就知道他的伙伴们为什么会这么安静了。


当Peter不开心的时候,几乎全世界都会知道。他不是很会隐藏情绪的类型,所以当他一皱眉一撇嘴,整张脸都会写着“我很郁闷”,有时候你甚至能看到他的脑袋顶上飘着一团小乌云,时不时有闪电的光在云层中闪现,随时要变成泪流满面的雨似的。


现在Peter就是这个情况。他撑着脸,手捏着可乐的吸管把玩。Sam想了想,把汉堡放下了。


“所以,你差不多该说说话了?你怎么了?”Sam问。而同时Ava朝他投来了严厉的目光,Sam被吓得缩了缩肩膀——他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总得有个人来改善气氛是不是?以往这个人都是Peter,既然Peter也倒下了,Sam当然要接他的班,这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Peter叹了口气,紧皱着眉,露出了相当纠结的表情。“你不愿意说也没关系。”Daniel安慰他。


“是的,反正我们也不是很想听。”Luke说,然后立刻又补充道,“不,我的意思是,这由你决定。”


“好吧,伙计们……”Peter刚开口又停顿了,他用手指在桌上划来划去,“你们觉得我……是不是不够坦率?”


“什么不够坦率?”Sam问。Ava和Luke都扶住了额头,像是已经知道Peter要说什么了,而Sam完全就是状况外。幸好他不是一个人,Daniel看上去也挺置身事外——虽然Daniel对任何事似乎都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


“就是……自己内心的想法很不能……准确地表达出来?”Peter用手指在桌面上划拉的速度更快了,“我不知道这么说你们能不能理解……噢老天,”他立刻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我是不是现在就开始‘不能准确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你就直接说吧,Peter。”Ava揉着眉心说,“我们知道你和Deadpool的恋爱进度可能不是很——”


“什么?!”Sam在Peter脸上泛红的时候尖叫了一声,“和谁?什么?!”


“你每次都要尖叫一次,我真是受够你了。”Luke叹着气,然后一把揽住Sam的肩膀,凑在他耳朵边提高音量说,“接受事实吧!Peter和Deadpool在谈恋爱!谈!恋!爱!”


Peter捂住额头,脸上更红了,看上去像是快要崩溃了似的。Sam挣扎着从Luke的臂弯里钻出来,说:“我知道!我只是每次都反应不过来。这事实太难消化了——找上蛛网头,Deadpool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可是最受欢迎的神盾学院毕业生!”


“或者该说是辍学生,总之不是个好孩子。”Peter虽然红着脸也要开口纠正他,“以及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自从你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之后,你看上去反而更苦恼了。”Daniel摊了摊手,“我本来以为恋爱会使人容光焕发,但看来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觉得我们的关系不太平等。”Peter深吸一口气,“这不太公平。”


Sam挑挑眉。在Peter说出口的这一瞬间,他觉得气氛终于发生了转变,汉堡终于可以送到他嘴里了。于是他一边咬着汉堡,一边口齿不清地说:“怎么不平等了?”


“他要求你太多了?”Ava说,“我知道Deadpool其实很麻烦。别这么看着我,我可是女性联盟的一员,知道这种事是很正常的。”


Daniel和Luke收起看向Ava的眼神。“也许你可以和他说说?让他有时候别太耍脾气。我们知道的,Deadpool虽然很受欢迎,但与他相处的确有些麻烦。叽叽喳喳,得寸进尺,总是在开不合时宜的玩笑……”Luke忽然沉默下来,他抬起头来,用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嘿,这不就是Peter吗!”


“什么?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形象吗?这可比JJJ每天骂我臭虫还让我伤心——”Peter拍了拍桌子,Ava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他。“好吧——”Peter咳了咳,“Deadpool是挺麻烦的,但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他怎么了?对你又哭又闹,在你很忙的时候不停打扰你?或者要求你帮他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Ava又开始玩弄薯条和番茄酱,“你刚才说了关于坦率的问题,他在这方面要求你做什么了?”


“不……事实上……这大概和你们想象的情况有些相反。”Peter放缓了呼吸,他挠了挠脑袋,说,“我说的不平等是指……他对我很好,我觉得我回报给他的不够。”


气氛立刻又跌回了一开始的情况,周围的一片寂静让Sam连汉堡都咽不下去了。他只能继续口齿不清地来打破这片寂静,但他唯一能说的也只有:“什么情况啊?”


