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居

【林秦衍生】雨(下)

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死神先生今天也是面无表情的糖堆和谢训的番外


序:嘘—— (一)十岁 (二)十五岁 (三)十八岁 (四)二十二岁 (五)二十五岁 (六)二十八岁 (七)三十岁 (八)三十四岁


番外:雨 (上) 




其他及目录:红晓的杂货铺




“现在的姑娘都越来越洋派了,真想找一位温婉的淑女成家啊。“


那个人穿着一身白西装对自己笑。


“就像唐太太这样的。“


 


“唐太太哪里人?“


徐碧城有些颤抖,抓紧了自己,小声回答道:“苏州的。“


“苏州?苏州好啊。“


自己闭上眼睛没说话。


 


唐山海睁开眼睛。


 


那个人到底是谁?


为什么靠近谢训之后自己就会梦见那个人?


 


不过说真的,自己有必要找谢训一次了。


 


“谢训,我找你来,我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唐山海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才看向这个低头站在自己办公桌对面的学生。


 


“你识字吗?“


 


“我出的题难吗?我分给得不松吗?你看到有多少人过了吗?“


“其实你过不过和我都没多大关系,你挂科又不会影响到我,但是你这个分数简直就是在挑衅我啊。我以为只要认识字就考不出这个分数,你又是在搞什么?所以你告诉我你识字吗?读过九年义务制教育吗?“


“你朋友考了九十二啊,你考了多少?“


 


那个人偷偷抬起头来:“多少?“


 


唐山海气得卷子一甩:“你滚吧!“


 


谢训心想,大意了。


 


唐山海站起身来,挥挥手让他走。


 


“是我邀请唐队长来的。“


“这是不给我丁某人面子吗?“


 


“唐教授!教授!教授你没事吧?“谢训一把抱住突然使不上力,往地上摔的唐山海。


 


唐山海虚弱地伸出手抓住了谢训的外套。


 


谢训把唐山海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把唐山海横抱起来,准备把人往沙发上放:“教授您没事吧?我先扶您去坐着吧?“


自打靠进谢训怀里,感受到来自谢训的温暖,他的头就更疼了,身体的其他部分又觉得无比妥帖,他下意识不想让这个温度离开他。


 


“别走,别走。“


谢训抓住他往自己脸上打的手,哄道:“好好好,我不走,我不走。“


 


唐山海听见那个人说:“山海,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他仓皇失措。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晚上了。他躺在谢训的腿上,谢训右手和自己相握,左手正玩儿着手机。


见唐山海醒来,他立马把手机揣兜里,松开和唐山海相握的手。


温度消失的那一刻唐山海感觉有些失落。


“那个,教授,我……“


唐山海坐起身来,摆摆手:“不好意思,我有点贫血。是我的问题。“


 


神他妈贫血。


谢训心想。


不过他肯定不会这么说。


“啊,都是唐教授平时太辛苦了,以后多次些猪肝补补血吧。“


 


唐山海抬眼看他:“你是重庆人?“


“我原来也在重庆待了很久。“


但是自己都不记得了。


 


看着谢训明显就对自己亲近起来的表情,唐山海站起身来对谢训说:“你想吃火锅吗?我请客。“


 


谢训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一干在寝室里嗷嗷待哺的兄弟。


 


“唐教授之前去过重庆?“


“是啊,待了好几年。“


原重庆方面机要处主任,你说久不久?


算了,反正以你的历史,你也不懂。


“你怎么来上海了?你不像是爱学习的样子啊?“唐山海问。


谢训笑起来:“我啊,是因为我女朋友非要来大城市。我原本是不想来的,我觉得就待在重庆挺好的。“


“你对你女朋友倒是好。“


 


……


 


“要不你去我那里将就一晚?“唐山海看看时间,差不多也门禁了。


和唐山海吃了一顿饭,但也没有到相见恨晚程度的谢训有点犹豫。


唐山海笑了笑:“说得我好像会吃了你似的。“


谢训只好跟着一起去了唐山海家。


 


谢训和坐在沙发上的林涛进行了长久的对视。




唐山海看着这个不按常理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林涛,干咳了一声。




“呃,这是我朋友的朋友,林涛,最近偶尔会借住在我家。我也没想到他今天会在。“


“唐教授我要纠正你一下,是男朋友。“林涛义正言辞。




谢训眼睛瞬间瞪大了。




“是我朋友的男朋友,行了吧?“唐山海很无奈。


林涛点点头。


 


