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月亮与六便士 读后感

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是却磨得很细。
-----
两天下来断断续续看完了,感受良多。
不能免俗的,一开始我也同文中的“我”一样,面对思特对妻子的冷酷无情和他破坏恩人(?)家庭的行为恼怒万分,但是恩人(?)面对“杀妻”凶手却下意识选择原谅,甚至邀请他一同回到荷兰老家,我一瞬间张大了嘴巴。我怀疑是恩人的人性弱点在作祟,后来却是发现思特本身和作品确实传递着一种能量,文中多次评论这种能量是“邪恶且伟大”,我私自认为是“真实且宏大”。
画作直接刻画出人的复杂,喜怒哀乐愁,通通表现在粗犷的线条及用色上,比镜子更具有穿透力,它解剖了人的内心世界,它的“邪恶”不妨说是“真实”。
在纸上的画与最后的壁画,揭露着思特终的思想与追求。思特终其一生的通过绘画把“天堂”拉的和人更近一些,当他失明后坐在小木屋中,他已经真正的升上天堂。他自私又快意的烧掉了自己构建的“天堂”,“天堂”不容许亵渎。他肯定想象过自己身死后,这个小房子会沦落到博物馆或者哪个富得流油的商人手里,但很显然,被人用痴迷的眼神注视,贪婪的手抚摸,这无一例外的是亵渎。
我很羡慕思特找到了自己存活的意义并且敢于放下一切去追寻。他经历着苦的要死的日子,心中一团团的火焰却永不熄灭。他淡然的注视着人间,仿佛看的认真,其实他透过人世看向虚无。他坐在黑暗破旧的小房间中,却像坐在宇宙的中心,手中的画笔旋转成一条条的丝线,把星辰狠狠地拽向自己身边。他对于帮助他的人常赠与画作表达感谢,不是懂得人情事故,而是他对于自己的画确实不在乎,除了最后木屋上的壁画,那是他真正摆脱桎梏的作品。他选择烧毁它,因为毁灭“神迹”使他登上被丝线紧紧缠绕着的星辰,来到上帝身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