“唉,我……我连一句喜欢都不能对他说。”Peter咬着吸管,看上去几乎有些自暴自弃了,他的语速每到这时候就会变得飞快,“你们都知道的,我如果喜欢谁当然会说出来,比如我喜欢Captain,喜欢Iron Man,喜欢Ava,Daniel,还有Luke;Sam还好吧我也不是很讨厌(Sam咬着汉堡大喊一声“嘿”)——但我对自己的男朋友却做不到。老天,我现在提起这个就起鸡皮疙瘩,你们看到了吗?我的皮肤被鸡皮疙瘩怪兽攻占了——”


他把手袖挽上去,让他的伙伴们看他的小臂。Daniel和Luke盯着他的小臂看了一会儿,而Ava撑着脸说:“你就因为说不出口一句‘我喜欢你’就纠结成这个样子?Bug,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你用行动表示不就很好了?”


“问题就在这!”Peter立刻说,“行动表示也行不通。虽然Wade是很麻烦,但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情况……Wade其实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我总想回报他点什么,但是没有什么成果……”


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后,Luke说:“我们每个人说一个建议,怎么样?就说说怎么让Peter表现他对Deadpool其实非常——我怎么也起鸡皮疙瘩了?”


“这是个好提议。”Daniel在Luke低头去看自己手臂的时候说,“我们应该这么做,Peter是我们的朋友,他帮助了我们很多,我们也该回报他。”


Peter向他投去感激的视线,Ava点点头,说:“就像是Peter回报Deadpool一样,我们现在也该回报Peter了。所以,谁先说?”


“反正不是我!”Sam含糊不清地说。


 


第一个建议来自Ava。虽然很常见,但意外地和Peter的想法重合了。Peter站在街道旁,手插在裤兜里,紧紧地缩着肩膀。虽然他穿得足够厚,但不知何处而来的紧张抓着他的裤腿往上爬,让他神经紧绷,就像个邀请了心仪女孩一起去参加舞会的小男孩似的。雪被扫清了,但气温仍然很低,街上行人不多,JJJ的嗓音隔着几条街都听得见,又是在指责Spider-Man的种种“恶行”。Peter捏了捏手里的电影票,在心里数JJJ到底说了多少次“Spider-Man”,在得出一个有些惊人的数字的同时,Wade出现在了街道对面。


Peter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他紧紧地盯着Wade,JJJ的声音似乎也完全远去了。Wade站在对面,手里抬着一个纸杯,戴着一条围巾,拉起了兜帽,正一边跺脚一边等待红灯转为绿灯。Peter有一种打破交通规则冲到Wade面前,和他大声地打个招呼的冲动——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只是安静地站着,把手里的电影票都攥得皱了起来。


Wade看见他了,抬起手朝他挥了挥。Peter还没反应过来,红灯转绿,Wade朝他小跑过来。


“嘿,甜心男孩,等很久了?”Wade走到他面前,咧着嘴说,“伸出手来,给你买了杯咖啡,脱脂摩卡,放一大堆糖。”


Peter伸出手,Wade把咖啡塞到他手里,握着他的手在纸杯上停留了一会儿。“不出我所料,你的手真冷,我的手指都要被冻掉了。”Wade惊呼。Peter不自在地动了动手指,Wade立刻把手收回去了——Peter很想伸手把他的手拽回来握在手里,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并没有这么做。


“抱歉,我的疤痕在冷天大概有些硌人。”Wade笑着说,把手收回了他的衣兜里。Peter一直盯着他的衣兜,像是可以用念力把Wade的手从里面剥出来。“没关系。”他嘟囔着说,“呃,谢谢你的咖啡。我是说——”他忽然意识到他应该更积极一些,于是他伸手把兜里的电影票掏了出来,“我们也许该进场了?”