“原来还想让你睡客房的,结果没想到他来了。“唐山海有些尴尬。


“你是准备睡沙发,还是和我挤一下大床?“唐山海问谢训,一边往卧室走。


“为什么这么问?“谢训看着他往里走。


“因为我不会去睡沙发。“


……有道理。


 


当然谢训脸皮也没厚到能和唐山海挤一张床的地步,自己乖乖地去睡了沙发。


这一来二去谢训也算是和唐山海认识了,连林涛都和他加了微信。


“唐叔,你是不是对谢训有意思啊?“


“林涛,你是不是皮痒?“


 


唐山海没有再梦见那个穿白西装的人了。


而他和谢训再见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学年了。


“睡不醒的,你蹲在这里干嘛呢?“唐山海拿着手里的雨伞戳了戳在街边蹲着的谢训。


谢训红着眼睛,地上堆了一堆烟头。


“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怎么了?“今天的唐先生特别有耐心。


“他女朋友劈腿,给别人包养了。“管超把谢训拉起来,“唐教授好。“


唐山海不动声色地把手从谢训肩上收回来:“你是管超是吧,很不错。“


管超看了看唐山海又看了看谢训。


“行了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样的女孩子,不值得。“唐山海安慰道。


现在的女孩子啊。


他想起当年的李小男,他去带走她的时候,纵然伤痕累累,也让人肃然起敬。




“我也是这么劝他的,他就是不听!“管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老妈子表情,让唐山海觉得很有趣。




唐山海笑笑:“火锅还是烧烤?你唐教授请。“


 


管超的直觉告诉他,别跟去。


 


他的直觉是对的。


三瓶啤酒下肚之后谢训一直抱着唐山海没放。


终于找到那种让他安稳舒适感觉的唐山海也没舍得放。


 


他始终有一种感觉就是这只大狗崽是他的所有物,哪怕他们其实没有怎么见过。


他伸手摸摸谢训的头,觉得心里很满足,少年炽热的温度温暖了他冰冷的身体。


 


百年寂寥太无趣。


把人抱床上去睡觉好了。


 


林涛非常中肯地提出了不要穿那件条纹睡衣的建议。


唐山海就“你追到秦明了吗?“和“不要因为秦明的睡衣是纯色,就对条纹有意见“展开了反击。


林涛说,他要告诉谢训,唐山海把自己喊回来霸占客房的司马昭之心。


唐山海说他明天晚上要开会,会见到秦明的那种。


林涛说祝您睡个好觉。


 


把小火炉拐带到自己床上的唐教授非常满意。


盖棉被抱着纯睡觉,非常好眠。


 


睡了一个觉的唐教授早上起来看见了自己学生惊恐的表情也很淡然,甚至给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我怕你睡沙发会把自己摔死。“


听到这话,谢训眯眯眼睛,难得聪明了一回。他把自己撑在唐山海上面,自上而下的望着唐山海:“教授,你是不是喜欢我?“


教授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点在谢训的脸上,把他推开。


“你给我滚去洗漱。“


 


谢训第五次梦见自己的教授被压在自己身下,伸出手指抚摸自己的脸;还有三次是梦见自己的教授乖乖的躺在自己怀里睡觉。


这是他从教授家离开的第九个早晨。


他给林涛发了个短信。


林涛把他拉入了“高岭之花自救小分队“。


名字是大宝取的。


 


大宝说你们两个是被猪油蒙了心是吧,做人不好吗为什么要喜欢做死?


林涛给大宝鼓掌说这双关我给满分。


谢训很懵。


 


林涛私下找唐山海问他有没有告诉谢训他的真实身份。


唐山海说还没,在考虑。


“还没有决定好要不要跟他在一起?“林涛拍拍唐山海的肩,“理解。“


 


“有这个原因,“唐山海解释道,“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觉得说自己是鬼差太傻了。“


“那就说死神啊。“


那就太中二了。




而且谢训太奇怪了,作为一个谨慎的人,唐山海决定还是再观察一下。




唐山海很喜欢大学。


年轻的学子自由地在象牙塔里生活,多好,这是他们那代人拼了命换来的生活,现在没有人记得也没有关系。


这就是他们想要的。


河清海晏,安居乐业。


 


他抬起头来闭上眼睛。


“教授!“


他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是谢训和他的一群朋友。


朝气蓬勃。


他笑起来。


 


他把手伸到女学生身后,变出一朵玫瑰来,向她微笑道:“鲜花赠佳人。“


又转头看向谢训:“睡不醒的,你们准备去哪儿?“


谢训还没回答,就听见那个女学生很很惊喜地向唐山海问道:“唐教授,你从哪里学来的呀?“


 


“Time when by a sudden lucky chance,


A flower called rose was open to his glance.“


那人从自己身后变出一朵玫瑰来:


