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鬼使】豌豆新娘

小太岁Asu:

       从前有一只鬼怪,他想找一个人拔掉他胸口的宝剑以结束自己漫长而寂寞的生命,但拔剑之人必须是传说中的鬼怪新娘。  
      他走遍了全世界,想要寻到那位传说中的他的新娘。可是他去了很多地方,碰到很多人。愿意成为他新娘的姑娘倒有的是,不过他都没有办法断定她们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鬼怪的新娘。因为她们都看不到他胸口插着的那把宝剑。  
      结果,他只好结束长时间的漂泊和搜寻,回到了自己家里。他十分的烦恼和不快,因为他日日夜夜地渴望着找到真正的鬼怪新娘,渴望着归于虚无。
       后来,他朴素的富三代侄子柳德华瞒着他将房子租给了曾和他有一面之缘的阴间使者,这使他不得不开始了和地府公务员的同居生活。再后来,他遇到了因为他的帮助才得以降生的年仅十九的、被人和鬼称为鬼怪新娘的少女,并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成功跑偏将其养成了女儿。于是鬼怪依旧同阴间、德华和恩卓一家四口好好地、自由地生活着。
      鬼怪想,就这样活着也挺不错。


      有一天夜里,忽然下起了暴雨。正准备休息的鬼怪刚打开房门,就被站在角落里的红衣女子吓了一跳。
      “请问您这么晚来有什么事嘛?”鬼怪小心打量着这位不请自来的神明大人。
      “你已经找到了鬼怪新娘,为什么还迟迟不肯拔剑呢?”
      “她是真正的鬼怪新娘吗?证据呢?”鬼怪反问道。
      红衣女子被他问的噎了一下,想了想拿出一颗豆子,对他说:“鬼怪新娘传说是鬼怪命定的真爱,你在这颗豆子上留下你的灵魂印记,放在她的枕头下面,若她对你的爱足够炙热强烈,就能第一时间感应到你的一举一动,你明天用这东西去试一下就知道了。”
      说完,红衣女子也不等他反应,将那颗豆子放在桌上,跳窗离开了。
      “作为一位神明,就不能好好走门吗?”鬼怪摇摇头,看了豆子一眼,上床睡觉。


      虽然觉得恩卓就算是恋父也不会夸张到红衣女子所说的“强烈炙热”的程度,但鬼怪还是决定试一试——万一真有什么苗头,也好及时扼杀在摇篮里,毕竟是好好养着的女儿,长歪就不好了。
      于是,第二天下午,鬼怪拿着烙下灵魂印记的豆子把放学回来的恩卓叫到了身边。
      “恩卓呀……”
      “什么事啊大叔?”
      “嗯…这颗豆子你拿去,今晚放在枕头底下…嗯…一个晚上就好。”
      “哦。”恩卓看着鬼怪脸上掩不住的心虚表情,满口答应,转头就把豆子塞到了阴间使者的枕头底下——开玩笑,大叔一露出那种表情就肯定没好事,只能委屈阴间叔叔了!
       当晚,自以为一切顺利的鬼怪放飞自我跳了将近三小时的老年迪斯科。


      清早,迎接他的是恩卓与德华亲切的问安和阴间使者因为睡眠不足而更显阴沉的脸。
      “恩卓啊,昨晚睡得好吗?”鬼怪带着慈祥的笑容问。
      “睡得很好,大叔。”恩卓回答。
      鬼怪听后正打算安心地点点头,却不想撞上阴间使者投来的愤怒目光。
      “呀,使者,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鬼怪觉得十分不解。
      “你昨天大半夜发什么疯,那么可笑的动作居然扑腾了三个多小时?!”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干了什么….”鬼怪式惊恐。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知道!”阴间使者翻了个白眼,从口袋里翻出一颗豆子,直接扔到鬼怪的脸上:“还有,在别人枕头下放豆子干什么,你不是九百岁是三岁吧混蛋!!”
      “呀!池恩卓!你…..”鬼怪冲拉着德华飞奔上楼的少女吼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转头看向阴间使者的眼神变得十分微妙。
      “干…干什么?”阴间使者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一脸紧张的问道。
      “新娘!”
      “啊?”
      “我的新娘我终于找到你了!”鬼怪大笑着扑上去,死死抱住了使者的腰。
      “呀!放手!谁….谁是你的新娘!”阴间使者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什么新娘新娘的….我可看不到剑啊!”
      “哎呀,你以前不也说嘛,可能要脱衣服才看得见啊,”鬼怪笑眯了眼:“使者,你决定吧,在哪里脱?你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
      阴间使者在努力了很久之后,知道挣扎无效,也明白他可能发现什么了,纠结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不要…不要在我的房间。”
      鬼怪安抚似的抽出一只原本环在他腰上的手拍拍他的背,说:知道了,那就去我的房间。”
      ……


      脱了衣服之后,使者究竟能不能看到鬼怪胸口插着的宝剑,我们不得而知,唯一能知道的是,他们一家四口仍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评论

热度(184)

  1. 十月上旬小太岁Asu 转载了此文字
  2. 昔日夕颜西城归小太岁Asu 转载了此文字
  3. 忆居小太岁As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