“你说的对——”Wade耸耸肩,“我真的没想到你会约我出来看电影,这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老实说,就像是把青春恋爱电影重现了似的,接着我们就该在电影散场的街道边亲亲,或者躺在马路上打滚,发出类似被马踹了一脚后的狂笑声——”


Peter拽着他的胳膊往电影院走,一边忍不住回嘴:“被马踹一脚为什么会发出狂笑?你这样的描述让我感到很疼,我可不愿干任何会和疼痛搭边的事。”


Wade笑起来,跟上了 Peter的脚步,往电影院的方向去了。


Peter选了一部动作片——即使Ava已经交代过,他最好选一部爱情电影,但Peter实在是做不到拉着Wade去看一部爱情电影,这会让他的皮肤再次被鸡皮疙瘩怪兽攻占的,Peter发誓。他拽着一手抱着爆米花的Wade在座位上坐下时,周围全是情侣,这让Peter非常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电影票,再次确认自己是不是走错了。


“你没走错,Baby boy,”Wade低声对他说,“他们的重点都不是看电影,所以选哪部电影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别太在意。”


Peter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因为Peter自己的重点也并不是看电影。他坐下来的时候,Wade把爆米花往他们中间一放,几乎用纸桶在他们之间树立了一道屏障。灯光很快就被关闭了,电影在荧屏上上演,Peter在黑暗中悄悄看向Wade——Wade一直盯着屏幕,时不时发出嗤笑声,还会凑过来小声地对Peter讲刚才的那一幕到底有哪些值得一笑的点。Wade说话的时候总是凑得很近,气息全都在Peter还有些发凉的耳朵尖上,又暖又痒,让Peter连呼吸都被迫放缓了。他握在手里的咖啡已经变冷,全程都没有注意荧屏上正在发生什么。在电影快要结束的时候,男主角和女主角即将在海滩上重逢,Peter思考了好一会儿他是不是该凑过去,越过爆米花屏障,去给Wade一个吻,像是很多恋人之间会做的那样,这也算是达到了Ava所说的目的,让Peter表达了他对Wade的感觉——但直到灯光亮起的那一刻,Peter都没有动作。并且在Wade站起身准备离开的那一刻,Peter就开始后悔了。


他把爆米花桶拎起来,站起身准备往外走,却撞上了Wade。他疑惑地抬起头来,Wade朝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笑容来。


“怎么?”Peter问他,刚想和他再开几句玩笑,Wade忽然凑过来,贴了贴他的嘴角。


“虽然这是部没有任何营养的烂片——但和你想的一样,我觉得我们是该亲一口。”Wade说,语调花哨。Peter呆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用空了的爆米花桶撞了撞Wade的脑袋,生气地说:“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偷看我在想什么!”


他们一起走到了影院外,Wade一边絮絮叨叨地聊着电影里的场景,一边解下围巾,围到Peter的脖颈上。Peter挣扎了一会儿,Wade几乎用围巾在他的脖颈上打了个结。“虽然我很想送你回去,再和你争论一下被马踹一下会是疼还是大笑,但我大概现在就得回去了,任务在身啊,甜饼。”Wade吻了吻他的额头,拍拍他的肩膀,“我先走了,之后再和你联系。我相信你可以好好回去的,嗯?到家给我消息。”


“我不是小孩子了——”Peter抱怨道,Wade只是帮他拉紧围巾,笑着跑开了。他跑到马路对面,又转过来朝Peter挥挥手。Peter在那一瞬间又非常想追过去,用手臂紧紧箍住Wade,用额头蹭他的下巴——但Peter最后还是忍住了。他看着Wade消失在街道拐角,叹了口气,把手里已经冰凉的咖啡扔进了垃圾箱里。


 


所以Ava的建议其实并没有任何作用,所幸Peter还有Luke给的建议。他抱着手臂,认为Peter应该给Wade买份礼物,不需要很贵——因为Peter根本没有雇佣兵Wade这么有钱——只要Wade喜欢,并且对Wade来说可爱又有趣就足够了。Peter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来Wade到底喜欢什么东西——Wade似乎很喜欢Spider-Man的周边商品,但送男朋友自己的抱枕显得实在有些太奇怪了。至于其他的,Wade并不是经常说起这些,在Peter真正需要的时候,他才会觉得他对Wade的了解永远不够多。


他想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给Wade买一个Hello Kitty的玩偶——鉴于Wade真的很容易提起这个无嘴猫,而且似乎还是挺喜欢它的。Wade的任务很快就结束了,在他回到纽约的那一天,Peter拎着纸袋摁响了他的门铃。


“这是什么?”在Peter走进Wade的公寓并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他时,Wade问。但不等Peter 回答,他很快就翻动起纸袋,把那个玩偶拿了出来。


“噢!”他惊讶地说,“这是送给我的吗?”