“要不要学会了回去给你夫人一个惊喜?“


 


“Jorge·Luis·Borges?“


“是啊,你喜欢吗?雨还是诗人?“


 


“教授?“


他抬起头来看见谢训焦急的脸色。


“啊,贫血,老毛病。“他拍拍谢训的手,然后转向那个女学生,“太久了,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一个朋友教我的。“


 


谢训问他:“教授,我们去吃饭,你去吗?“


“你们这群小朋友去吃饭,我瞎掺和什么啊。早去早回,别又错过了门禁时间。“他拿雨伞戳了戳谢训。


“我晓得。“


“那你们走撒。“


 


其他人面面相觑。


看着西装革履的唐教授和谢训讲重庆话,太奇怪了。


“教授,你怎么老是带把伞啊?“


 


“山城多雨。“他听见自己说。


 


那个人摸了摸书的封面说:“山海,我不在意。“


“不论山城还是高原,对于我来说没有区别。“


 


“这本书,送你了。“


 


唐山海立马开车回家。


 


“诶,唐教授!你怎么了!怎么坐在这里!“谢训冒着六月的大雨冲过去。


唐山海抬起头来看着谢训:“我书不见了。“


谢训愣眼:“什么书?怎么不见了?“


“一本诗集,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可它就是不见了。“


唐山海抓住谢训的衣领:“它不见了,它不见了。“


“好好好,我重新给您买成吗?现在先回家。“


 


“谢训……“他颤抖着伸出手来。


“我在,我在。“谢训把他塞进被子里,一边给他擦头发,“您别感冒了。“


他坐起来吻住谢训。


 


“停停停,知道我是谁吗?“谢训拉住他。


唐山海望着他,眼里还有眼泪,笑了起来:“谢训。“


“知道就好。“


 


第二天早上唐山海还没来得及发飙,就收到一封信。


徐碧城去世了。


 


他找到自己最好的一身西装去送她。


在看到他之前徐碧城正看着自己的老伴儿微笑,而看到唐山海的那一刻,她却是泪流不止,就像是回到六十年前的那些年岁一样。




“傻丫头。“唐山海摸摸她的头。


“他有好好照顾你吗?“虽然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是在做了死神之后他也没少偷听他们讲自己。


徐碧城一个劲地点头。




“好了,我送送你吧,或者还是要再等等?“唐山海说,“这点权利我还是有的。“


徐碧城又看了陈深一眼,摇摇头,对唐山海笑着说:“不等了,再等就走不了了。“




“哦。“徐碧城走到卧室里,“你的书,我一直帮你收着的。没弄掉。“


徐碧城又哭起来:“我是不是,是不是还是有事情能做好?“


 


“徐碧城同志。“他突然出声喊到。


“到!“


他温柔地笑了。


“你和陈深同志是我见过最好的党员。“




虽然我都不记得了。


 


徐碧城在他怀里哭起来。


 


“陈深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老人靠在桌旁:“你是人是鬼?“


“半人不鬼,是个鬼差。“他喝了口茶。


“干什么?“


 


“能不能帮我把这本书和我一起埋了?“


 


老人听完愣住,咄咄手里的茶杯:“……我们给你收拾了那么久,你居然给我说你要埋了它?“


“碧城,怎么办?他说他不帮我。“他望向半空。


“帮帮帮!!“老人举起手来。




送完老友, 接下来他要去找那个一大早就跑路的小朋友。


 


“没睡醒的,今天怎么不穿你的背心裤衩人字拖了啊。“他用雨伞戳戳谢训的腰窝。


还敢跑,很有胆量。


谢训转过头来,与记忆里那个身影重叠。


他举着玫瑰对自己说:“教授,我喜欢你。“


 


“谁听见雨落下,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鲜红的色彩。“


唐山海一边念,一边摇摇头。




他听说谢训这个小狗崽子冲动,没少打过架,今天的自己说不定也是被他传染了才会这样。




“安?“谢训伸出去的手不知道要不要放回。




唐山海接过他手里的花说:“安啥子,不是说要重新给我买书吗?“


“买了就答应你。“


 


好了他们END了林涛还在苦苦追求秦大死神




糖堆和谢训的番外没写,我心里就一直觉得死神没完结


原本说要是搭档也写完了就一起出个本子,放这个番外,后来自己又看了一遍觉得自己的这个水平……咳


本来就是“好喜欢这对CP,不行我要割腿肉让自己爽一下”写出来的东西,你们要喜欢就再好不过了。



评论

热度(79)

  1. 忆居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转载了此文字