Peter微微红了脸,他点点头,把背包放到沙发上并坐了下来。“我偶然路过看到,想起你以前经常提起来,就买了……这不奇怪吧?”Peter小心翼翼地问。


Wade盯着玩偶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笑着把它放到沙发上。


“不奇怪,当然不奇怪,Peter。”Wade坐下来,吻了吻Peter的脸,“谢谢你。”


“不要读我的心,也别看我的思维空间里正在发生什么。”Peter警告说,Wade咧着嘴又吻了他一下,说:“因为里面正在发生地震海啸火山爆发,还是因为你根本不是路过时挑的这个礼物?我没有读心,我用我的心脏起誓——”


Peter瞥了他一眼,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嘟囔着接受了Wade的吻。


“嘿,我只不过离开了几天而已。不过我也想你了。”Wade揽着他的肩膀说。Peter低着头,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捏住Wade的鼻尖,大声说:“我说过了,不要看我在想什么!”


 


Luke的计划好歹奏效了一些,但Peter觉得自己真是被仿生机器人残酷训练虐待傻了,才会听Sam的建议。他穿着制服,和穿着制服的Wade站在一起,在寒风中待在楼顶,只因为Sam说,“你应该带他去骑蜘蛛摩托兜兜风,姑娘都喜欢这套。Deadpool虽然不是姑娘吧,不过男人也喜欢这套的,摩托,兜风,谁不喜欢嘛!”——Peter几乎快要打喷嚏了,他真是冷得全身都在发抖,说话时舌头不听使唤。Wade却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他双手放在腰间,盯着Peter跨坐在摩托上,然后拍了拍后座。


“所以你要让我和你一起——”Wade看了看他的摩托,又看了看阴沉的天空。虽然现在没有在下雪,却空气仍然透着一股潮湿又冰冷的气息。Peter点点头,他捏了捏车把手,紧张地看着Wade。


Wade最后还是坐了上来,他伸出手从后面环住Peter,因为他比Peter高,所以这个姿势简直就像把Peter圈进了他怀里。Peter脸上又开始微微发烫了,冷风都能让他清醒过来,他还是启动了摩托,带着Wade在高楼大厦间兜风。


“你一定要紧紧抓着我!”Peter在寒风里大声说,牙齿都开始打颤,“否则你可能会掉下去的!”


Wade尖叫着回答他:“这真他妈酷但我真的觉得我要掉下去了——”


Peter放慢了速度,Wade抱着他的腰,用手磨蹭他的腰侧,虽然掠过耳边的风仍然泛着寒意,但似乎Wade碰到的所有地方都有源源不断的热度传递过来。Peter在绕了几圈后就停下了摩托,他本来想侧过头去,也许还能碰碰Wade的脸,但还没等他下定决心,Wade就跳下了摩托,一边发出惨叫声,一边抓过Peter的手,用戴着制服手套的手把他的手捂在手心不停摩擦。“你不觉得很冷吗?”Wade尖叫着说,“我的鼻子都快冻掉了,如果它真的冻没了,我的面罩可就撑不起来了,这会很难看的。”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的手很快就被蹭热了。Wade放下这只手,又拉起Peter的另一只手来。


“我很好。”Peter忍不住说,“我没那么冷。”其实是谎话,他冷得牙齿都发紧了。Wade放下他的手,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拥抱取暖,你觉得呢?来吧!”一边朝Peter张开双臂。


Peter看了他一眼——他也许应该扑过去,或者把Wade拽过来——但他只是拍了拍摩托,说:“我们回去吧?回去就不冷了。”


Wade耸耸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坐回了摩托上。


Peter发誓他一定会好好地和Sam打一架,真情实意的那种。


Daniel是最后一个提建议的,他提的建议也非常奇怪——他说,Peter应该和Wade面对面坐在床上,好好聊聊天。说什么都可以,但不要一直说玩笑话——这是Daniel提出的唯一一点请求。


Peter的确这么做了,但他们并不是“面对面坐在床上”,而是躺在床上,双方都还大汗淋漓的情况下。Peter在这种时刻还是想起了Daniel正直的脸,想起他说“好好聊聊天”时异常严肃的脸。于是Peter侧过身,看向躺在他身边的Wade。房间里气温不算很高,Wade向来习惯把空调的气温调低一些,Peter也没有对此抱有异议。在Peter还犹豫是否要蹭过去,缩短和Wade的距离时,Wade回头看向了他。


“你最近是不是有些奇怪?”Wade说。Peter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抹了抹渗汗的额头,说:“……什么奇怪?”


“你不怎么说话了,而是总在犹豫什么。”Wade说,“还有邀请我看电影,送我玩偶,带我兜风——总之,发生什么了?当然,我可以现在溜进你的小脑袋里去看看你在想什么,但你一定会生气的。”


“我会的。”Peter回答他,接着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冷吗?过来些。”反而是Wade先开的口,他伸出手,把Peter往怀里圈。他们靠在一起,其实不是很舒服,但Peter没有挣扎出去。他发现他和Wade腻在一起的时候,鸡皮疙瘩怪兽从来不会来打扰他,这大概说明他不是不喜欢Wade。


“Wade?”Peter说。Wade蹭着他的头发,嗯了一声算是应答。Peter猛地抬起头,想试着说点什么,但他的喉咙立刻就没有了声音,像是在极力阻止他把自己的想法透露出去。Peter张张嘴,他在努力尝试,与自己作斗争,但他最后还是没有成功——“我想说……谢谢你。”Peter说,说完后失望地又低下头。


“谢什么?”Wade问,“因为刚才真的很舒服?”他伸手拍了拍Peter的屁股,男孩红着脸挣扎了一下,用脚踹了一下他的小腿。


“不是——”他拖长声音说,然后立刻又小声嘟囔起来,“谢谢你总……”


“你说什么?”Wade又问一次,Peter微微提高声音,说:“好吧,好吧!谢谢你总是对我很好。你是个好男友。”他低下头去,“虽然我不是。”


Wade眨着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为什么这么说?”他问,手在Peter的脊背上轻轻地来回抚摸。Peter用额头抵着Wade的肩窝,低声说:“因为你总是在照顾我?虽然有时候太过分了,但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在照顾我。”


“比如?”


“比如咖啡,围巾,体温,拥抱,包括现在的拥抱。你之前总是在学校门口接我,帮我拎东西,帮我收拾房间。”Peter说,“有时候你会看我在想什么。虽然我不喜欢你这么做,但有时候我会感谢你这么做。你知道?”


Wade用手拨弄着他的头发,似乎在思考什么。“我知道。”他最后说。


“这对你来说不太公平,因为你总是照顾我。”Peter缓慢地说,“虽然我的确比你小很多岁,但你把我照顾得太过分了。我想回报你什么,但似乎做什么都不太对劲。我不希望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在付出,你明白吗?”


他低着脑袋,像是那片小乌云又浮了起来,把他的脑袋往下拍打似的。Peter把一旁冒出来的小恶魔推了回去,生怕被Wade看见,因为当小恶魔往外冒的时候,Wade就会知道他真的在动摇,就像是脑袋里正在地震海啸火山爆发。


“这的确不太公平。”过了一会儿,Wade吐着气说,“你明明在付出自己却不知道,这是很不公平。”


Peter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Wade用大拇指抹了抹他的额头,咧开嘴笑起来。


“你要知道,你付出的可比我多得多,男孩。”Wade低声说,“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我们本来应该在打架的,但是我们触动了Tasky的一些有趣又低级的小机关。在那个时候你忽然扑过来,把我摁倒在地,而不是任由我站在那里被捅穿——虽然他们不会让这样的画面出现在电视上,但这对我来说已经很重要了。”


Peter没有出声,他只是低下头,靠得离Wade更近一些,并伸出手,搭在Wade的腰间。


“我知道你可能还不习惯这种类型的事——可能是因为你还没有真的和谁谈过恋爱?听着,这种感情本来就是双向的。”Wade接着说,“你能忍受我,能和我待在一起,并且喜欢和我待在一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不会被鸡皮疙瘩大王打败,对我来说已经很重要了。避免你再狡辩,我得告诉你,搞定我可是世界上最难的事之一,可能比让爱因斯坦复活难一些——但是你做到了,这对我来说就是重要的事。”


Peter抬起头,盯着Wade的眼睛,当他们的蓝眼睛对视的时候,溢出的蓝色全是截然不同的风格,但当它们逐渐融合的时候,Peter才会意识到他们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希望他可以给Wade,毕竟Wade已经给了他足够多了。


 “来吧,”Wade把他搂得更紧了一些,用被子把他们裹起来,“谢谢你从来不觉得我是个麻烦精,我都知道的——当然,我也爱你。”


Peter用脸贴着Wade的胸膛,因为那里的跳动而微笑起来。


 


 


FIN.


 


就是胡乱写写,也没啥内容,希望血舍太太和大家都不嫌弃,躺(


 


 

评论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